|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二十八章 清湯麵與鳳尾蝦

第一百二十八章 清湯麵與鳳尾蝦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9-18 18:12  字數:2449

男人一臉為難的說道「筱夢,公司突然有急事,我先過去。」

少女放下筷子,臉上帶著不敢置信,垂著頭沒有說話。

正在男人轉身要走的時候,袁州指著男人分毫未動的吃餐點,開口說道「不好意思,如果您沒有用完餐點,將被列入黑名單,永不接待。」

這話讓男人轉身,臉上帶著些怒氣「我吃不吃完和你有什麼關係,我付了錢的。」

「這是我店裡的規矩。」袁州並不為男人的怒氣所動,指著牆上的黑色毛筆字說道。

「一個小破店還有規矩了,不好意思我不稀罕。」男人說著就要轉身離開。

「不好意思,想必你沒聽懂,我說的是你和她都會被列入黑名單,永不接待。」袁州不慌不忙的說道,並且示意包括了他的女兒。

這下男人有些難以接受「你什麼意思,你開店不就是做生意,我付了錢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正因為是我做生意,所以才要遵守規矩。」袁州臉色淡然。

男人有些為難,剛剛女兒吃到麵條露的出高興模樣不是假的,而且為了吃這家東西,還連續半個月和自己確認時間,他不希望因為自己讓女兒吃不到。

但是讓他現在坐下吃了走,也是不願意的。

這下就僵持住了。

袁州並不在意失去不懂品嘗的顧客。

「你……」男人正想暴躁的罵人時,少女突然抓住了那人的西裝衣擺。

「爸。」少女垂著頭,看不清表情,語氣倒是清冷的。

低下頭,男人看著少女,像是感覺到自己父親的目光,少女這才開口「今天是我生日。」

這話一說完,男人彷彿看見以前一家三口給少女慶生的模樣,每次他老婆總是做一鍋清湯麵,說是長壽麵,還要求每人一碗,都要吃完。

低頭看了看桌子上兩碗冒著熱氣的清湯麵,男人嘆了口氣「好,吃了再走。」

袁州看他確實坐下準備吃,露出一點笑容,瞬間收起,這才回到後廚,開始給其他人準備餐點。

「謝謝。」少女低聲說道。

「唉,吃面吧。」男人不知道說什麼,只能嘆口氣。

不管如何確實是自己忽略了女兒,轉頭看了一眼女兒,男人開始吃面。

麵條靜靜的沉在麵湯里,麵湯並不清澈透明,就好像手擀麵般,湯裡帶著麵粉。

「手擀麵這樣的湯才好,說明麵粉新鮮。」男人想起了過去妻子的話語,定下心開始吃了起來。

帶著對亡妻的懷念和女兒的愧疚,男人一口一口的吃起了麵條,清新美味的麵條在一瞬間被他的情緒賦予了不同的滋味,百般滋味在心頭。

「吃蝦。」突然面前出現了一隻好似鳳尾般的大蝦。

「嗯,你也吃。」男人愣了一下,接過才說道。

「好。」少女臉上露出小小笑容,低頭開始吃面,時不時再夾起一隻蝦。

這頓飯吃的時間極短,不過十分鐘兩人也就吃好了。

少女先行吃完,臉上帶著熱氣熏染的紅暈,口氣平淡的說道「好了,走吧。」

說完站起身,緩緩的移步出門。

「嗯,馬上。」男人喝完碗里的麵湯,這才跟著出門。

兩人出門看不見後,袁州才端上剛剛食客點的餐點。

「請慢用。」袁州放下餐點,站回原位,準備迎接新的客人。

「袁老闆剛剛是故意的?」邊上的食客好奇的問道。

「什麼故意。」袁州表情都沒變,直接說道。

「那父女兩人一看關係就不好。」食客比划了一下,剛才父女兩人坐的位置。

「就是,袁老闆最是嘴硬心軟,對吧。」這時候烏海也在一旁笑呵呵的說道。

「這是規矩。」袁州完全沒有往自己身上攬功勞的意思。

「是嗎?規矩上說了,一人浪費食物會連坐家人?」烏海對著袁州左看右看,就想看袁州變臉。

「沒有。」袁州雙手抱胸,瞥了一眼烏海,繼續說道「現在可以增加這一條。」

「袁老闆你就承認吧,剛剛肯定是想幫人家小姑娘留住他爹。」烏海的口氣就是那種我已經看穿一切。

「哦,我留住他做什麼。」袁州語氣平淡的反問。

「因為袁老闆是個好人。」最先開口的食客,一言不合就給袁州發了張好人卡。

「我不是好人,我是商人外加廚師。」袁州表示拒不接受。

還沒女朋友呢,就被一個男人發了好人卡,袁州表示這卡他絕對不接。

「額,別這樣說,袁老闆你人還是很不錯的,雖然有那麼一點貪財。」這時候漫漫突然說道。

「哦。」袁州的反應還是很正常的,只要不是給他發好人卡。

「行了,知道袁老闆肯定是聽見小姑娘說的話,才幫忙留人的。」烏海一副蓋棺定論的模樣。

「這樣的話,那我們平時說話,袁老闆不是全部聽見了。」漫漫不可思議的說道。

「喂,姑娘你是不是搞錯重點了。」烏海轉頭看著漫漫,一臉無語,內心忍不住吐槽。

「袁老闆,平時我們說話你都聽見了?」漫漫一臉驚訝的看著袁州。

「沒有。」袁州果斷否認。

難道他會說他五官敏銳,經常笑到腸子打結嗎。

「那就好。」漫漫很是單純的信了。

「今天吃什麼。」這時候新進來了客人,袁州開始招呼起客人,不在理會烏海。

另一邊,少女和她的父親也踏上了回程的路。

車裡的氣氛還是一樣沉悶,沒人先開口,看著快要到家,男人這才說道「下個月再去。」

「嗯。」少女點頭應下,臉上還是平淡的,眼睛卻露出期待。

「到了,下車吧。」男人停車,走到另一側,打開車門,等著女兒下車。

少女挪動著義肢,緩慢的下車,並沒有要男人攙扶的意思,只是剛剛緩和的關係,她不想弄的更加僵硬。

而男人看著女兒這樣堅強,也沒有阻止,只是小心的盯著,不讓女兒摔倒。

進入電梯少女突然說道「那家清湯麵和媽做的一樣。」

「嗯,是有點像。」男人愣了半響,才開口說道。

親情可以淡如水,但也可以濃如血。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