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二十六章 酒

第一百二十六章 酒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9-17 20:14  字數:2432

心滿意足的麵湯在那裡吃著火腿腸,袁州直接轉身回店,畢竟麵湯都成精了,完全用不到他去餵食。

時間過得很快,做完早飯後,袁州就開始準備三天前中午陳維買下的米酒。

隨著發酵時間越久,米酒的酒味越重,甜味慢慢揮發,酒的香氣更加醇厚,因為沒打算蒸餾是以也不會有太高的度數,基本不會超出二十度。

小心的濾出中間清澈的酒液,這次不一樣,袁州並沒有把米粒留在裡面,而是盡量過濾乾淨,這次直接盛在一個杯子里,大小基本只能裝二兩的樣子。

「袁老闆,袁老闆,今天可以喝了吧。」離營業時間還差十分鐘,陳維就到了店裡。

「還差十分鐘。」袁州看了看時間,拒絕。

「好吧,我看也差不多了,那我就等著。」陳維也不見外,直接坐在椅子上,開始等著喝酒。

袁州點頭,示意隨便,然後開始做自己的酒,盛出來,也正好二兩,盛裝在小小的杯子里。

不一會陳維就坐不住了,感覺清亮的酒香直往自己鼻子里鑽。

「這就是一會我喝的酒?」陳維直接問道。

「嗯。」袁州點頭,放好,然後收起剩下的酒糟,準備另做他用。

然後陳維就卡殼了,自詡遵循規矩的,當然不好意思再次要求現在喝,只能忍著,看看別的轉移注意力。

而袁州這時候就是在準備食材而已,並且基本都做完了,是以兩人開始大眼瞪小眼。

「老闆?」暮小雲的到來讓兩個尷尬的大男人緩解了很多。

「嗯,過來。」袁州點頭,拿出托盤上的酒杯,示意給陳維送過去。

「謝謝,」陳維先是神色溫和的對小蘿莉道謝,然後才道「袁老闆,再來一份鳳尾蝦吧。」

「好的,稍等。」袁州直接應下。

這時候其他客人也陸陸續續的走了進來。

「幾位請坐,需要吃什麼請告訴我。」暮小雲做事一向認真。

「沒問題,小雲吃飯沒有。」客人還是很喜歡暮小雲的,笑著開口問道。

「我每次都是吃過才來的。」暮小雲點點頭,認真的說道。

「哈哈,說的也是,要是不吃了飯過來,聞著這味道恐怕要餓死。」坐在陳維邊上男人,哈哈一笑,開口說道。

「誰說不是,自從在袁老闆這裡吃飯後,都好久沒逛街了。」一個長相漂亮的女孩,嘟著嘴,抱怨的說道。

「那你讓袁老闆請你吃飯。」立刻有人這樣起鬨。

「得了吧,就沒見袁老闆請人吃過飯。」長相漂亮的女孩子,嘴角一撇,根本不信。

「也是,什麼時候有了老闆娘,袁老闆肯定就好說話了。」邊上的男人,忽然這樣說道。

「可是你們覺得袁老闆能找到老闆娘?」這時候烏海小聲的說道。

「我想毛遂自薦。」剛剛的漂亮女孩立刻拆台。

「哼,說的好聽,據我仔細觀察研究,袁老闆看起來每天就是開店,研究菜色,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一點情趣都沒有。」烏海摸著小鬍子,一臉肯定的說道。

「額」漂亮女孩想了想這樣的生活,果斷不說話了,不過似乎總感覺什麼地方不對。

「等等,別吵了,你們看袁老闆。」這時候陳維說話了。

本來正認真聽八卦的陳維,回頭看到袁州做鳳尾蝦的樣子,立刻出聲。

「怎麼了?」烏海第一個響應,其他人也好奇的看著陳維。

「你們不覺得袁老闆做鳳尾蝦的樣子很怪異嗎?」陳維是第一次點鳳尾蝦,目的當然是為了下酒。

卻突然發現袁州從抓蝦到處理的樣子,都很奇怪。

「好像是的。」漂亮女孩,若有所思的的點頭說道。

「確實。」幾人都盯著袁州處理鳳尾蝦。

不過這個時候,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並沒有立刻出聲詢問,從袁州帶著的口罩和認真的眼神來說這就不是一個好的詢問時機。

店內的客人屏息等待。

直到袁州端上鳳尾蝦,陳維才迫不及待的開口問道「袁老闆,你處理鳳尾蝦的姿勢怎麼那麼奇怪?」

「嗯?」袁州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也幸好口罩沒脫下,不然一下嚴肅的形象恐怕會損毀不少。

「入口前,不宜沾染任何人的氣息,包括我。」慢了半拍到底是反應過來了,袁州立刻嚴肅的說道。

「所以昨天袁老闆不是因為愛錢,是真的?」一個小個子男人突然說道。

「昨天?」有不知道的人,開著圍著小個子男人追問。

小個子男人三言兩語的說清楚昨天的事情,大家目光複雜的一會看看袁州,一會又看看擺在那裡的蝦。

「難怪這麼好吃,居然真的做到在端給食客食用前,蝦肉不沾自己的手,對於食材的處理要求都這麼苛刻。」幾乎所有人心裡對袁州都是這樣的認知。

做的好吃現在看來是理所當然,畢竟從處理食材這點就能看出來了。

好吃是有道理的。

「請慢用。」袁州示意陳維眼前的鳳尾蝦和米酒。

「哦,好的。」陳維對於袁州也是佩服的,雖然食物還是像喂貓,只有一點點。

只有二兩的米酒,一眼數的清的八隻蝦。

不過這杯子倒是很好看,青綠的外表,好像竹節一般,外面畫著白描的叢竹,看起來很是搭配,連平時不注意這些的陳維都覺得怪好看的。

當然酒的味道才是最重要的。

拿起酒杯,陳維小小的泯入一口,別看他肌肉紮實,一副大老粗急不可耐的模樣,喝酒卻著實算得上文雅。

一口酒入喉,清冽的滋味立刻在嘴裡化開,冰涼沁心,綿軟順口,帶著米粒的清香,還有一種不知名的香味,裊裊纏繞在嘴裡,直到順著酒液流入胃中。

「咕咚」急於尋找這是什麼味道的陳維再次喝下一口。

這次居然有了不同的滋味,帶著一絲灼熱的感覺,好似初夏的太陽,讓人覺得有些熱度,卻不傷人,酒液沿著喉嚨順流而下。

再次端起酒杯,陳維開始期待這一口的滋味。

對於陳維來說,這清澈透明的酒液,在乳白的杯子里晃動,不過二十度卻讓人覺得好似烈酒般迷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