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二十三章 瑩白的米酒

第一百二十三章 瑩白的米酒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9-17 20:14  字數:2410

凌晨三點才睡覺的袁州在早上七點就起床了。

「還好我年輕。」袁州照著鏡子,摸了摸臉,發現沒有黑眼圈之類的,很是滿意的點頭。

當然頂著這樣一副老成的臉上還能自誇,可以想像以袁州的臉皮厚度確實不會有黑眼圈。

覺得有些困意的袁州,直接去洗漱,冰涼的水潑在臉上,瞬間清洗不少。

看了看恆溫發酵的裝置上還有半小時,袁州就先行準備了早餐的材料,當然心情不錯的袁州準備的是小籠包的材料。

準備好,那邊時間也就差不多了。

立刻拿出並不密封的陶瓷罐,「砰」輕輕一聲放到琉璃台上。

「嘩啦」

一聲揭開蓋子,一股帶著甜香的酒味慢悠悠的飄散出來,裡面的米飯已經凝結成一個漂亮的圓圈,酒液就從中間的酒窩中滲出。

中間的汁液清澈透明,隨著打開的時間慢慢變長,酒液的香味就越加濃烈,卻不醉人,這樣的時間剛剛好適合女孩子飲用。

而袁州卻不止做了一份,還有兩份準備自用的,袁州取出一份後,直接把剩下的放進裡面繼續發酵,這樣有助於酒味更加香醇。

這時候暮小雲也差不多應該到了,袁州直接打開大門。

「袁老闆你終於開門了,剛剛在裡面做什麼呢,這味道真是香醇。」一個不怎麼常來的大漢,激動的說道。

「米酒。」袁州直接說出大漢想要的答案。

這肌肉糾結的大漢是旁邊一個保全公司的武術教頭陳維,很有一把子力氣,看著就和猛虎似得,被人帶著來這裡吃過兩次。

用他的話來說「這東西少的跟喂貓似得,吃的老子更餓了。」是以他並不常來,不過很是喜歡入口即化爪,最近倒是來的勤了些。

「我就知道是酒,袁老闆你早就該出酒了,那雞爪子配酒就是絕配。」陳維笑眯眯的一個健步跨進來。

「需要的話要先點。」袁州直接說道。

「沒問題,只不過這酒恐怕不烈,能不能來個勁大的。」陳維早就知道袁州這裡的規矩,而且很是遵守,他本人就是個極其講規矩的人。

「可以,時間更久一點。」袁州點頭,知道這傢伙喜歡喝烈酒,這樣的米酒就算不蒸餾,時間稍長也能比較烈。

「袁老闆這是現做的?」陳維一下子反應過來。

「嗯,現做。」袁州臉上帶著認真。

「這現做有沒有那些就好喝,倒不是懷疑袁老闆的技術,只是這東西都需要時間,新酒總有股味兒。」陳維皺了皺眉,直接說道。

「不會,放心。」袁州非常有信心,畢竟這個原料完全可以解決這些問題,而且還有系統這樣的作弊器。

「那行來份米酒,三天後我來喝。」陳維很是爽快的準備付錢。

「不好意思,早上不賣酒,中午以後才可以點。」袁州一臉認真的說道。

「剛剛不是說三天後來喝嗎。」陳維一下子沒轉過彎,不解的說道。

「老闆的意思是說,今天中午點了,三天後中午才能喝。」邊上的暮小雲見袁州一副不願意的解釋的模樣,乖乖的上前解釋道。

「那我現在點,三天後來一樣。」陳維還是一根筋的說道。

「早上不能點這個,所以老闆不會給你點,必須中午或者晚上。」暮小雲小臉上帶著認真,如此說道。

「袁老闆這規矩還真是沒變,行那我中午再來一趟。」陳維並不打算在這裡吃早飯。

要知道陳維的食量起碼得十個小籠包,才有飽腹感,這要是十個吃下來也太貴了,是以陳維直接走出袁州小店,準備去吃能吃得飽的。

……

時間很快到了中午和漫漫約好的時間,袁州拿出那一份米酒,小心的處理了一下,裝好,這樣能直接端出去。

「袁老闆,怎麼樣我的米酒呢。」漫漫一臉得意的說道。

「嗯,請坐。」袁州指了指空下的位置,一臉淡定的說道。

「還真做好了?」漫漫見袁州臉上毫無異樣,不禁有些懷疑。

釀酒畢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學會的,不然釀酒大師怎麼那麼少,以袁州小店的風格,肯定要拿出最好的米酒才可以。

袁州拿出托盤,把剛剛裝好的米酒拿出來,放在上面,直接端給漫漫。

上寬口,下細口的粗陶杯,咋一看粗糙並不美觀,漫漫拿到手中以為會有些扎手,誰知並沒有,反而有些細膩的猶如紫砂,離得近了一看,外側杯壁上方繪著漂亮的淺綠色花紋。

這樣的粗陶杯上面是淺棕色,下面為乳白的杯子上,格外好看。

「好香。」正在觀察杯子的漫漫,被不斷飄過來的甜甜的米酒香氣吸引。

抬眼一看,裡面的是瑩白的米酒,微微晃動除了酒味更加香濃外,裡面也有一些小小的米粒在漂浮。

「袁老闆你沒慮酒嗎?」漫漫好奇的問道。

「你喝這樣正好,需要熱一下嗎?」袁州是非常合格的廚師,熱米酒味道還是不錯的。

「不了,這樣剛剛好,熱了肯定有酸味。」漫漫本身對米酒還是很喜歡的,前提是加蛋加糖。

不然總覺得有些酸味,在她的想像中,熱了酸味肯定更加濃烈。

袁州點頭並沒有糾正漫漫的意思。

漫漫拿起杯子,直接喝下一口,小心的避開,還是不小心喝到了一粒米飯。

剛剛喝進嘴裡,一股酒氣,立刻沖開鼻子,感覺鼻子都好使了很多,感覺鼻子更加敏感了,而嘴裡立刻又揮發出一種甜甜的味道,一種帶著酒香的香甜,讓人忍不住就直接咽下。

按理說被發酵過後的米粒,應該整個都被釀空,只剩空殼,吃起來就像棉花一般嚼不動才對,而慢慢吃下的這顆米粒卻像煮好的米飯一般,質軟不膩,味道濃香。

一口咽下漫漫都想學著那些喝酒的人,大喊一聲「爽快。」

還是骨子裡的矜持死死的拉住了這樣的念頭。

這下漫漫顧不得別的,捧起陶杯開始不間斷的小口小口啜飲,一邊喝一邊露出貓兒吃魚般享受的表情,看起來特別可愛。

而袁州雖然好奇這樣米粒釀出的酒味,但中午的生意卻開始忙碌起來……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