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一百一十三章米百做

第一百一十三章米百做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9-12 12:17  字數:2527

樂刖黎在怎麼樣也是個女孩子,別人再三要求,自然轉身出去,只是嘴上還在碎碎念「這麼貴,地方這麼怎麼可能有人來。」

只是這句話立馬被後面幾乎是瞬間擠進來的人群震驚。

愣愣的在門口站了一會這才發現小小的店鋪真的已經坐滿了。

「還好那老闆沒聽見剛才的話。」樂刖黎這下也沒了閑逛的心思,詢問了一下走出了小街。

這一撥人不是別人正是昨天看了直播的群眾,由土豪的啊彌撒組織過來袁州小店吃飯。

接著比賽的這股東風,加上後來那些人的打聽袁州終於完成了階段任務三,直接領取了獎勵米百做。

「系統這次的米是什麼米?」袁州急需系統發放的極品,以此安慰一下昨天得到避味筷子的心情。

系統現字:「此次提供的大米為京山橋米中的洋西早品種,其產量在京山橋米中也極低。」

「京山橋米,為荊楚之地京山縣特產,因原產於京山縣孫橋鎮而得名,其顆粒細長、光潔透明、可口不膩、噴香味美,其在明代就被御定為貢米,用以上供。」

「京山橋米之中洋西早的特點是干,整,熟,白,青梗如玉,腹白極小。並且其顆京山橋米品質特徵粒細長、光潔透明,是水稻中不可多得的珍品。用橋米做的飯鬆軟略糍,噴香撲鼻,可口不膩,營養豐富,用來百做最為適當。」

「哦,果然又是貢米。」袁州覺得自己很是淡定,如果沒有激動直接開始翻找的話,就更有說服力了。

在以前用來做蛋炒飯的柜子邊上上面寫著米百做想來就是這一次的獎勵米。

至於米的一百種做法,袁州也早就心領神會,感想就是以後準備每日吃一種,有些做法袁州都從未聽聞,也算是增廣見聞了。

牆上的菜單上也加入了米百做的名稱。

米百做:98份

晚上五點袁州直接開始營業,只不過他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今天是周六,而現在基本每個周六都會過來一次的兩人又過來了。

「暮暮,你聽我說,袁老闆上次贏了廚師大賽,據說可精彩了,回去給你找視頻看,別生氣了好不好。」老遠就聽見伍州拖著嗓子好像公鴨的聲音。

至少袁州一直覺得伍州壓低聲音故作性感的時候比較像鴨子叫。

「那你以後還聽不聽話了。」庄心暮捏著伍州腰間的軟肉威脅的說道。

「聽聽聽,都挺。」伍州裝作很疼,一副可憐的模樣不斷應著。

兩人笑鬧著走進袁州小店,袁州一臉嚴肅的問道:「吃什麼?」

「袁老闆還是一樣的嚴肅,這樣不好,要多笑笑。」女朋友在側的伍州一向比較嘚瑟,開起了袁州的玩笑。

「不用了。」袁州一口拒絕,口氣更加嚴肅了。

「好了,快坐下,不然一會人又多了。」庄心暮在一旁拉了拉伍州的衣角。

「好的,暮暮你看你想吃什麼。」伍州立刻回頭,一臉討好的笑容等著庄心暮選擇。

作為團資深成員,袁州嫌棄的撇了一眼伍州小狗般的行為,繼續保持自己的嚴肅。

「咦,米百做,新菜嗎,什麼意思。」庄心暮對袁州的菜單很是熟悉,一下子就發現了新菜。

「可能是米飯的稱呼?」伍州試探性的說道。

庄心暮對伍州的猜測不太相信,準備直接問本人。

「袁老闆這個是什麼意思,米百做那個。」庄心暮問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袁州直接說道。

「呃,難道真是米飯的名字?」伍州還是認為自己的猜測很對。

「應該是米的百種做法吧。」庄心暮想了想對著袁州說道。

這次袁州直接點了點頭,肯定了庄心暮的猜測。

要說米有一百種做飯,恐怕大多數都相信,只不過就不知道是哪種。

「什麼樣的百做,包括粥嗎?」要說庄心暮還是比較喜歡喝粥的,因為母親是南方人的原因家裡早飯都是粥,有時候還有南方小吃。

「不包括,只限米的的做法,可以加調料,不能加配菜。」袁州補充說明了一番。

「那好,我要一份粢飯糕,袁老闆應該知道做法吧。」庄心暮一臉調皮的說道。

這裡地處西南,這樣的名字很是陌生,一聽就是一種小吃,庄心暮就是故意的。

她想看看,袁州搞不定的樣子。

哪知道袁州依舊很淡定,道「嗯,稍等。」

庄心暮見袁州知道,稍稍吃驚,但是想起袁州店裡的金陵菜又釋然了。

而伍州就在一旁看著,他也沒吃過什麼粢飯糕,趕緊補了一句「我也要一份粢飯糕。」這才坐下等著。

粢飯糕其實是一種流行於江南一帶的特色傳統小吃,屬油炸類糕點,一般被用來作為早飯。

袁州當然是了解的,做到完美的粢飯糕其外層呈金黃色,內層為雪白的軟糯糍飯,咬起來噴香鬆脆,吃在口裡,且脆、且咸、且鮮,雖用油炸卻一點沒有油膩的感覺。

拿出京山橋米,淘洗乾淨後放入一個高溫陶瓷飯鍋,加入超出米層五厘米的水加入味道清香的井鹽,大火燒開後小火十分鐘,這個時候因為需要掀開蓋子煮,是以米飯的香味幽幽的飄入幾人鼻中。

「這什麼米,好香啊,感覺白米飯都能吃兩碗。」伍州吸著香氣,直接問道。

然而袁州只做沒聽見,並不回答。

「可能是什麼新米吧,我媽說過江南那邊有的新米煮飯很香的。」庄心暮猶豫的說道。

「嗯,暮暮說的都對。」伍州一臉正經的應著。

「這麼香應該是山泉水加新米吧。」庄心暮這次臉上的肯定多了。

這點庄心暮真沒猜錯,確實是山泉水加新米,只是這山泉水是毫無污染沒有異味的深山活水,米卻是京山橋米中的洋西早。

很快米飯就煮好了,倒進一個方形木盤,扣成大小合適的兩塊糕坯,放進專用冷卻的地方,袁州開始準備油鍋炸制。

倒入鍋里的油剛剛可以淹沒兩塊長方形肥皂大小的糕坯,待油滾之後,那邊的糕坯也正好涼透,沿著鍋子邊緣慢慢滑進鍋里,開始汆炸。

期間用勺子輕輕翻動,這時候的大廳又沒有了油膩的味道。

慢慢變成金黃色的粢飯糕就成型了,袁州直接盛起,手在盛起的過程中頻率快速的抖動,到了繪著荷葉邊的方盤裡時,上面已經沒有了多餘的油脂,只剩金黃可口的粢飯糕,散發著誘人的香氣。

食指大動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