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九十四章 節操滿滿

第九十四章 節操滿滿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9-04 07:10  字數:2431

距離袁州練習雕工技藝,已經三天,這時候的雕刻技巧已經非常純熟,基本能做到形神兼備。

這樣大量的練習開始很枯燥,後來袁州從中獲得了很大樂趣,反而變成了愛好一般,基本一有空閑時間就搬張椅子坐在門口雕刻。

這樣每天早上去買材料,就已經成為慣例了。

「今天又是蘿卜?」賣菜的阿姨,笑著問正在挑選蘿卜的袁州。

「嗯。」袁州點頭繼續挑選。

「小夥子這麼愛吃蘿卜,倒是少見,那麼多蘿卜都吃完了?」賣菜阿姨很是奇怪,畢竟袁州這已經是第四次過來買蘿卜了,紅白蘿卜和胡蘿卜,完全不挑什麼品種,只要好看的都買。

「用來做別的,不是吃。」袁州直接說出目的。

「那行,今天買多少,今天的蘿卜都新鮮的很。」

「就這些。」袁州拿起分裝成幾袋,十斤左右的各色蔬菜,遞給老闆娘。

「一共48.3算你48.」賣菜阿姨很是爽快的收了整數。

「謝謝。」袁州一手接過蔬菜,一手遞過去正好的錢。

「不客氣,錢正好,下次再來。」賣菜阿姨很是熱情的說道。

「嗯。」袁州拿著蔬菜放到身邊的手拉車上。

這種手拉車就好像那些經常買菜的大媽大爺為了省力拉的那種,袁州拉著這樣的小拉車面不改色的走出菜場。

避免蔬菜因為拉車造成的震動而碰傷蔬菜,袁州還在小拉車的周圍加入了人工減震裝置。

就是在中間墊充氣的塑料袋,這樣就不會碰傷了。

袁州拉著這樣的小拉車已經兩天了,自覺非常好用。

廚師的手需要好好愛護,袁州自然不可能每天拎著這樣的重物,破壞手的靈敏度。

拉著小拉車,袁州一路不緊不慢的走回自己店裡,一點不在乎路人有些奇怪的眼神。

走到店門口,時間還很早,不過剛剛七點半,一陣風吹來,袁州皺了皺眉頭,打開大門先把東西放進廚房,這才摸出手機,準備打電話。

「小雲,今天休息,你不用過來了。」對面接通後袁州第一時間就說出重點。

「好的,老闆。」暮小雲乖巧的應下,哪怕已經走到一半的路程還是轉身回了自己家。

五分鐘後,空氣中的濕度增加,本來已經開始亮堂的天空,忽的一下又暗了下來,不像早上七八點,倒像是晚上七八點了。

沒過一會,「轟隆」一聲雷響,瓢潑大雨就下了下來。

「果然是暴雨,不知道下多久。」袁州站在門口,看著門外的大雨,還好門檻比較高,大廳里濺不到雨水。

本來稀少的行人,現在一個也看不到了,而袁州卻沒有關門的意思,反而回到廚房揉起面來。

看樣子是打算做些清湯麵的,麵條備著。

「難得難得,袁老闆還開著門。」烏海及著拖鞋,吧嗒吧嗒的走進來,驚奇的說道。

「嗯,吃什麼。」袁州點頭,問道。

「清湯麵,吃點熱乎的,要套餐。」烏海穿著短褲背心,一副集市老大爺的模樣。

「稍等。」袁州直接用剛剛做好的麵條開始下面。

「難得清靜,這都好久沒體驗,不用排隊就能吃上飯了。」烏海喜滋滋的得意起來。

而袁州一向不理會烏海這樣感慨的話語。

「那小姑娘還沒來?」烏海突然發現少了個人,不由問道。

「嗯,今天她休息。」袁州帶著口罩聲音悶悶的從裡面透出。

「小姑娘開學了?」烏海一向不知今夕是何夕。

「還早。」

「那怎麼沒來,」烏海很是好奇。

「我明白了,嘖嘖,袁老闆真是有愛心。」烏海看著袁州一臉無語的樣子,聽著外面的大雨,靈機一動說道。

「吃面吧。」袁州放下餐點。

「好吧。」烏海先是端起麵湯,一口氣喝了半碗。

「這個天氣就是要喝碗這樣溫溫的麵湯,舒坦。」烏海放下碗感慨了一句。

「嘗一下蒜試試。」袁州指了指碟子里的兩瓣蒜。

「袁老闆,你什麼時候才能把蒜剝了端上來。」烏海看著這蒜殼就無語。

袁州並不說話,也不理會烏海,看著外面的雨幕,微微皺著眉。

「啪啪啪」腳步聲傳來,一個男人沒帶傘,淋著雨跑過袁州門前。

不一會又倒了回來,直接走進來。

「袁老闆,你居然開著門?」進來男人是曾經喜歡,早上在袁州門口打賭開門與否的人。

男人叫吳旻,就在附近上班,今天因為休息在家,本想出來散步,順便隨意吃點早飯,誰知天公不作美,被突然間瓢潑大雨直接淋成落湯雞。

早飯沒吃成,只能快速跑回去,還好不算冷,路過袁州小店才發現,一向任性的袁老闆竟然開著門,這必須要進來看看。

「嗯,吃點什麼?」袁州問話的同時從一個櫥櫃里,拿出一條白色未開封的毛巾,遞了過去。

一旁吃面的烏海,還抽空對袁州露出一絲促狹的笑容,好像在說,驚訝的不是他一個人。

「清湯麵謝謝,想不到袁老闆這裡還有新毛巾。」吳旻一臉驚訝的接過毛巾,開始擦拭手臂之類的地方。

「嗯,先擦頭髮。」袁州站在裡面,一臉認真的說道。

「今天的袁老闆格外體貼,怕我感冒?」吳旻聽勸的擦起頭髮,平時還算經常來吃飯,有時也會和袁州開玩笑。

「聽真話還是假話。」袁州一本正經的問道。

「都說來聽聽怎麼樣。」吳旻笑嘻嘻的說道。

「真話是怕你感冒。」袁州很爽快的說道,看吳旻臉上漸漸露出感動的樣子,又繼續道「假話是怕你頭上的水滴進面里,影響口感。」

吳旻徹底無語,坐下回道「我覺得袁老闆你的假話才像真話。」

「看你自己怎麼想。」袁州攤手,表示就是這樣。

「毛巾多少錢。」吳旻覺得還是不要和袁州說這些,直接開始問毛巾的價格。

袁州這裡一向是先付錢後吃東西,而手上用了白毛巾自然也需要付錢,是以吳旻很是自然的問道,當然心裡還是希望別太貴。

畢竟毛巾不是吃的,再好也只是毛巾,貴了還真有點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