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十六章 袁州的數學

第七十六章 袁州的數學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8-26 16:14  字數:2468

現實是殘酷的,回頭看到價目表的瞬間,暮小雲有了奪門而去的想法。

價目表上的價格驚呆了暮小雲,讓暮小雲甚至懷疑,自己根本沒睡醒。

因為袁州提醒的關係,首先映入暮小雲眼帘的就是小籠湯包的價格,66/籠,暗暗咽了咽口水,暮小雲繼續看了下,蛋炒飯/188份,還有那個大寫特價的888/顆的茶葉蛋。

暮小雲小嘴微張,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眼睛,看看價目表,再回頭看了看正在認真擀麵皮的老闆,心裡浮起一陣怪異的想法。

「老闆會不會是騙子,這蛋炒飯怎麼可能賣這麼貴,店裡會不會有問題。」暮小雲心裡閃過各種猜測。

「要不要現在走,萬一真的是騙子怎麼辦。」暮小雲心裡很是忐忑。

「還不去吃早飯。」袁州的聲音悶在口罩里,聽起來有些悶悶的。

「哦,馬上去。」暮小雲被突然出聲的袁州,嚇了一跳,整個人都往後退了一步,好一會才應聲。

「去吧,早點過來。」袁州囑咐了一句,低下頭繼續擀麵皮。

「咚咚咚」暮小雲快速的跑走。

對暮小雲心理活動毫不知情的袁州,算著時間開始包上灌湯包,上籠蒸熟。

……

二十分鐘過去,袁州的灌湯包冒著裊裊的熱氣,袁州端下兩籠,給自己榨好一杯西瓜汁,這才開始吃早飯,一個灌湯包不配醋,直接吃下,鮮美可口的湯汁溢滿口腔。

「嘶嘶」的吸著熱氣,不放過一滴湯汁,全部咽下,回味一番後,袁州拿起西瓜汁「咕咚咕咚」半杯下肚。

「爽快。」冰涼正好的西瓜汁,讓袁州不自覺的感嘆了一句。

第二個袁州配上了醋,繼續開吃。

外邊早就吃了早飯的暮小雲,正在經歷心理大戰。

一邊理智的小人告訴自己袁州小店很有問題,裡面的價格根本不像有人來吃的,現在請個服務員也不知道做什麼,居然工資還不錯。

另一邊道德的小人拚命勸說,已經答應的事情不能反悔。

暮小雲豐富的內心活動,昭示了小蘿莉內心的不平靜,白嫩的小臉都皺了起來。

時間越來越晚,暮小雲焦躁起來。

「算了,先去看看,反正現在人也多起來了。」最終暮小雲站起身,決心回到袁州小店,那背影看起來頗為英勇。

「,馬上客人,就來了,你就站這裡負責端一下就好,其他不用理會。」袁州並不知道他剛剛招的服務員不光突然換人,還差點就直接不來了,面色平靜的吩咐。

「嗯。」暮小雲謹慎的站在袁州指著的弧形長桌旁。

心理當然是不滿的,暮小雲住在離這裡不遠的地方,從未聽過有哪家店的早飯賣這麼貴的,這樣的小店,這樣的價格怎麼可能會有人過來吃。

不過袁州一副煞有介事的樣子,暮小雲也只能聽從。

沒過一會,也就剛剛八點,門口一個穿著大褲衩,字母T恤,留著兩撇小鬍子的男人走了進來。

「喲,袁老闆今天很早啊,有灌湯包?」烏海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一臉驚喜的問道。

「嗯。」袁州還是一慣的簡潔有力。

「太好了,來一籠配醋。」烏海喜滋滋的坐下,就等著開吃了。

暮小雲在一旁全程圍觀,忍不住想,這人會不會是老闆請的托兒,顯示這裡有人吃,不冷清,以此吸引客人之類的,這些暮小雲還是懂的。

袁州拿下蒸籠,在托盤裡放好醋,直接端給了烏海,都沒讓暮小雲插手,直到烏海自動自覺得自己拿出來擺好,暮小雲才發現自己什麼都沒做。

立刻跑過去,不好意思的問道「老闆,我做什麼?」

說完,白嫩的小臉上帶著羞澀的紅暈。

而這時候烏海才注意到袁州小店還有一個人,一個看起來比昨天的少年還小的女孩。

「袁老闆,你換人了?」烏海好奇的問道。

「嗯,他們自己換的。」袁州一看烏海臉上的不懷好意就明白了,立刻表示這鍋他不背。

「自己換的,什麼意思。」烏海一臉疑問。

「你問她。」袁州指了指在一旁的暮小雲。

「昨天那個少年是你哥哥之類的?」烏海看著小女孩和昨天少年四分相似的臉,直接肯定的說道。

「嗯,是的。」暮小雲靦腆的說道。

「那今天怎麼是你?」烏海的性格從來不知道什麼是委婉,直接就問了。

暮小雲也毫不猶豫的出賣了自己的哥哥,說了是因為跳樓摔的。

這時候的袁州突然插話「她哥哥身體不錯,九米掉下來,這樣很不錯。」

烏海瞬間無語,「袁老闆,我看你平時找錢挺利索的,你這數學是英語老師教的?」

「嗯?」袁州一臉嚴肅的看著烏海,完全不覺得自己哪裡有問題,會和數學老師扯上關係。

「就算三樓掉下來,也只有六米,她哥哥又不爬屋頂掉下來。」烏海一臉無奈,看袁州和暮小雲都一臉疑惑的樣子,只能開口解釋。

暮小雲露出恍然的深色。

「哦,這樣。」袁州伸手摸了摸額角,一臉淡然,完全看不出不好意思。

「你喜歡吃辣?」袁州突然問烏海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

「當然,無辣不歡。」烏海很是坦誠。

「怎麼你要出炒菜了?」轉念一想,烏海驚喜的問道。

「嗯,先不出辣的。」袁州很是自然大方的說道,一點也看不出是在報復剛剛被拆台的事。

「袁老闆,那你剛剛問了幹嘛。」烏海覺得袁州簡直是在耍他。

當然這不是烏海的錯覺。

「就是問問。」袁州乾脆的說道。

「!」烏海決定,還是先吃早飯,不然有被氣死的可能。

在一旁看了全場的暮小雲,一下子反應過來,突然就覺得自家老闆,好像很小氣,愛記仇。

沒有留下多少時間給暮小雲發獃,烏海的到來更像是一個早飯開始的信號,不知道哪裡來的人,瞬間就擠滿了袁州小店。

嚇了一跳的暮小雲,完全沒時間想別的,以為會很忙碌的,立刻緊張的開始待命,誰知客人們都很自覺,吃完就走,走時還把餐具放到傳送帶,後面的人接著坐下開吃,期間排隊的時候各種聊天,吃的時候又很認真。

老闆是奇葩,客人也是奇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