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十五章 如何作死

第七十五章 如何作死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8-25 08:36  字數:2516

眼看袁州這麼好說話,暮傑雲也鼓起勇氣,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不過我想要日付,可以嗎?」名叫暮傑雲的少年有些羞澀的說道。

「沒問題,記得把健康證辦了。」袁州很是爽快的答應了,還順便提醒了一下從事餐飲肯定需要健康證的。

「謝謝老闆,我會的,現在就去。」暮傑雲清秀的臉上露出顯而易見的喜悅。

「嗯,去吧。」袁州全程保持高冷狀態,覺得自己的主意很不錯,果然自己適合做高冷男神。

「咚咚咚咚」少年歡快的跑走。

「話說,那小子還沒成年吧。」烏海一臉無奈的提醒。

「沒事,應該快放暑假了,做個暑期工也算是鍛煉。」袁州當然能看出暮傑雲並沒有成年,但是暑期工不講究那麼多。

「你這不是要招長期的?」烏海納悶了。

袁州這小店找個全職長期的更穩定,老是換人不很麻煩嗎。

「沒關係,我喜歡。」袁州瞥了烏海一眼,眼神之中透露出,『你怎麼還不走的意思』。

「行,你任性,走了。」烏海無奈的說道。

「嗯,再見。」袁州見烏海一出門,就拉上了大門。

……

第二天一大早,六點四十五,暮小雲就到了店門口,空曠的小街沒有什麼人,店鋪基本都大門緊閉,來到袁州小店門口,雜毛泰迪默默的趴在那裡,只是眼神警惕的看著。

「嚇我一跳。」暮小雲拍了下胸口,才在雜毛泰迪的威脅下往後退了退。

「難道是老闆養的狗,哥哥也沒告訴我。」暮小雲小聲嘀咕了一句,然後乖乖的站在門外等候袁州開門。

沒錯暮小雲是暮傑雲的妹妹,今年才十六歲,今天來這裡也是被自己哥哥哀求來的,至於作死的暮傑雲,那真的是作死去了。

而早上決定做小籠包的袁州,其實早就已經起床,只是沒想到來的根本不是暮傑雲,而是一個長相可愛的妹子,暮小雲來的這麼早,是以現在袁州還在揉面。

十五分鐘過去,袁州拍拍手上的麵粉,在水池洗乾淨後上前開門。

「嘩啦」一聲,門口的雜毛泰迪站起身,悠哉悠哉的走遠,暮小雲清秀稚嫩的臉上卻寫滿緊張。

門一開,空曠的街上只有一個看起來十五六的小姑娘,齊肩的中長發,發尾打著微卷,襯托的本就小巧精緻的臉更加可愛,穿著一件嫩黃色連衣裙,露出白嫩的小腿,看見袁州出來,下意識的縮了縮肩膀。

「你是?」袁州保持著高冷,疑惑的問道。

「那個,不好意思老闆,我的哥哥出了事情,來不了,我是來代班的。」女孩不好意思的揪著裙子,白生生的臉上升起一抹紅暈。

袁州還是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大蘿莉。

『蘿莉什麼的挺萌,聲音也軟軟的,不過想到新招的服務員第一天就來不了,』袁州表示有點頭疼。

「對了,我是暮傑雲的妹妹,暮小雲,老闆你看我可以代替哥哥嗎?」暮小雲臉色更加羞紅,不安的尾音都帶著微微的顫抖。

暮小雲的雙手不安的抓緊裙子,心裡不安的想著「這個老闆板著臉好可怕的樣子。」

就在暮小雲忐忑不安,幾乎拔腿就跑的時候,袁州開口了「進來吧。」

「咦,可以嗎,謝謝老闆。」暮小雲在原地楞了幾秒才開學的蹦起來,軟軟的頭髮隨著小蘿莉一蹦一跳的在腦後飛舞,就像暮小雲的心情。

走在前面的袁州不經意的問道「你哥哥怎麼了?」

「哥哥腿斷了。」暮小雲語氣低落的說道。

「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袁州疑惑的問道。

「嗯,昨晚半夜摔斷的。」暮小雲蘿莉安靜的跟在袁州身後,誠實的說道。

「摔斷?什麼原因?」袁州還是挺關心自己第一個員工的。

「昨天下午哥哥跑去上網,不小心被爸爸抓到了,」暮小雲說著偷偷看了袁州一眼,才繼續說道「然後就被爸爸關了房間了。」

「你哥哥不會是想偷溜吧。」袁州瞬間想起《小鬼當家》里那個撕床單溜下二樓的壯舉。

「嗯,是的。」暮小雲用力點頭,然後說道「哥哥跳下三樓的時候,就不小心摔斷腿了,好可怕。」

說完暮小雲皺著小臉,驚魂未定的樣子。

「你家一樓是一米高?」袁州不由驚奇。

「才沒有,有三米呢。」暮小雲伸手比划了個三,肯定的說道。

數學非常過關的袁州瞬間算出,那就是九米高,這下差點綳不住嚴肅的臉,語氣感慨的說道「你哥哥身體挺不錯的。」

「嗯,我也覺得呢。」暮小雲呆萌的點了點頭。

她還以為袁州在誇自己哥哥,希望他早日康復,遂露出笑臉。

「你哥哥和你說注意事項了嗎?」袁州按下抽搐的嘴角,決定回到正題。

「嗯,說了的,這是我的健康證。」暮小雲從隨身的小包包里掏出一張卡片,遞了過來。

「嗯。」袁州並沒有伸手接過,只是瞄了一眼時間沒有過期,就示意放回去。

「我這裡一共十張桌子,你只需要負責給他們把做好的吃食端過去就好,收盤子不用你來。」袁州指著小小的店鋪說道。

「那洗盤子呢?」暮小雲比較關心這個,小蘿莉並不喜歡洗碗,應該說非常討厭。

「不用你洗,你只需要負責送餐。」袁州肯定的說道。

「嗯。」暮小雲聽說不用洗碗,又開始乖乖的聽著袁州說工作內容。

「我這裡不供飯,你如果還沒吃,就先去吃了過來。」袁州想了想加了一句,自認為貼心的說道。

「可是老闆這裡不是賣吃的嗎,我就在這裡買吧,這樣可以更快的開始工作。」暮小雲露出可愛的笑容,真誠的說道。

「哦,你隨意,不過可以先看看後面的價格。」袁州指了指後面的價目表。

「今天早上只提供灌湯包。」袁州走過小蘿莉身邊的時候說道。

「嗯,好的」暮小雲嘴上雖然回答的很乖巧,心裡卻有些不服氣,剛剛老闆的鄙視太流於表面的,都不屑掩藏。

暮小雲自認為一個灌湯包自己還是吃得起的,一籠灌湯包市價不過八元,有些只需要六元,而暮小雲身上還有五十塊,怎麼著也夠了。

然而……

現實是殘酷的,回頭看到價目表的瞬間,暮小雲有了奪門而去的想法。

ps:實在對不起,這麼晚才更新,不過我周末會補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