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十三章 新規矩

第七十三章 新規矩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8-24 02:42  字數:2652

凌宏腦子裡轉過n多種砸門的辦法,最終還是化為一聲嘆息「哎。」

「怎麼放棄了?」稽廉問道。

「我覺得他根本就是死在裡面,要是在裡面這得什麼隔音才能睡得著。」凌宏說起來還是憤憤不平。

「看來袁老闆的忍耐力很高。」坦克揉著快被震聾的耳朵佩服的說道。

「確實。」章魚也不太適應:「這不是忍耐力強,我懷疑,老闆為了睡覺,是不是把自己耳朵弄聾了。」

「行了,我們先走吧。」凌宏比划了手勢讓樂隊停下,這才說道。

「咦?今早不吃了嗎?」章魚好奇的問道。

「現在都沒起來,我們八diǎn再過來好了。」稽廉先行開口說道。

「也是,現在太早了。」章魚diǎn了diǎn頭同意。

「走了,走了。」說著凌宏一馬當先的走在前面。

說著幾人收拾了一番就開車走了,至於樂隊是早就付過錢的,收拾好自己的吃飯傢伙也就各自散去。

至於圍觀的群眾這才開始討論。

「你說這飯店怎麼回事?老這樣搞。」一個穿著睡衣的大媽問著邊上的鄰居。

「那誰知道,不過現在只要早起就多了三百,這買賣不錯。」大媽燙著時尚的棕色捲髮,一臉笑容的說道。

「我說還是這老闆厲害,不聲不響的就吸引這麼多人來,還就為了吃頓飯。」睡衣大媽羨慕的說道。

「可不是,我經常看見他們家排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那麼好吃。」棕色捲髮的大媽神色好奇。

「算了吧,聽說貴的要死,和那些大飯店一個樣。」睡衣大媽一看就是那種消息靈通的人。

「你去過啦?」棕色捲髮的大媽一邊走,一邊好奇的問。

「我可沒去過,但是我那兒子的同事去吃過,說是好吃的不得了,不過價格挺貴的。」睡衣大媽也不吝嗇,直接說出原因。

「哦,那你知道那店裡衛生不?」棕色捲髮的大媽還是比較關心衛生條件,現在好些東西好吃是好吃,就是不知道加了什麼東西。

「應該挺乾淨的,每天去的人那麼多,還有那有錢的,那些人不是很挑剔的嘛。」睡衣大媽說著指了指那裡凌宏只剩車尾的豪車。

「也是,什麼時候去看看。」棕色捲髮大媽心裡想到,然後和鄰居說笑著走遠。

八diǎn一到,不需要鬧鐘的袁州直接從床上爬起,閉著眼去廁所解決生理問題,然後回來拿上洗漱用品,在洗漱的過程中清醒。

「咚咚咚」

就在走下樓梯的途中,袁州突然接到系統的支線任務。

系統現字:「廚神應該專心於菜品的製作,而不是浪費在端盤子這樣的小事上。」

一個自己端盤子的廚神,不是好的廚神,請選擇合適的方法處理盤子。

薄胎卵幕杯壺一套。

「卵幕杯是什麼鬼?」袁州停頓了一下才邊走邊在心裡問道。

系統現字:「這是杯的一種樣式,指體小胎薄如卵殼者,這套上繪有蘭草花紋。」

「喝茶的嗎?」袁州對於瓷器不是很了解,是以問道。

系統現字:「這次獎勵可用於喝茶。」

「那茶呢?」袁州順勢問道。

然而系統並沒有給出回答。

袁州仔細看了看任務,發現系統並沒有要求如何處理盤子,那現在的情況就是自己決定。

作為一個最為顧客著想的老闆,袁州的第一反應那就是顧客自己處理。

本身店裡就有一條傳送帶專門用來運送臟盤子,現在每次都是袁州自己放過去,人多之後確實很麻煩,如果是顧客自己來就好多了。

摸了摸下巴,袁州決定就這樣做,直接要求系統在價目表上添上了一句話。

從本日起,客人食用完餐diǎn,需自行把餐盤放到固定位置。

粗體的毛筆字,流暢飄逸,疑似大家之作,仔細看卻少了些靈氣,多了匠氣,在雪白的牆上格外顯眼。

仔細看了看沒什麼不滿後,袁州打開大門。

門口站著的就是凌宏等人。

「袁老闆,我還以為你死了,差diǎn砸門進來救你。」凌宏上下打量袁州一番,這才說道。

「嗯,沒事。」袁州一本正經的說道,好似沒覺得有什麼不對。

「我是服了,能不能給句準話,什麼時候有灌湯包?」凌宏抬手扶額,無奈的說道。

「看時間。」袁州說完轉身回到自己的位置。

「卧槽。」凌宏徹底無語。

「阿宏你看,有新規矩。」坦克永遠是最心細的,最先發現牆上多出的字。

「自己放餐盤,老闆你牛,這麼多脾氣大的老闆,我就服你。」

「老闆我有一個朋友也那麼叼,現在牆頭草高三米。」

「我看袁老闆你應該請個服務員。」凌宏立刻建議道。

「嗯,在招人,還沒招到。」袁州語氣誠懇。

「那好吧。」凌宏聳了聳肩對新的規矩並不在意。

首先因為人多的時候,客人們有時真的會自己學著袁州把餐盤放到傳送帶上,就算不知道的,也會盡量放到袁州好拿的地方。

這樣節約時間,就可以早早的吃到自己的餐diǎn。

後面進門的烏海正好聽見招人的事情,順口問道「袁老闆要招人?」

「嗯。」袁州直接diǎn頭。

「那我怎麼沒看見你貼招牌的小廣告。」烏海以為是自己沒看見,特地倒回去重新看了一遍才進來問道。

「貼了,然後又撕了。」袁州皺著眉,想著為什麼貼了兩天都沒人應聘。

「為什麼撕了?」凌宏覺得有時候自己很不能理解這袁老闆的思維。

比如手藝這麼好,為什麼要在這樣一個不繁華的地方開店,在比如很多莫名其妙的原則。

不過在莫名其妙的原則也算能接受,至少原則脾氣不錯。

凌宏愛吃眾所周知,有次在長樂那個靠海的地方,發現一家賣魚丸的,魚丸非常鮮美可口,彈性十足,只是一家路邊攤,不固定出攤,不能帶走,因為時間長了會破壞魚丸的味道。

如果多問兩句鐵定挨罵,就這樣每天排隊的也絡繹不絕。

而現在袁州的手藝更勝一籌,雖然店小規矩多,對於凌宏來說卻不算什麼,有真本事的人有脾氣很正常。

「因為怕麻煩,空了再貼就好。」袁州攤手表示就這麼簡單。

是的袁州這兩天下午並沒有在大門緊閉,而是開著大門,等著人進來應聘,一個人還是太辛苦了,既然有了條件,袁州還是更願意享受做飯的樂趣。

現在每次的炒飯或下面都讓袁州覺得自己的手藝有所提升,這個過程讓人感覺非常愉悅。

ps:歡迎加入美食四分隊-經理,群號碼:5195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