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七十二章 袁州的回擊

第七十二章 袁州的回擊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8-24 02:42  字數:2623

「散了吧。」袁州的聲音帶著無奈,看了看還在聲嘶力竭的樂隊,大聲的說了一句。

「袁老闆終於開門了。」凌宏上前打招呼。

「嗯。」袁州diǎn了diǎn頭。

「好了,散了吧。」凌宏拍了拍手,那邊樂隊立刻就停下了。

瞬間整個空氣都安靜了下來。

這下所有人都覺得安靜真是美好的形容詞。

「還好小師傅起來了,不過這情況也不可能睡著,老頭子耳朵都要聾了。」老大爺站在後面揉了揉耳朵感慨。

「袁老闆,今天有灌湯包了吧。」凌宏還下意識的大聲說道。

「沒有,太晚了,來不及。」眼見樂隊停下,袁州直接轉身回了店面,悄悄鬆了口氣。

就這一會袁州都覺得簡直吵炸天了,還好裡面聽不見了。

「喂,袁老闆現在做我等著就行。」凌宏大聲喊著。

「可以小聲diǎn,耳朵都聾了。」別看坦克一聲肌肉,長相粗狂,反而是個喜歡安靜的美男子,現在都嫌棄凌宏嗓門太大了。

「行了,知道你現在愛清凈,還不是剛剛習慣了。」被坦克這樣一提醒凌宏就改了回來。

「時間不夠。」袁州站回自己的老位置,淡淡的說道。

「哦,那今早能吃清湯麵嗎?」凌宏很容易就放棄了灌湯包。

原因當然不是因為,突然不想吃,而是袁州現在的樣子挺可怕,要知道凌宏這麼叫人起床的方式很難讓人接受,但是袁州臉上卻是神色淡淡,完全看不出一diǎn不高興,正是這樣的淡定讓凌宏不淡定了。

至少以為袁州會黒沉著臉的,嚴重說不定會罵人,而現在好像沒發生過一樣,到讓凌宏不敢再繼續問灌湯包的事情。

「袁老闆,你做灌湯包一般幾diǎn起來?」烏海突然問道。

「六diǎn。」袁州簡單快速的回答了烏海的問題。

「好的,那我今天就牛肉醬加清湯麵。」烏海也開始diǎn餐。

至於老大爺當然也是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了清湯麵。

「好的,稍等。」袁州轉身準備餐diǎn。

這邊烏海開始對著凌宏使眼色,小聲說道「你明白了嗎?」

「明白是明白,但是不會被列入拒絕往來戶吧?」凌宏在烏海開口的時候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代價還是要知道清楚的。

「放心,據我觀察,袁老闆雖然面上看著冷淡,其實還是很好說話的,上次還有個傢伙帶外面的蛋炒飯進來吃,只要是不違背他的規矩,就沒事。」烏海一副聽我的,我了解的樣子。

「嗯,也好,我再試試。」凌宏果斷同意了烏海的提議。

原因當然還包括他自己調查到的,袁州確實脾氣還不錯,比如今早都沒有為了這件事情而又絲毫生氣不滿。

一切聽在耳中的袁州,微微勾起嘴角,心裡的s:任你小子錢再多,也沒辦法叫醒爹。

沒錯誰說袁州不生氣的,袁州氣的想砍人,不過高冷習慣了,現在連罵人都懶得,簡單的方法,自食其果就好。

這邊自認為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的幾人,熱熱鬧鬧的定下了主意,連老大爺都參與了進來,還提出了最實際的問道,由此可見灌湯包的魅力可見一般。

「擾民的事情怎麼解決。」老大爺切入中心。

「沒事,我今天去每家給一百塊,只是早一個小時,沒有問題的。」凌宏信心滿滿的擱下話。

「阿宏,你確定?」坦克擔心的問道。

「沒問題,你看袁老闆根本不生氣。」凌宏隱蔽的指了指袁州的臉色,看起來確實面色如常。

「好吧,你隨便玩。」坦克聳了聳肩也不再勸了。

「我覺得阿宏主意不錯。」稽廉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難道不是因為這個樂隊你喜歡?」章魚毫不留情的拆穿稽廉。

「別說出來。」稽廉一diǎn不臉紅的承認了,還讓章魚別拆穿。

幾人瞬間不想理他了,還好這時候袁州端著餐diǎn上來了。

忙碌的早上,加中午讓袁州下定決心請個服務員過來,一個人做就算了還需要自己端,人一多確實很累。

累了一天的袁州還是記得給雜毛泰迪喂麵湯,然後再休息。

時間一大早,剛剛六diǎn,附近的居民,基本都起床了,還在遠處圍觀,樂隊還是昨天那個樂隊,音響還昨天那個加大號音響。

「死了都要愛,不淋漓盡致不痛快!」

主唱還是那個聲嘶力竭的主唱,一開口,高亢的歌聲瞬間飄遠,震的人精神一哆嗦,有什麼瞌睡也嚇醒了。

然而沒定鬧鐘睡得正香的袁州,還是很是安穩的睡著,一diǎn沒有被吵醒的樣子。

袁州的睡眠不是太好,平時在床上基本要屬羊到一百隻,昨晚卻很快睡著了,被系統加固的店鋪顯得靜謐異常,非常適合睡眠。

樓下的聲嘶力竭對於袁州完全沒有影響。

一首歌過去,二樓窗戶還是關的嚴嚴實實的,沒有任何動靜。

「袁老闆怎麼還沒醒?」凌宏好奇的問道。

「我怎麼知道,說不定買了耳塞呢。」章魚說著自己的猜測。

「耳塞?沒錯很有可能,再來兩曲,我就不信了。」凌宏示意樂隊繼續唱。

三首歌是說好,唱的太久說不定會被城管追的滿街跑,這裡雖然不發達,寫字樓還是不少的,安靜的環境還是需要保持的。

三首歌下來,二樓還是沒動靜,凌宏這才放棄,早上八diǎn半,袁州才大開大門。

門口等著蔫蔫的凌宏。

「袁老闆,你的耳塞真不錯。」說著豎了個大拇指,進門吃了個早飯就轉身離去。

袁州以為凌宏這下會放棄,畢竟吵鬧太久鄰居不會同意,然而他還是小看凌宏了。

繼續嗨起的凌宏,跑出去,就找好了兩個樂隊,這次距離近的每家給了二百塊錢,作為賠償,早起一小時就有二百塊還是很不錯的。

畢竟吵鬧的時間短。

第三天早上六diǎn,除了前兩天的樂隊,這次又多加了一個,雙倍的樂隊,同樣是重金屬搖滾,主唱實力雖不如第一個強,音卻能唱的很高,很響亮,這就是凌宏的目的。

兩支樂隊就好像飆歌一般,開始了自己的演出,你一句我一句,直接做成了演唱會現場,掀翻屋ding都是輕的,簡直分分鐘要炸碎玻璃的節奏。

這樣的動靜,二樓還是沒有一diǎn反應。

「袁老闆這不是睡著了,是死了吧。」凌宏氣急敗壞的大吼道。

「那你要不要去砸門。」聽的正嗨的稽廉出了個餿主意。

是砸門,還是砸門,或者是砸門,這是一個難以抉擇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