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五十章 蒜和面和麵湯

第五十章 蒜和面和麵湯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8-13 18:12  字數:2518

兩人的反應很直接,直接傻眼了,和當時袁州看見的時候反應一樣。

這尼瑪是什麼?

「小師傅,這個是套餐?」老大爺左看右看這不就是麵湯和蒜瓣么,而且一碟子只有兩瓣的蒜瓣,連皮都沒剝的那種。

「袁老闆,就算這個是少見的紅皮蒜,它也是蒜。」烏海無語的看著面前的所謂套餐,就兩瓣蒜,加碗麵湯就多了四十塊。

太黑了一點吧。

「嗯,試試。」袁州也不多話,還是直接說道。

「小師傅,這蒜要是腌制一下,老頭子還能嘗嘗,這生的嘛」老大爺話語未盡,但也很明白的表現處理對生蒜的不能接受。

「我能吃辣,也不吃生蒜的。」烏海也下意識的把蒜碟子推遠,開玩笑這吃了還怎麼撩妹,一開口一股超強的蒜味嗎?那得熏暈幾個。

「這個是胭脂蒜,吃了沒有味道,試試就明白了。」袁州肯定的說道。

畢竟系統已經給出了回答。

系統現字:「本系統提供的紅蒜食用後,並無異味。」

「大蒜為半年生草本植物,百合科蔥屬,以其鱗莖入葯,本系統採用的蒜經過獨家改良去除食用後的異味,研製出食用可清新口氣的獨家胭脂蒜。」

「胭脂蒜裡面加入紫皮蒜和白皮蒜中獨有的物質,形成新品種,增強了其中的蒜氨酸和蒜酶,這樣形成的大蒜素具有更強的殺菌作用,對於細菌中的胱氨酸破壞力強大,從而達到最佳的保健效果。」

「而這些物質都存在於生蒜中,遇熱則會大大破壞甚至失去作用。」

「額,生蒜我不太愛吃。」老大爺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

至於烏海考慮了片刻道「那行,我先吃蒜,再吃面。」

這樣的話,到時候有味道也被麵條的美味掩蓋了。

「袁老闆,這蒜好歹也剝了端上來嘛。」烏海拿起蒜,一邊剝一邊抱怨。

「自己動手,豐衣足食。」袁州雙手抱胸,看了看烏海。

「咳咳,袁老闆的語文不錯。」烏海乾巴巴的說道。

「謝謝誇獎,我也這樣覺得。」袁州毫不猶豫的接受了烏海的誇讚。

這下烏海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還好手上的蒜播完了,胭脂蒜具有很高的顏值賣相,撥開的蒜殼帶著深深的大紅色,裡面的蒜肉也不是普通的白色,而是淺淺的粉紅色,看起來幼嫩可愛。

聞著沒有其他蒜頭的辛辣之味,反而帶著一種植物的清香。

烏海拿在手上看了看,還是一口放進嘴裡,稍稍咬開,開始食用。

有些省市是非常喜歡食用生蒜的,比如在金城,那裡每家餐館的餐桌上都放有整頭的大蒜供人食用,而在長安人們吃面都會食用生蒜。

而烏海無疑是不會吃的,這樣直接塞進嘴裡咀嚼,還好袁州提供的是胭脂蒜,普通的蒜對於不會吃的人來說太過辛辣。

被咬開的蒜頭髮出的香氣更加濃烈起來,烏海眼睛一亮,咀嚼的速度加快了,隨著反覆咀嚼香氣越發濃郁,讓人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一瓣大蒜很快吃完,感覺整個人都清醒不少,早起的混沌感一掃而光。

「這蒜真不錯。」開口說話的烏海下意識的擋著自己的嘴,就怕一張口嚇死人,但是反饋過來的味道確是清爽的帶著草木清香,完全不熏人。

「呼」試著呼了口氣,發現還真是這種味道,烏海還是記得自己牙膏牌子的,用雲南白藥,是薄荷味,現在明顯不是薄荷味。

「還真沒味道。」自言自語後,又開始剝起了另一瓣。

「鄭大爺,這蒜開胃,真的不錯,您老試試?」一邊剝著一邊還向坐邊上的老大爺推銷起來。

「您看,我吃了嘴裡都沒味兒,而且也不辣。」

「哦?不辣?」老大爺也就是鄭大爺,放下筷子問道。

「您老試試就明白了。」烏海示意老大爺直接嘗嘗。

「那行,我試一口。」鄭大爺也不是浪費的性子,這一碗麵湯加上兩瓣蒜就四十塊呢,不吃顯得太浪費了。

剝開蒜瓣,小心的聞了聞才放進嘴裡。

隨之也被胭脂蒜獨有的清香和開胃感所折服,老人家年紀大了,內臟器官難免退化,是以袁州所做的餐點雖然好吃但鄭大爺,每次也只點一種就吃飽了,當然小籠包來兩個還是沒問題的。

現在這胭脂蒜吃下肚,倒覺得身上更有精神了,人也舒服,吃口面也品嘗出了細微的味道,就像突然增加的味覺的靈敏度一般,也有了胃口大開的感覺。

當然鄭大爺的胃口大開也只是吃東西的感覺提升了,並不是憑空想多吃兩碗,而是對食物的熱氣增加了。

「這真是蒜?」

「袁老闆的東西,真沒有一個東西是簡單的。」

「本來老頭我是不喜歡吃蒜,但今天連吃了兩瓣。」

「四十塊錢,平均二十塊一瓣,雖然相當昂貴,但值了。」

胭脂蒜,瞬間就多了兩個簇擁者。

早上袁州一般只開一個小時,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到了,而習慣袁州早上不開門的等再次過來時,又是緊閉的大門。

「吸溜吸溜」

袁州照樣煮了面,三兩口吃完了碗里的面,端著剩下麵湯的碗從後門走了出去。

白天的小巷子看起來沒有那麼陰暗潮濕,磚頭縫裡長著不知名的野花,石磚上的青苔,倒顯得古樸幽靜了。

往前走到小巷子的盡頭,昨晚的那條流浪狗還那樣趴在蛇皮袋上,只不過這次沒有嚎叫,也沒有自己的腿。

白天看的更加清楚,這條狗應該不是純種的泰迪犬,身上的棕色毛還夾著黑色的,毛也不都是卷的那種,大大小小裸露著十幾處鮮紅的嫩肉。

看起來就是生了病,又被發現不是純種所以就扔掉了。

昨晚的碗已經空空如也,還被收到了小狗的前面,對於袁州的到來棕黑相間的狗抬頭看了看又躺了回去,一副不想動彈的樣子。

袁州也沒打算養它,照樣上前,把麵湯倒入昨天的小碗里,轉身就走。

而那邊躺著的小狗看著袁州,直到袁州走的很遠,確定不會回頭後才起來伸頭起碗里的麵湯。

這一幕被一個來給小狗送東西的大媽看見,大媽看起來就住在這裡不遠,穿著普通的棉質恤,手裡拿著一個麵包,走到近前。

「這人咋給的是米湯,哦這是麵湯,還挺香的。」一股麵條味兒飄來,大媽才改口。

開始對著面前的小狗誘哄「狗狗乖,麵湯可吃不飽,大媽給你帶了麵包,吃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