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四十九章 清湯麵套餐

第四十九章 清湯麵套餐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8-13 18:12  字數:2604

清湯麵套餐提供:清湯麵一份,麵湯一份,生蒜兩瓣。

「系統,你不解釋一下嗎?」袁州不死心的繼續詢問,當然系統還是一如既往的沒有反應。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清湯麵套餐。

「好的吧,明白了。」袁州拿上洗漱用品去了洗手間。

嘩啦嘩啦的水流中沖洗了一身的疲憊。

「嗚汪~」

剛剛走出洗手間就聽到不遠處傳來狗的叫聲,聽起來就像小孩子在哭一般,透著絕望,穿透力極強,耳聰目明的袁州皺了皺眉,繼續往前。

「嗷嗚~~~」更加凄厲的聲音傳來,袁州停下了腳步。

「算了去看看好了。」袁州肩上搭著毛巾,頭髮正濕漉漉的往下滴水,汲著拖鞋就下了樓。

站在廚房,仔細聽了聽發現是後門傳來的。

「啪嗒」

一下擰開後門,時值晚上十一點。

白天熱鬧的寫字樓,現在漆黑一片,只有零星幾個亮著燈,恐怕除了保安就只有開通宵加班的人了。

「咦?怎麼沒有了,不會死了吧。」袁州借著不算明亮的路燈四處轉了轉。

袁州小店後門出來是一條窄小的磚頭路,連街都算不上,只是為了區分這邊老房子和邊上新修的cbd寫字樓而已,環境當然沒有多好,不過也只是比較潮濕,臟還好,畢竟是自家後門。

「呲溜」

腳下一滑,差點摔倒,扶牆的袁州也看到了那條嚎叫的狗。

就躲在小路盡頭的垃圾桶旁,潮濕的地面鋪著一個蛇皮袋,一條看不出顏色的狗趴在上面,發出呼呼的喘氣聲。

袁州上前一看,還是條寵物狗,灰撲撲的是因為這狗本來就是巧克力色的泰迪犬。

泰迪犬側卧在蛇皮袋上,身上本來漂亮的巧克力色捲毛也髒亂的糾結成一縷縷的,還有些地方露出了粉色的嫩肉,而這條泰迪見到袁州過來也只是機警的看了看,發現袁州不打算靠近後,又低頭****後腿,哪怕上面已經露出鮮紅的血肉。

「皮膚病?」袁州會出來也是因為一直很喜歡狗,卻從來沒養過,家裡開著飯店養狗總讓客人覺得不幹凈,現在看到這樣狗,救助一下還是沒問題的。

「啪嗒,啪嗒」

袁州回了自己店裡,想了想直接煮了面,然後拿著碗開始邊走邊吃,到了狗狗面前時也只剩幾口面了。

「只能幫你到這裡了,你試試應該有用。」袁州拿出重疊在碗下的另一隻碗,倒出麵湯,放到離狗一米遠的地方轉身走了。

如果那條泰迪會說話應該內心也是嗶了狗,哦,它本來就是狗,應該是嗶了其他狗,『自己一條流浪狗還得了病,已經很可憐,現在還在自己面前吃面,吃了就給老子喝湯。』

……

做了好事,覺得自己今天特別帥氣的袁州,難得早早的起床了。

「哎呦,我去,袁老闆你今天這麼早?」一大早門口等著吃小籠包的就排上了,大約七八人,都是抱著試試的心態,這一下突然打開的大門,驚訝多餘歡喜。

「嗯,今天醒的早。」袁州點了點頭,回了自己的地盤。

「小師傅,早睡早起身體好,繼續保持啊。」老大爺背著手第一個進了門,後面跟著的自覺按著隊伍來,都是來吃飯的。

「袁老闆,今兒個太陽從西邊出來了?」烏海這傢伙典型的嘴欠。

「我也覺得今天有點早,要不我回去再睡會?」袁州看著烏海一臉認真的問道。

「呃……」烏海瞬間被幾道凌厲的目光注視。

其中尤怡老大爺目光威力最大,這目光這氣勢一出,感覺就像被如來佛壓了的孫悟空,讓烏海直接轉了話鋒「袁老闆說笑話呢,袁老闆可是個勤快人。」

「咱們吃早飯吧?」烏海摸著小鬍子坐下說道。

「小師傅,還是給我來份灌湯包,喲有麵條了,再來一碗麵條,就那個麵條套餐。」老大爺見袁州也像開玩笑的,也不多說了,看了看菜單,直接點了。

「袁老闆花樣真多,昨天還沒面套餐,今天就有了。」烏海小聲的嘀咕。

「老闆,灌湯包。」坐下的幾人急急忙忙的都開始點餐了。

直到點完袁州才說道「不好意思,今早沒有灌湯包。」

「哈?」店裡所有人瞬間看向袁州,這次輪到袁州體會剛剛烏海的感覺了。

「今天早上不提供灌湯包。」袁州攤了攤手,一臉坦然。

「袁老闆,你這樣真的不如回去睡覺,我都八天沒吃過灌湯包了。」一個穿著休閑裝的男子,扶著額頭不滿的說道。

「哦。」袁州的回答。

「哎,想吃袁老闆做的灌湯包看來還需要緣分,那就麵條套餐吧。」老大爺深深的嘆了口氣,好像這樣袁州就會不好意思的做灌湯包一般,最後見袁州一臉無動於衷,只能退而求其次,點個沒吃過的。

「袁老闆你給個准信,以後還有沒有灌湯包賣?」另外一個穿運動裝的直接問道。

「有,不是今天。」袁州也很肯定的說道。

「那什麼時候?」運動裝激動的問道,知道時間也好有目的的來等。

「不知道。」袁州照樣發揮自己耿直的風格。

「……」運動裝男無語拜倒。

「今天各位吃什麼?」袁州見幾人都沒有意見了,直接問起了主題。

「套餐,面套餐。」烏海點了昨晚沒吃過的。

「蛋炒飯。」運動裝男說這三個字的時候,不知為什麼有種咬牙切齒的感覺。

幾人都點完之後,袁州開始製作。

越來越熟練的炒飯動作,讓人賞心悅目,而下面就如教科書般標準和隨意,充滿洒脫的味道,烏海就是這樣覺得的,能做出這麼好吃的東西,當然讓人佩服。

蛋炒飯先行做好端上,剩下的就是面套餐了,下好的面同樣放在托盤上,這次托盤只出現了一碗湯和一個空的碟子。

袁州有些疑惑,抬頭一看,原來上面新多出一個小柜子,也就十厘米長寬。

昨晚因為獎勵太坑,袁州根本沒看多出什麼,現在打開一看,裡面滿滿都是擺放整齊的蒜頭。

「這是要我自己剝?」袁州覺得系統這個獎勵就是用來坑自己的,不過現在有人點了,也只能剝了。

隨意剝了兩瓣放進碟子里,當然蒜皮還在上面,就只是從整的上面剝下兩瓣而已。

「你們的清湯麵套餐。」袁州端著托盤,放到老大爺和烏海面前。

兩人的反應很直接,直接傻眼了,和當時韓軾看見的時候反應一樣。

這尼瑪是什麼?

ps:不好意思,幾天更新的晚,勞煩大家久等了~~謝謝大家的推薦,我已經第十名啦,都是你們的功勞~~~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