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第二十九章 坑爹的袁州

第二十九章 坑爹的袁州 (1/1)

小說名稱《美食供應商》 作者:會做菜的貓  更新時間:2016-08-13 18:12  字數:2422

在門童的引領下,袁州先行去了前台,聽說袁州是過來用餐後,就直接叫了服務員送袁州去酒店四樓的餐廳。

「先生,這邊請。」穿著紅色套裙的服務員伸出白皙的手,做了個請的姿勢後開始側身引路去到電梯。

「叮」

幫忙按開電梯後,服務員退到身後,請袁州進門,裡面有專門負責按樓層的電梯人員,說了去餐廳後,電梯在服務員的笑臉中合上。

三星級酒店的設施和服務非常周到細緻,當袁州進入餐廳的一瞬間,立刻就有服務員迎了上來,因為時間還不到十二點,餐廳還有許多位置空閑。

「我要靠窗的位置。」

選好位置的袁州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安排的座位坐下。

一張長方形的桌子,黃色的漆紋,陪著白色鉤花的桌布,桌上還插著一支新鮮的康乃馨,杯碟碗筷整齊疊放著。

餐廳里的溫度適宜,從這裡看下去樓層雖然不高,但也別有味道,嗯,下面旁邊都是房子,並沒有景物可看。

如果是晚上,倒還有城市夜景,現在就……湊合湊合。

「先生,您的菜單。」來了兩個服務台,一個手腳利落的把剩下三副餐具收走,一個聲音輕柔的把菜單遞給袁州。

「今天有什麼推薦菜嗎?」

袁州也是第一次來三星級酒店吃飯,雖然是自己曾經呆過兩年的,因為不住在酒店提供的宿舍,所以除了後廚的同事,竟是一個服務員都不認識。

至於菜品有什麼袁州只做過還真沒吃過,聽聽推薦也不錯。

「有的,今天中午有主廚做的滋補甲魚,您需要點一份試試嗎?」服務員貼心的把菜單翻到『滋補甲魚』的那頁彩頁,微笑著推薦道。

「那就來一份,還有其他嗎?」袁州想了想,那主廚有時候確實會炖湯,只不過自己從沒喝過也沒怎麼見過主廚,一個雜工見主廚的機會還是很少的。

不過現在自己這個雜工的手藝遠超主廚就是了。

「今天的主廚菜單就這些,要不您嘗嘗我們這裡的特色菜。」說著又動作輕柔的把菜單翻到了特色推薦那幾頁。

「嘩嘩」

袁州翻了翻特色菜色的三頁,最後說道「這幾樣都來一份,主食就要蛋炒飯。」

服務員見袁州點了所有的特色菜,加上主廚菜色一共有十九道,就提醒道「先生,您只有一人,我們這裡菜的分量還是不錯的,您看?」

「沒事,我吃的多。」袁州當然知道點這麼多吃不完,可是今天就是來一了心愿,順便嘗嘗三星級的味道,雖然肯定沒有自己做的好吃。

既然嘗肯定就要好好嘗,點一兩個菜那還不如回去自己做了吃。

「好的,您稍等。」服務員見袁州堅持,也就不再勸解,禮貌的拿著菜單去後廚下單了。

大酒店的廚房裡面分工明確,下單到廚房端出菜的時間一共不過七八分鐘。

「先生,這是您點的主廚甲魚湯、水煮牛蛙、高原羊肉,手撕耗牛肉……」上菜的小哥每端上一樣就報出一樣菜的名字。

而袁州就在一旁安靜的等著菜上完。

「先生,您的菜上齊了,請慢用。」

「謝謝。」

袁州點了點頭道了謝,拿起筷子準備今天的試吃。

自從擁有系統以後,袁州的五感早就異於常人,試吃還是沒問題的。

這邊袁州在認真的試吃,那邊袁州的食神小店就炸了窩。

轟隆隆,就跟春日驚雷般。

先是每日來報到的小鬍子男烏海,九點十分準備來到門前。

而清冷的門前,什麼都沒有,關著的捲簾門上面貼著一張白紙,上面寫著『店主有事外出,晚上營業』。

「晚上?中午不營業嗎?應該不會,中午生意很好的。」烏海自言自語的又倒回了自己屋裡,早飯也不吃了。

吃了那樣美味的蛋炒飯誰還吃的下,普通的包子饅頭,經濟允許的情況下肯定是選擇更好的。

而其他來吃早飯的也發現了這個紙條,想著說不定中午會開,畢竟沒有誰會放著好好的生意不做。

時間過得很快,中午下班時間,袁州小店門口就圍滿了人,這架勢不知道的還以為打群架,每個人都七嘴八舌的開始聒噪起來。

「怎麼回事?中午還不開門?一會還上班呢。」一個大腹便便的男子看了看手腕的手錶,又摸了摸飢餓的肚子抱怨道。

「你沒看到寫著呢,有事晚上開。」旁邊等的心急的接過話頭。

「袁老闆早上還開著呢,怎麼中午就關了。」早上來吃過小籠包的西裝男,中午緊趕慢趕的跑過來就看到無情關上的大門,疑惑的說道。

「什麼?早上開門了?我怎麼不知道?」烏海一來就聽見這句,立刻問道。

「是啊,那小師傅早上做的灌湯包簡直絕了,老頭子還說中午再吃一頓的,老伴都帶來了。」一個穿著周正的老大爺口氣滿是遺憾,還在和旁邊一個打扮普通,頭髮花白的老婆婆低聲解釋著什麼。

「小籠包?我怎麼不知道,我早上過來就關門了。」烏海聽到自己貌似錯過了新品,本來就因為沒吃到早飯的糟糕的心情更加不爽了。

「是海哥啊,沒錯袁老闆這店裡又出了新品種,灌湯小籠包,那味道可是絕了。」西裝男見是經常來吃飯的烏海,就開始滔滔不絕的形容著早上那灌湯包的好吃。

西裝男也不知道是做什麼工作的,雖然吵架不行,但這描述的本事還是很不錯的,至少旁邊這些熟客想著袁州的手藝就已經口水泛濫,覺得自己更餓了。

不一會早上來吃過灌湯包的幾十人來了三分之一,這下可好,來的十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形容這天下第一的灌湯包,乾等著開門的熟客不無聊了,就是餓的難受。

「你們別說了,我這肚子都跟造反了似得,咕咕叫個不停。」大腹便便的男子,也不顧形象了捂著肚子難受的說道。

「就是,餓的我胃病都要發作了,不準說了。」這次說話的是殷雅,美女的話一向好用,幾人也就真的停下了話頭。

至於是因為越形容越是想起早上美味的小籠包讓自己更餓,還是因為別的,那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

不過站在門口的人都開始異口同聲的聲討袁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