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萬界無極 >第三十一章:三年

第三十一章:三年 (1/2)

小說名稱《萬界無極》 作者:沉默的螞蟻  更新時間:2016-08-09 15:09  字數:3668

?

暗魔深淵,洞府之中。

葉塵雙目緊閉,盤腿而坐,雙手分於二膝,正在修鍊之中。

周圍界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著他周身匯聚,最後進入身體,融入丹田。

自從葉塵進入道心經第三層,修鍊速度比以前更快了,以白髮老者的眼光也是對他評價很高。

經過老者的指點,他的界力修鍊突飛猛進,短短一年時間,就進入了界力境後期,距離界魂境只有一步之遙。

葉塵每日除了修鍊界力,推演太極之外,還學習符師道經、鑽研天衍陣圖。

白髮老者生前也是一名符師,而且是七品符師,比張老還高出四品,符師之道高深莫測,葉塵得知,更是虛心學習,符師之道一日千里。

對於符師道經和天衍陣圖老者給出了很高的評價,讓葉塵多加鑽研修習,日後修鍊至八品符師都是沒有問題。

這讓葉塵心中更加的好奇,父親、母親到底是什麼人,竟能擁有如此貴重的功法道經。

五行九品拓印靈符他也是拿了出來,老者心中驚訝葉塵竟身懷如此多的重寶,但並沒有多問,而且告誡他日後不得輕易示人,免得招來無妄之災。

葉塵也是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點頭稱是。

老者又向他講解了凝刻精神靈符以及自己的一些心得。

告訴葉塵,凝刻出來的精神靈符的強弱和所參悟的拓印靈符的品階有關,一般來說,參悟的拓印靈符品階越高,凝刻精神靈符威力就越強,所以同境界的符師也有強弱之分。當然,越是高階的拓印靈符領悟起來也就越難。

老者建議葉塵散去所凝刻出來的二品精神靈符,轉而參悟九品五行拓印靈符,這樣對自己的符師之道有好處。

聽了老者的教導,葉塵認真考慮後也是覺得應該如此,否則以後靈符品階太低將會成為他符師之道的阻礙,那時候再重新凝刻高階靈符就得不償失了。

就這樣,葉塵散去了辛苦凝刻出來的三十二枚精神靈符,轉而參悟九品五行靈符。

第一個選擇的自然還是火屬性靈符。

參悟之後,葉塵才發現,同時火屬性拓印靈符,兩者的差距簡直是天壤之別,他花費了三個月的時間,連一枚靈符都未凝刻出來。

心中震驚之外,這也激起了他的好勝之心。

心神沉入靈符之中,感受這那比二品靈符複雜千萬倍的紋路,經過三個月的參悟,已經領悟了大半,只差最後核心的一部分了。

有過之前的經歷,葉塵知道,靈符之中都有火焰之精的存在,拓印靈符才能夠留存後世。

苦苦堅持,總算是到了白色火焰的部分,此時的他已經全身濕透,精神力消耗大半。若不是葉塵的精神力有所增長,恐怕想要參悟九品拓印靈符都是不可能的。

看著眼前的白色火焰,遠比凝刻二品靈符時更加的強烈,而且火焰的顏色也幾乎快接近無色,但葉塵卻從上面感受到了極其霸道的危險的氣息。

想到之前白色火焰燃燒的痛苦,葉塵心中猶豫不決,那種痛苦實在是難以忍受,讓人沒有勇氣再一次去面對。

僅僅猶豫片刻。

葉塵一咬牙,神念直接撲了上去,包裹住白色的火焰。

正當他準備接受狂風暴雨一般的痛苦的時候,想像中的痛苦並沒有降臨。

「咦?」

一聲輕咦,心中感到奇怪。

此刻不但沒有感覺到精神力被灼燒的痛苦,反而有一種暖融融的感覺,彷彿在母親的懷抱中一樣,整個人心神放鬆,徜徉在這溫暖的火的海洋中。

葉塵感覺到自己好像來到一座美麗的島嶼,島嶼上百花爭艷、鳥語花香,遠處站著一位看不清面容的婦人,看著他面露慈祥的微笑。

婦人朝著葉塵招了招手,微笑著說道:

「塵兒,快過來,到母親這裡來。」

母親?真的是母親?

心中頓時激動不已,眼中氤氳著淚水。

多年來心中對母親的思念、對母愛的渴望在這一刻爆發出來。

「母親!」

葉塵大叫一聲,朝著前方慢慢的走過去。

就在他即將要接近婦人的時候,突然醒悟。

這是哪裡?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我不是應該在參與拓印靈符嗎?

一連串的問題在腦海中閃現,前進的腳步也隨之停下。

婦人見葉塵聽了下來,焦急的說道:「塵兒,快過來啊,我是母親啊,你不是很想念母親嗎,為什麼不過來?」

葉塵心中掙扎。

「不對,這不是真的,我應該在修鍊才對,一定是幻覺。」

他閉上眼,自言自語,不敢再去看那婦人,心中隱隱感覺到那裡不對。

過了好一會,葉塵發現婦人的聲音消失了。

抬頭看向前方發現自己在一片白色蒼茫的空間中,美麗的島嶼、婦人都消失不見。

正是他所熟悉的空間,因為在凝刻二品靈符的時候就曾進入類似的這種空間,火精也是在那片空間所得。

看著眼前熟悉的空間,葉塵全身冷汗直冒,心中駭然,原來這一切都是幻覺,而且還如此的真實。

心想,若是自己真的走向那位婦人,結果會如何?

甩掉心中的念頭,開始往前走去。

這片空間會不會也有火精的存在?葉塵心中想著,認準一個方向走了出去,他知道接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塵開始變得渾渾噩噩的,憑著本能的走著,一直不停的走著,彷彿這個世界沒有盡頭一般。

儘管有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