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萬界無極 >第二十七章:追殺

第二十七章:追殺 (1/2)

小說名稱《萬界無極》 作者:沉默的螞蟻  更新時間:2016-08-09 15:09  字數:3733

?

身後數道勁風,追了上來。

葉塵頭也不回的向前奔跑,剛才通過精神力觀察,他其實是知道有人在周圍,看方位應該是三方勢力。

其中一方應該是大家族參加試煉的子弟,兩個護衛和一個少年,修為都不弱,都是聚力境。

另一方是一位綠袍老者,周身界力鼓盪,異常渾厚,應該有聚力後期境界的高手。

最後一方正是青山學院的老師,在他身旁是王玉陽。

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何會在這邊,但近在眼前的東西就這樣放棄他做不到。

再三權衡之下他還是毅然選擇搶奪獸肉,富貴險中求。

葉塵逃跑的路線選擇的是與危險警戒線平行的路線,但後面一直緊追不捨,都沒有放棄獸肉的打算。

在這樣下去恐怕遲早要被追上。

「看來只能冒險一搏了。」

心中一狠,調轉方向,朝著嶢山深處跑去。

「媽的,這個臭小子往深處跑了。」

「繼續追,我就不信他敢跨過危險警戒線。」

幾人商量著,也都調轉方向追了上去。

試煉區中,一個少年在前方奔跑,後方六人窮追不捨,一個時辰跑了數百里路。

葉塵開始有些體力不支,後方五人也相差不多,唯有綠袍老者還尤有餘力,雙方距離開始慢慢拉近。

他依然保持著冷靜。

前方,距離紅色警戒線越來越近。

很快就到了警戒線的位置,葉塵停了下來,再繼續深入就可能遇到危險了。

後面的人也都陸續趕到。

「小子,你怎麼不跑了?」綠袍老者眼神陰翳的盯著他。

葉塵並沒有說話,而且趁機趕緊回復體力。

不一會,學院老師帶著王玉陽趕到,看到葉塵王玉陽先是驚訝,轉而大喜,轉頭對那個老師說道:「二叔,他就是葉塵,這次千萬不能放過他。」

二叔?葉塵心中暗道不好,沒想到這個老師會是王家的人。

嘴上卻說道:「您是青山學院的老師,現在學生有難,您難道要見死不救嗎?」

王玉陽的二叔如何看不出葉塵是故意這樣說。

一臉玩味的笑意,「你就是葉塵?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雖然是學院老師,但我也是王家的人,得罪了我王家,你今天只能死,記住我的名字,我叫王昆,到了那邊也好知道自己是誰殺死的。」

旁邊的王玉陽看著葉塵,眼中露出狠色。

「葉塵,沒想到你也有今天。」

然而葉塵並沒有搭理他。

兩名護衛和那名少年在旁邊觀望,這時綠袍老者開口:「小子,將天獸血肉交出來,我可保你不死。」

王昆聽了臉色一變,「閣下也要插手我青山城王家的事情嗎?」

「什麼王家,惹怒了老夫,一併滅了。」

綠袍老者並不買賬,而是轉向葉塵。

「小子,怎麼樣,這樣的買賣很划算的。」

天獸血肉?葉塵被震撼到了,自己得到的居然是傳說中的天獸血肉,心中微微激動。

見葉塵沒有回答,繼續說道:「你若是不將這天獸血肉給我,只有死路一條,到時候這天獸血肉還是我的,你可要考慮清楚。」

綠袍老者也是怕葉塵不知死活進入危險區,到時候就麻煩了。

葉塵依舊不為所動。

眼前的局勢想要安全離開恐怕是不可能了,不說王家,單就是綠袍老者就不是葉塵能夠對付的。

想到這裡,葉塵心中暗道:「賭一把!」

深深的看了一眼王玉陽,眼中寒光閃爍。

「好一個王家,終有一天我會親手覆滅之。」

說完轉身逃入高級靈獸區。

邊跑邊說道:「老匹夫,想要天獸血肉,休想!」

綠袍老者臉色陰沉。最不願見到的情況發生了,不過他僅僅猶豫片刻,也追著葉塵而去。

「二叔,現在怎麼辦?」

見葉塵逃了王玉陽急切起來,其實內心對葉塵還是恐懼的,所以葉塵一日不死他心難安。

王昆眼中猶豫,高級靈獸區隨時可能遇到危險,但這葉塵天賦異稟,一日不除,王家難有安寧。

「追!」

嘴裡吐出一個字,兩人緊隨其後追了上去。

現在只剩下兩個護衛和一個少年。

此刻少年面露興奮之色,顯然對這天獸血肉也是垂涎不已,正要跟上去,一個護衛連忙攔住他。

「少爺,不可,高級靈獸區太過危險,而且那綠袍人是個高手,想要奪得天獸血肉機會不大,又何必將自己置於危險的境地。」

面對護衛的勸說,少年人只能不甘的望向嶢山深處,轉而向外圍走去。

這邊葉塵一路疾馳,經過剛才的喘息,體力恢復了一些,但依然不及綠袍老者。

很快,老者的身影就出現在葉塵身後,距離不及百米。

情況不妙,葉塵心中也有些焦急。

過了短短一刻鐘,葉塵就被追上了。

綠袍老者陰笑,「小子,你繼續跑啊,剛才已經給你機會了,現在…給我死來。」

沒有再給葉塵任何的機會,直接動手。

也不知他從何處拿出一柄長刀,一刀揮出,漫天刀影,分不出真實虛幻。

看著漫天刀影,葉塵精神力開啟到極致,漸漸所有虛幻的刀影都消失,只有一把界力之刃朝著葉塵的後背劈下來。

葉塵一個側身翻滾,躲過致命一擊。

「咦?」

綠袍老者輕咦一聲,顯然沒有想到葉塵能夠躲過自己的人階初級武技幻影魔刀。

「哼,躲過又如何,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