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萬界無極 >第十九章:九品拓印靈符

第十九章:九品拓印靈符 (1/2)

小說名稱《萬界無極》 作者:沉默的螞蟻  更新時間:2016-08-09 15:09  字數:3630

?

這是一個距青山城億萬里之遙的疆域,一座氣勢恢宏的高大建築,煙霧之氣繚繞,如上界天宮一般。

在書房中,有一個中年男子,雙眉如劍,眼眸中透露著無盡的滄桑,但又似汪洋一般深不可測,哪怕看上一眼都叫人深陷其中,無法自拔,中年人英俊的臉上透露出一股怒氣,又夾雜著一種無奈。

在這中年男子身邊坐著一位絕世美女,長發披肩,肌若凝脂、氣若幽蘭、明眸善睞,此刻她正心疼的看著眼前的這位男子,眉頭緊蹙。

突然,中年人眼神一凝,似乎是有所感應,面露驚訝之色,隨後又哈哈大笑。

見眼前的男子突然大笑,女子好奇的問道:「昊天,發生什麼事了這麼高興?」

「隱龍戒封印被破。」

男子只說了一句話。

然而女子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僵住,隨後美眸含淚,欲言又止。

看著眼前的女子泣不成聲,嘆了一口氣,說了一句:「這就是命!」

此刻的葉塵並不知道自己解開封印會讓遠在億萬里之外的兩人有如此變化,因為他已經被眼前的東西震驚了。

隱龍戒內葉塵首先看到兩本陳舊的古籍,觀其外表,應該有這歷史了。當然,令他驚訝的並不是這個。

在戒指空間內還有著五個光芒閃耀的靈符,已經符師入門的葉塵一眼就認出來,那就是拓印靈符。

從靈符上,葉塵感受到了比二品拓印靈符強烈很多的元素波動。這到底是幾品拓印靈符?

葉塵眼睛睜大,一臉震驚之色。

「用精神力包裹,就能將他們從戒指中取出來。」黑龍的聲音響起,也把處于震驚中的葉塵驚醒。

按照黑龍所說,精神力小心的包裹住五塊靈符以及兩本古籍,心神一動,東西就都出現在眼前,五塊靈符依舊散發著強烈的波動,告訴葉塵這一切都是真的。

雙手有些微顫抖的拿起一枚靈符,這枚靈符是火紅色,恰好也是火屬性靈符,但這種波動比之二品火屬性靈符不知道強烈多少倍,火焰之力更是強大無比,面對這枚靈符,葉塵隱隱有一種壓迫感。

而此時識海中的白色火焰之精自識海中飛了出來,圍繞著眼前的靈符盤旋著,猶如幼兒找到了母親一般,葉塵能夠感受到它的那種快樂、那種依賴。

強行將火焰之精收回識海。

放下火屬性靈符,又拿起一枚靈符,這枚靈符呈現綠色,充滿了生命的氣息,拿在手裡有一種冰涼而又舒服的感覺。

這讓葉塵想起了參加精神力測試時所見過的精靈之石,都帶有濃烈的生命氣息。

唯一不同的是這枚靈符所具備的生命氣息更加的醇厚,有一種穿越遠古的味道,這一刻,葉塵彷彿置身在上古時期的大森林中。

「想來這應該就是木屬性靈符了。」

葉塵又一一拿起剩下的靈符,認真的感受了一下。

「五枚靈符分別呈現金色、紅色、綠色、灰色、透明的無色,應該就是五行屬性靈符了,只是不知道是何品級?」

經過一番觀察,葉塵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這五枚靈符皆是九品。」

黑龍總是在葉塵充滿疑惑的時候為他解惑道。

「九品?」

葉塵驚呼出聲。

這就是傳說中的九品拓印靈符,著實把葉塵驚到了。

轉念一想,父親能夠留給這種傳說中的東西,而且第二層封印還沒解開,裡面的東西想來不會比九品靈符差,這讓他不禁想知道,這個自己未曾見過面的父親到底是何方神聖。

收起心中的疑惑,放下五枚靈符,葉塵把目光轉向兩本陳舊的古籍,這兩本古籍能夠和九品拓印靈符放在一起,應該也不是凡物。

拿起其中的一本,上面寫著《符師道經》四個大字。

「這應該是修鍊符師之道的功法,聽師傅說符師是很難入門的,能夠成為符師的萬中無一,父親是如何知道我能走這條路的?」

見想不出個所以然,索性不再去想。翻開第一頁,娟秀的字體引起了葉塵的注意。

「這應該是手抄本,這字體應該是出自女人之手,莫非是娘親的筆跡?」想到這裡心中不免有些激動。

雖然對於父親母親都沒見過,但似乎天生對母親的感情就是不一樣,葉塵才會如此激動,看著娟秀的字體,就彷彿看到了母親正坐在那裡認真抄寫的樣子,心中第一次對母親有一種思念在心中滋生。

經過粗略的了解,這本符師道經應該是一門高深的符師修鍊功法。主要專註精神力的修鍊,上面還詳述了關於凝刻精神靈符的一些心得,想來應該是母親的用心良苦。

不知道母親是怎樣的一個人,應該是個絕世美人吧。

深吸一口氣,放下符師道經,拿起另外一本古籍,封面依舊是四個大字,但卻是《天衍陣圖》。

翻開裡面的內容,依舊是手抄本,上面描繪了很多陣圖,並附上了詳細的陣法領悟要點,看其字體,應該也是母親所為。

雖然葉塵對這些陣圖還看不懂,但也是知道,符師除了凝刻靈符外,還要懂得陣法,這樣才能發揮出靈符真正的威力。

對於父親、母親能夠為自己想的如此周到,葉塵心中流淌著一股暖意。

七年多以來,因為自己沒有母親父親,多少次被別人嘲笑,被別人辱罵是個有娘生沒娘養的野種,而自己卻無力反抗,因為自己甚至連父母親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今天,他終於知道,父親、母親將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