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萬界無極 >第十七章:再遇皇嵐

第十七章:再遇皇嵐 (1/2)

小說名稱《萬界無極》 作者:沉默的螞蟻  更新時間:2016-08-09 15:09  字數:3639

?

「今天怎麼又是實戰訓練課啊!」小胖子袁浩捶胸頓足的抱怨道。

實戰訓練課是學院開設的針對新生訓練的課程,旨在提高學生的戰鬥經驗,也是他們的必修課之一,每周兩節。

實戰訓練課有很多訓練模式,有分組單人對戰,有四人團體對戰,有時候美女班主任也會親自上場。

當然,她上場,所有人都只有被揍的份。

原本葉塵、蘇澤、於藍霄三人被顏瑤分開單獨進行訓練的,自從釋逸辰進入聚力境後,顏瑤就沒再這麼做了。

原因是於藍霄和蘇澤宿舍恰好各有兩人是感應境前期,被分配到另外一組訓練,剛好蘇澤再與於藍霄組合成四人小隊,和葉塵、釋逸辰的四人小隊對打,隊伍中各兩名聚力境,兩名感應境中期。

於是袁浩和周韋韋兩人的末日就到了,當然也包括對方的兩名感應境中期的同學,每次訓練對戰四人都是被打的鼻青臉腫,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帶了一些輕傷。

用顏瑤的話說,跟著葉塵他們一起進行對戰能夠更好的學習經驗,同時也是激勵他們努力修鍊,早日提升自己。

「都怪你,你說你有事沒事非要進聚力境幹嘛。」袁浩幽怨的目光直指釋逸辰。

周韋韋雖然沒說什麼,不過看著他那深表贊同的眼神就知道,同樣也是被虐的怕了。

一向面無表情的釋逸辰嘴角不由的牽動了一下,什麼時候努力修鍊也是錯了,一臉認真的說道:「等會的訓練課上我會給你機會好好學習的。」

聽到這話,袁浩一下子傻了,隨後嚎啕大哭的抱著釋逸辰的大腿,道:「辰哥,我錯了,您大人大量可千萬不要怪罪我啊,你看我最近臉腫的就沒有消過,我的女神這些天都沒正眼瞧過我了,她肯定是沒認出我來,你就可憐可憐我吧。」

那個樣子,要多凄慘就有多凄慘,看的葉塵也是好笑,釋逸辰也忍不住臉部顫抖著。

「鬆開!」

釋逸辰艱難的說道。

「不松,你不答應我就這樣抱著你一輩子。」

袁浩耍著無賴,誰都拿他沒辦法。

「再不鬆開,你準備和你的女神永別吧。」

聞言,袁浩蹭的一下就站起來了,難以想像這麼胖的身體能有這樣的速度。

而今天釋逸辰也是語出驚人,難得的開起玩笑來,配上他那僵硬的表情,實在是有點冷。看來有個袁浩這樣的奇葩舍友,想不改變都難啊。

四人打打鬧鬧的來到演武場。

此時演武場已經陸陸續續的來了不少的人,也有別的班,也在上實訓課。

演武場很大,非常大,容納幾個班綽綽有餘。

大家按照隊形站定,這一切早已經熟悉。,沒一會,班主任顏瑤來到隊伍前面,今天是團體實訓課,顏瑤沒有穿平時的勁裝,而是一襲淡綠色長裙,看得小胖子袁浩眼睛都直了。

「今天實戰課程以小隊形式對戰。」

話音剛落,大家都從新站好隊形,都各自找到自己的對手,一般來說,每個小隊的對手每次都會有所改變,以適應不同的戰鬥風格,只有葉塵他們的對手,一直沒有變過。

誰讓他們就只有四人是聚力境呢。

兩隊八人,面對面站定。葉塵、釋逸辰站在前面,袁浩、周韋韋兩人站在後面,對面陣型也是一樣。

這時只見站在後面的四人都一臉幽怨的樣子,對他們來說,實訓課就和挨揍沒什麼兩樣。

「開始!」

然而魔鬼一般的聲音如常響起。

所有的隊伍都動了起來,和對手進入混戰,安靜的演武場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就在這時,葉塵動了,直奔蘇澤而去,釋逸辰也和於藍霄對上,四人戰到一起,氣勢明顯比身邊的隊伍強大很多。

周韋韋和袁浩兩人互相望了望,又和對方兩人互相望了望,最終還是沖了出去。

沒辦法,這是團隊戰,講究的是配合。隨著四人的加入,戰鬥瞬間激烈起來。

釋逸辰和於藍霄的戰鬥最為兇猛,於藍霄屬於身材高大,屬於硬碰硬的戰鬥方式,而釋逸辰修的是劍道,講究的就是一往無前的氣勢,所以二人戰到一起,聲勢浩大,袁浩等人也是儘可能的遠離他們的戰圈。

再觀葉塵這邊,蘇澤的戰鬥方法偏技巧型,各種攻擊方式層出不窮,讓得葉塵也是受益良多,而葉塵則是將太極二十四式運用到實戰中,相比之前的生疏,如今葉塵對太極的運用更加的嫻熟,往往就讓蘇澤有力無處使,無法近他的身。

經過多次的對戰蘇澤也收起了輕視之心,葉塵能夠在沒有伴生魂獸的情況下修鍊到聚力境,絕非偶然,這也讓他開始真正的認同葉塵。

蘇澤飛身而起,從側面攻向葉塵,只見葉塵向後跨步、側身、雙手輕帶,蘇澤的攻擊被葉塵引向他的隊友,那人避之不及。

「啊…」

應聲倒地,臉上立刻紅腫起來,此刻周韋韋看向對手露出心疼之色,這一拳真夠重的,不過好在實戰中不允許使用界力,否則不死這張臉也毀了。

蘇澤臉色難看,滿臉怒容,直逼葉塵而去,招招用盡全力。

看著他發狠的神色葉塵只是臉色平靜,輕輕鬆鬆擋下,或卸力,或四兩撥千斤,蘇澤猶如打在棉花上,空有一身力氣卻無處使。

「不打了!」

蘇澤丟下一句話,坐到地上。

正在體悟太極之道的葉塵見他不打了,也是無奈作罷,剛才他似乎對太極又有了一些領悟。

剛才受了一拳的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