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萬界無極 >第十四章:符師之道

第十四章:符師之道 (1/2)

小說名稱《萬界無極》 作者:沉默的螞蟻  更新時間:2016-08-09 15:09  字數:3488

?

新的一天開始,這也是進入學院第一天上課。

學院課程安排,上午上課,下午自行修鍊。也就是說,下午的時間是自由的。

「叮鈴鈴…」

下課的鈴聲響起。

「大家回去努力修鍊,尤其是還沒有感應界之力的,為三個月後的班級大比做好準備。好了,下課!」

美女班主任走出教室,而袁浩則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

今天顏瑤穿了一身勁裝,不再是昨天的皮衣,但依舊阻擋不住她那傲人的身材。

整節課袁浩的眼神都沒有離開顏瑤身上,一副認真聽課,乖乖學生的樣子,卻不知哈喇流了一桌,直到顏瑤走出教室看不見身影他才砸吧著嘴收回目光,一臉回味的樣子。

今天第一天上課,而且還是美女班主任的課,儘管她冷傲無比,但大家依舊很享受的認認真真的聽完了。

今天主要說了學院的一些規章制度,界力修鍊的一些理論知識,還說到了三個月後的新生年紀大比。

大比每個班必須派出十個人,經過一番比拼,最終角逐出最終的獲勝著,而他所在的班級也將成為一班。當然最後的冠軍獎勵也是非常豐厚的,但具體是什麼顏瑤並沒有透露,這讓大家都充滿了動力去努力修鍊。

顏瑤還給班長副班長分配了任務,就是監督大家修鍊,在三個月後的大比中爭取拿個好成績。

隨著顏瑤走出教室,班級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大家相互討論著誰最有可能參加這次大比,葉塵和另外兩人是肯定在其中的,但還有七個名額,有點實力的人都渴望能夠參加,因為不管有沒有獲得名次,所有參加大比的同學都能夠獲得一枚界珠。

界珠是一種由界力凝聚而成的珠子,有助於武者修鍊突破聚力境,很多人都是沖著界珠而去,畢竟想拿冠軍還是要靠葉塵等人。

漸漸的人都散去,正當葉塵等人準備去吃飯,在教室門口見到了一個人,正是公孫馨妍,顯然是在等他。

葉塵只好讓他們三人先去吃飯,但是小胖子袁浩不幹了,昨天腫的和豬頭一樣的臉今天已經消了,只見他對著公孫馨妍嘿嘿笑道:「美女學姐好,是來找葉塵的吧,我是他舍友,我叫袁浩,美女學姐叫什麼啊?」

看著他那厚顏無恥的樣子,葉塵連忙擋住他那伸向公孫馨妍的豬手,趕緊去吃你的飯去,然後就跟著公孫馨妍離開了,留下一臉悲憤的袁浩。

「你這個舍友還真有意思。」公孫馨妍笑道。

葉塵聽到這話臉色也不由得一紅,:「他就是個色鬼,學姐別管他。對了學姐找我有什麼事嗎?」連忙岔開話題問道。

「張老讓我來找你的,讓你吃過午飯去他那邊一趟。」

「哦,知道了。」

自從開學第一天見了他老人家一面以後,就沒再找過他,沒想到今天會過來找自己。

想到師父是學院唯一一位符師,葉塵心中一動,難道今天是要教自己符師之道的嗎?

想到這裡,葉塵心中不免有些激動,開始期待起來。

和公孫馨妍分開後匆匆吃過午飯,葉塵就來到張老的辦公室前,門是開著的,

「咚、咚、咚…」

「進來!」

葉塵應聲走了進去。

張老此刻悠哉的坐著喝著茶,還是那一身破爛的衣服,葉塵前後見過他三次,都是這一身衣服,這讓人不免想到,難道他就這一件衣服嗎?

「師父!」

葉塵恭敬的喊了一聲。

「嗯,坐。」張老指著對面的位置說道。

「學院生活感覺怎麼樣?」

「挺好的。」葉塵簡單的回答道。

「我聽說你現在是副班長,不錯!」張老繼續說道:「我還聽說你和一個叫慕容傑的小傢伙有衝突。」

「一些小事情,不值一提。」葉塵以為張老在責備他不好好修鍊,到處惹是生非,連忙解釋道。

張老如何看不出來他的想法,呵呵一笑,道:「這個慕容傑天賦極佳,是個天才,外界傳聞不假,有衝突沒什麼,但莫要弱了老夫弟子的名聲,該出手時當出手。」

沒想到張老會這樣說,當即心中一定,答道:「是,師父,我知道怎麼處理。」

「嗯,今天叫你過來主要有兩件事。三個月後的年級大比你應該知道了吧,第一件事就是我要讓你把年級第一拿回來,怎麼樣,有信心嗎?」

年級第一?葉塵並沒有想過要得什麼第一。今年的新生中天才不在少數,就蘇澤、慕容傑二人葉塵都沒有什麼把握。

現在張老突然要讓自己奪得第一,說實話還真沒什麼信心。

想了想,道:「雖然新生中有不少天才人物,但弟子會儘力而為。」

「我不是要你儘力而為,而是一定,男兒當敢想敢做,一個年級第一都不敢想,談何踏足武道巔峰,行走大千世界。」張老似是有些生氣的說道。

聽了張老的話,葉塵陷入沉思,往日自己是人人嘲笑的廢物,一直立志要逆天改命,如今自己踏足武道,立志要踏足武道巔峰。然而區區一個青山學院的新生第一都沒有不敢去想,信心已失,氣勢已弱,還談什麼武道。

這時葉塵想起了初見慕容傑的情景,慕容傑雖然高傲,但有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有不可覆滅的信心,而自己呢,雖然並未畏懼什麼,但一味的妥協就已經有違自己的武道之心。

想到這裡,葉塵對武道之心彷彿有了一絲明悟,一股鋒銳的氣勢散發開來,那是一種任那天崩地裂我自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