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官涯無悔 >第兩千零一十六章 我請大家喝茶

第兩千零一十六章 我請大家喝茶 (1/2)

小說名稱《官涯無悔》 作者:關越今朝  更新時間:2018-10-29 11:40  字數:3586

一月九日剛上班,楚天齊便出現在市長秦懷辦公室。

看到對方進屋,秦懷站起身,從辦公桌後走出來,伸出右手:「天齊市長,辛苦啦!」

「不辛苦,應該的!」楚天齊與對方握著手,把左手提的綠紙袋放到辦公桌上。

抽回右手,秦懷指著紙質手提袋:「怎麼?去了一趟首都,學會送禮了?」

楚天齊馬上道:「這要算是送禮,也未免太寒酸了,就是一盒茶葉。」

「讓你破費了,坐。」秦懷一笑,回到原位坐下。

楚天齊坐到對面椅子上,也笑著說:「不破費,是我順的。當然,經過對方允許了。」

「能被天齊市長惦記的,想必定是好東西,有時間我可得好好享用一番,不能讓別人順去了。」說著話,秦懷煞有介事的拿過紙袋,放到桌子下面抽屜里。

「市長,我彙報一下這些天的工作情況。」楚天齊提到了正題。

秦懷點點頭:「嗯,說吧。」

「是這樣的,我在……」楚天齊彙報起來。

雖然在元旦前返回定野市,楚天齊簡單彙報過省城的過程,但為了整個事項完整,他還是從十二月十日去省城講起,一直講到了前天去發改委。

楚天齊的整個講述,既全面又簡潔,整個用時大概六、七分鐘。當然這個「全面」只是相對的,並不會什麼都講,有些他就有意略過了,有些又適當進行了規避。比如見周副主任一事,比如與明若月會面過程,他就用一句「與發改委領導和相關部門」代替了。

總之,楚天齊既相對坦誠的彙報了期間的困難,也講說了今後面臨的難題,更陳說了蘊含的機會和對此事的信心。

「好,很好!」秦懷含糊的給予了評說,又道,「我下來考慮考慮,看看下一步該怎麼做,到時咱們再商量。你分管著交通工作,卻跑著財政的事,更為不宜,辛苦啦!」

楚天齊聽出來了,現在對方也只能給出這樣的答覆,自己該走了。於是站起身來:「市長,那我先回去,有事再喊我。」

「好,再見!」秦懷再次起身,伸出了右手。

「再見!」楚天齊與對方握過,轉身出了屋子。

從屋門處收回目光,秦懷靠在椅背上,眼望著前上方,不時抿抿嘴唇或是眨眨眼睛,顯然在想事情。

過了一會兒,秦懷長噓了一口氣,目光移到桌面上。然後彎下腰去,打開右手邊柜子,取出那個綠色紙袋,從袋子里拿出一個綠色的紙盒來。

……

下午兩點四十多,定野市政府第三會議室。

市政府黨組成員、財政局長姚姝潔走進屋子,對著屋裡的檀家興說:「老檀,一會兒開的什麼會?」

檀家興搖搖頭:「不知道,沒聽說。」

「你可是市政府大管家,上知政壇風雲變化,下管領導吃喝拉撒,能不知道什麼會?可不要藏著掖著喲!」姚姝潔調侃著。

「你是政府領導,是財政奶奶,你都不清楚,我怎麼就知道?我又沒比你多一塊。」說到這裡,檀家興挑了挑眉毛,「我比你多一塊嗎,是不是?」

注意到對方的嬉皮表情,姚姝潔罵道:「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你小子又想去了?」

「我想你哪去了?我也正奇怪呢,要不讓我找找?」說話間,檀家興目光已經在對方身上「找」了起來。

「老不正經,見面就沒人話。」姚姝潔點指對方,坐到座位前。

檀家興「嘿嘿」一笑:「反了,說反了,話頭可不是我挑起來的。」

「噔」、「噔」,腳步聲響,黨組成員、審計局長石永斌走了進來:「老遠就聽你倆嘰嘰嘎嘎,那叫一個開心,倆人玩什麼呢?算我一個,好不好?」

「又一老流氓。」姚姝潔直接開了罵。

石永斌「哦」了一聲,點點頭:「老檀,你耍流氓了?這可不好,這兩天正掃黃呢,你倆可得避諱點。」

「老石,你就損吧。看你這高興勁,八成兒媳婦晚上又孝敬了吧?」姚姝潔說到這裡,臉上的怒氣換成了嘻色。

石永斌臉色一整:「少拿孩子說事。」

「你自個都能下得了手,還怕別人說?」姚姝潔神色更為八卦,「是不是,扒大哥?」

「你家老漢才『扒灰頭』呢。」石永斌氣乎乎嘟囔一句,坐到了座位上。

相比起石永斌,那二人沒有一絲怒色,反而神情乖張之極。

正這時,連長海、宋揚先後走進屋子,邊走邊打問著會議情況,顯然也不知道具體信息。

之後,許壽石、陳冬生、劉福禮先後*進屋,無一例外,都打聽開會的事。由於人員增加,說話沒那麼隨便,再沒發生前面三人調笑情節,反倒是人們疑心更重。

「咯噔」、「咯噔」,女士皮鞋聲有節奏響起。

肖雲萍一閃身,進了屋子。

看到常務副市長,人們下意識的收了收複雜心緒。

掃了掃眾人,許壽石試探著問:「肖市長,開的什麼會?」

「不是要表彰你許市長,讓我們向你學習?」譏誚之後,肖雲萍又換了說法,「八成是歡迎某人,開慶功會吧。」

「慶功會?」發聲的是陳冬生,其實問的也是眾人心聲。

肖雲萍坐到主位旁,微微一笑:「一下子弄回幾十億、上百億,還不應該慶功?」

「上,上百億?」陳冬生很是驚訝,「這麼說修路貸款下來了?」

「你說呢?」肖雲萍反問了一句。

看到這個女人臉上的嬉笑神色,人們意識到這就是個「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