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三十六章 遠古魔神

第三百三十六章 遠古魔神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13

?

靈寶天尊的話,就像是雷錘一般,狠狠敲在諸仙的心頭。

大家既震驚,又詫異,甚至有些不明所以。

此地的諸仙也有四十多們,且都是得道的大仙,可也沒有多少知道這大輪迴之事,便是如白蒙這樣知道大輪迴的,也不知道大輪迴竟然是如此多的遠古妖魔前來,更不明白這些妖魔究竟是從何而來。

不過,看眼下的情況,靈寶天尊心室是很清楚,其餘的八位天尊也想必清楚。

白蒙心中暗想:想必這些妖魔是恆古時代的事情,恆古之前的事情,靈寶天尊不應該很清楚,而若是開天之後的事情,自己也不會不知道。算來算去,鐵定是在恆古之時的事情。

就在諸仙要退下之時,天空之中陡然傳來一聲長嘯,萬道藍煙瞬間飛來,獎那巨大的隕石沖成碎屑。

從那碎屑之中,立刻飛出一頭巨大無比的遠古魔神,簡單就像是一個牛魔王,卻生了一對墨青色的肉翅,頭上一對銀亮的牛角,更顯得詭異無比。

萬道藍煙迅速飛過去,化了老祖的身影,身後依舊托著無數藍色煙縷,像蛇一般,將那遠古魔神裹起來。

老祖朗聲大喝:「煞君,速速取你那天煞劍來,奪走這妖魔的遠古元神,你需要小心,此魔是上紀宇宙輪迴之末的八奈耶識,乃和我等爭鋒大敗的一位大尊,如今心智已經失去,只剩下無盡的怨恨。他體內地遠古精華,威力更加超越混沌精元,你必定要竭盡全力,才可助我除去此魔!」

白蒙心中震撼不已,正要提劍而上,靈寶天尊卻突然出手攔住,且道:「你休要急躁,此魔的本領太強,昔日我之上還有一位道兄,正是被這妖魔殺死,你且隨我一同而去!」

說完此話。靈寶天尊已經飄然而上,十二通天臂各結咒印。連續施展了六道大法,在那老祖身外又結數道封禁。

老祖卻道:「靈寶,你且用通天鏡照他靈台,如此足矣,此妖魔雖然強悍,還比不得六道仙尊。我還能用七情六慾絲禁錮住!」

得了老祖的明諭,白蒙自然便不在猶豫。立刻提劍飛上,靈寶天尊亦取了通天鏡,對著那妖魔靈台就是一道華光照下。

白蒙以那菩提燈護住周身,取了天煞劍,將劍光一刺而分出億萬小劍。組了一道大劍陣,將那妖魔困在劍陣中央。

他用此劍奪人元神無數,本以為只要有老祖相助,捆住這個妖魔,要吸干他的元神,那還不是易如反掌。哪知天煞劍剛開始吸奪那妖魔的元神,就感覺小溪遇到汪洋大海一般,拚命吸取也是無濟於事。

白蒙心中不免焦急,這滿天妖魔在此,若是他不能迅速解決眼前這個妖魔之王,老祖和靈寶天尊也必定要困在這裡,沒有老祖出手,那這方洲怎麼能保全?

老祖一眼識破白蒙的心思,乃道:「煞君,你不可焦急,方洲若毀,搶在在輪迴之前重建即可,若是此妖不除,後患就是無窮無盡!」

白蒙聽了這話,心中更是轟鳴不已,原來他悟性未達化境,還是不能除卻心中喜怒之心,對這方洲生了念念不忘之情,畢竟在方洲生活了數千萬年,如何能沒有感情?

靈寶天尊眼看得白蒙神色更加焦急,心中暗怪老祖說的有些過了,乃道:「煞君休驚,大梵天諸尊還在,這些妖魔想衝過三十三天,至少也要花費些時日,且先除了這個老魔,我等方有迴旋的餘地!」

白蒙又聽了這話,心中才有些平靜,饒他是一屆天帝,可也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不比靈寶天尊他們經歷過,昔日恆古之時,靈寶天尊這樣的人物至少不下三十,跟隨老祖征戰,最終只留下九位,方才能位列大尊。

有過這等經歷自然就不一樣,莫說是白蒙,就是阿彌陀佛也心驚不已。

白蒙靜下心來,也不管這遠古妖魔八奈耶識的元神到底有多麼強悍,只是全力運用天煞劍,搶奪它體內的遠古精華。

遠古妖魔八奈耶識卻哈哈大笑,絲毫不顯得害怕,反而道:「鴻鈞帝,你也有困頓之時,不錯,六道是還沒有來,但其餘兩位大尊也來了,如今就是你和我等一同歸入冥河大道的時候了。」

他說完這話,猛然倒吸了一口氣,轟鳴一陣尖嘯,噴出一口怒火來,此火竟然是色如黑墨,也不知道是何方之火!

老祖又指一豎,立刻在向前結下一道冰門,此門也古怪,竟然是紅色的冰門,彷彿是血紅色的冰雕一般,任那黑火如何怒吼,卻絲毫不能渡過冰門半分。

卻是有絲許黑色火星落到天煞劍上,立刻在天煞劍上洞穿腐蝕出一個大洞來,把白蒙又嚇了一跳。

老祖那藍色身影陡然一分為二,捆住八奈耶識的部分開始幻成為無數的古怪字元,這些字元宛若蝌蚪一般,廳詭無比,卻從四面八方烙印在八奈耶識的身上,本來是藍色的字元,一打在那漆黑的身體上,立刻化作純藍色的火焰。

老祖另一分身卻將白蒙緊緊包裹,並和白蒙密語道:「煞君,你且要記得,若是你敗於玉帝,也會和他一般無二,此用乃天道輪迴。」

白蒙心中湧起一種很古怪的感覺,對這八奈耶識竟生了一絲的同情,就彷彿他便是日後自己一般,但手中天煞劍卻依舊急速的吸納他體內的遠古精華。

如果說那混沌精元是水,那眼下要吸的遠古精華就像是水銀一般稠密厚重,無論白蒙如何竭盡全力,也是極其艱難的吸吞著。

幸好此刻天煞劍的威力已經與往日已不可同日而語,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