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二十八章 玉京仙府

第三百二十八章 玉京仙府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67

?

西嶽帝君嘆道!「你上天這麼久,也未來尋訪我,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你若要來,必定是有很重要的事要我相助!」

白蒙更加不解,道:「你我相識多年,你既知道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你相助,為何還要跑,莫非是玉帝和你有了關照!」

西嶽帝君道:「那倒不至於,玉帝管大不管小,我個小小山神帝君,還不在他的眼中!」

白蒙頗是覺得古怪,問道:「那你又為何要跑,難道我就不值得你相助嗎?」

西嶽帝君道:「你是一界天帝,若是有事要我相助,那真是我的造化,只是……以你眼下的能力,我能做的事情,你都做得了,你做得了的,我卻十之七八做不到。」

白蒙則道:「那你更加不用跑了!」

西嶽帝君跺足道:「錯了,更加要跑路啊,你找我相助,必定不是要我出力這麼簡單,不是要我出命,那也是要割我的肉,與其等你來盤剝不如先跑為妙!」

白蒙哈哈大笑,道:「還真給你說對了,正是要盤剝你,只是要你贈那西嶽神針來,算起來,也不算是什麼大事!」

西嶽帝君楞了一下,隨即拔了一柄短劍,嚇了白蒙一驚,哪知他卻持著短劍刺向自己,白蒙急忙伸指彈道金光,將那短刮打飛,問道:「你這是何故,不過一根西嶽神針,也不至於要你的命啊!」

西嶽帝君頹然跌倒在地,哇哇亂吼,哪裡還有得道大仙的神采,分明一個撒潑的賊道,他怒道:「今天真是個霉運不斷,方才來了個六波天。一股腦搶走我那鎮山的神針,我死活和他力爭,反而被他惡揍了一頓,如今你又來搶,好吧,且讓我死了算了。好歹我也是一界帝君,遇到你們兩位權高位重的爺爺,我不如死了算了!」

白蒙心中有若雷擊。驚呼道:「天啊,晚了半步,且被他搶去了……不好,只怕東嶽那裡的東泰神針也留不住!」

西嶽帝君嗅了嗅。感覺氣氛不對,問道:「莫非你二位在鬥法不成,如何都要得這五嶽鎮山之針?」

白蒙苦笑,道:「一時蒙了心智,要和這個六波天鬥法,約定煉器,原材是那金箍棒兒。也就是大禹地定海神針。你想必也該清楚,定海神針乃是石中真金,取五嶽元金所煉,一分為九,曰為九天神針。若是以定海神針煉製法寶,自然可以集齊其他八針,那便可以煉個無上的大法寶來,誰知那六波天也是如此想的!」

西嶽帝君坐在地上。卻是哈哈大笑。拍打地面,道:「我說天帝你可真是會鬥法,別人不鬥,偏偏和他斗。若是和他斗,那也就罷了,偏偏要和他斗煉器,實在是老祖身前說道,哈哈,實在有些戲弄了!」

白蒙臉色一寒,冷言冷語道:「你若再廢話半句,我立刻送你歸西,到佛祖那裡報到!」

西嶽帝君軲轆一下爬起來,向著白蒙叩了個頭,算是認錯,又道:「天帝也別焦急,他若是要收集五嶽之針,你且速速去收集四海之針,兩家各煉一半,至少不會敗的太丟人!」

白蒙勃然大怒,抬手就要殺了這西嶽帝君,隨即又松下手臂,冷哼道:「莫非你認為我真的一點勝算都沒有?」

西嶽帝君想了又想,小心問道:「天帝可准我說實話?」

白蒙臉色不爽,道:「那還是說假話吧!」

西嶽帝君頓首,答道:「那如此說來,以天帝的本領和手段,肯定還是有兩成的勝算!」

白蒙恨不得當場抽他兩個耳光,跺了跺足,踩著菩提燈就飛出三天外,直衝九天而去,如今再去找別的仙家相助,已經沒有個意義。

既然都是要借力勝之,那索性一條路走到黑,不妨直接找諸位天尊想辦法,這拼地就不是兩家的本事,斗的就是他和六波天之間,誰在天界的氣數更強盛。

直飛九乾天外太極宮,白蒙徑直去找自己地師兄伏羲皇,要說到見識和遠見,天上天下,除了老祖,白蒙最信服的也就是伏羲皇了。

如今遇到了這等棘手的事情,轉來轉去找百家,不如一杵子打到底,直接找自家的師兄相助,或許還有幾分勝算。

白蒙前來尋找伏羲皇,太極宮外的童子誰也不敢阻攔,何況白蒙怒氣沖沖,一副殺人不眨眼的氣勢,更加無人敢擋。

他徑直衝入宮中,正見到伏羲皇在宮中覽閱經書,便大聲喊道:「師兄,壞了大事情,你一定要助我啊!」

伏羲皇也不詢問,只掐指一算,便哈哈大笑,手指身邊的白玉石椅,讓白蒙先坐下來,才道:「你如何和那廝鬧起了紛爭,且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

伏羲皇雖然是天界大聖,可窺天機,但算到白蒙身上,也只能知其一二,不能知根底。

白蒙便將半截金箍棒呈給伏羲皇,道:「我殺了那猴頭,得了這根定海神針,正好和六波天鬧了些事,他非要搶我那人蔘樹,我便和他立了個規矩,以三年為限,就以這半截定海針為引子,各煉一寶,比試高低!」

伏羲皇接過那半截定海針,呵呵笑道:「別地仙家只知道六波天的煉器本領厲害,卻不知道我玄家煉器也有獨門的秘籍,你和他斗煉器,絕非全無勝算。其實,你未輪迴之時,與煉器一道之上,也是有自家的本事,只不過沒有六波天那麼出名而已,我倒是很支持你和他斗一斗。」

聽了伏羲皇這話,白蒙立刻心安了許多,彷彿吃了一顆定心丸,卻又問道:「只是他的名聲太大,我也一時有些吃不準,正要詢問師兄。可有巧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