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二十七章 赤松子的理想

第三百二十七章 赤松子的理想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49

?

如果不是看這赤松子為自己辛苦一趟,起初也是自己故意慫恿他,白蒙此時真想狠狠抽他一個耳光,真可謂之賊心不改。

黃靈子卻道:「師兄想必是有奇招可以勝他吧!」

白蒙搖了搖頭,道:「我一身本領之中,最強之處就在煉器一道上,也只有這一項,能和他一較長短,說是必敗,那有些太輕視自己,但要說勝之,也極其困難,尤其是他也以此道而聞名。你們可知道,那杏黃旗等五色神旗,正是出自他手!」

一直留在白蒙身後的鐵扇公主忍不住驚呼一聲,道:「天帝,你說的可是那中央戍土旗、東方甲木旗、西方庚金旗、南方丙火旗和北方壬水旗!」

白蒙這才回頭一看,發現鐵扇公主和牛魔王、千面大聖還在自己身後,便道:「你說的那是五方神旗,乃是老祖所贈,豈能是他所煉,他的本事雖然大,還沒有煉製五方神旗的本事。六波天所煉的五色神旗是玉虛杏黃旗、離地焰光旗、青蓮寶色旗、素色雲界旗、地獄紅蓮旗,這五色神旗的本領也不小了,如今東木公還是靠那玉虛杏黃旗擋門面,可見其中的厲害!」

續又補充道:「這五方神旗和五色旗的道理相同,只不過出處不同,實則也算是六波天仿效老祖所煉,故而,也有些未見過五方神旗真相的仙家,偶然見了玉虛杏黃旗!便誤以為是中央戌土旗,進而一錯再錯!」

鐵扇公主不僅為之動容,還要發出驚呼,牛魔王卻道:「你個女人家,就知道大呼小叫,這裡哪裡有你說話的份兒!」

白蒙冷冷看了牛魔王一眼。道:「若她沒有說話的份兒,只怕也沒有你說話的份兒!」

牛魔王一陣頭暈,急忙跪拜下來,一句話也不敢說了,低吭著頭,大氣也不敢喘。

白蒙倒也沒有繼續為難他,只是揮袖讓他起來,只當什麼也沒有發生。繼續和赤松子、黃靈子說話。

其實,這就是白蒙留著這牛魔王的道理所在,牛魔王雖然也很張狂,可知道什麼時候認輸。什麼時候服軟,什麼時候害怕,這就好管束些,至於那孫悟空,遲早是個禍害。

何況,他也不可能像佛陀那樣,為了讓別人服自己。耗他七八百年,他白蒙沒有這種耐心,能用就用,不能用就殺。

正是如此,他白蒙才是西方玄帝,阿彌陀佛才是佛教大尊,各家都有各家的造化。

相比牛魔王和鐵扇公主,千面大聖就機敏多了。他是眼睜睜看著白蒙秒殺齊天大聖的。雖算不上是一言不合就痛下殺手,但怎麼說起來,齊天大聖沒有輪迴之前,也跟了他數百萬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罪也不致死啊。

說來說去,分明就是殺雞給猴看,白蒙不怕別人知道自己殺了孫悟空,就怕別人不知道,如今孫悟空正是風頭鼎盛地時候,殺了他,不知道要威震多少仙家。

此中的道理也很簡單,如來容得了一個目中無人的齊天大聖,白蒙卻未必容的了,其中的分寸在哪裡,各路神仙和白蒙日后座下門生自己去衡量。

有了前車之鑒,千面大聖確實乖巧的很,大家出來混的,都是求個生存,刀口上舔血過日子,真是一點都不為過,能小心一些,那就要小心些。

白蒙沒有多想,繼續和赤松子、黃靈子商量煉器的事情,看牛魔王在一旁戰戰兢兢,也不是個事情,便和千面大聖吩咐道:「你且帶他們下去,在乾坤山自己尋個好地方,任由他們夫妻挑選!」

隨即又和牛魔王、鐵扇公主說道:「你們夫妻一同隨我征戰,我今日今時不會虧待你們,他日我成了大事,也決計更不會虧待你們。待我成了天聖老祖,此地就將是天下聖地所在,你們千萬仔細尋個好地方,好生經營,和睦相處,日後天地大輪迴之際,那裡也就是你們容身之所!」

此話之中已經泄露了天機,所謂天地大輪迴,自然是宇宙重生,萬物歸於混沌,雖然是個大悲之事,在牛魔王和鐵扇公主聽來,卻無疑是大喜之事。

鐵扇公主心中更是欣喜無比:他日,眼前這位玄帝若是真地得到了鴻鈞老祖的席位,我等就算沒有資格做大尊,那也是一等一的混沌金仙,我家相公若是眼下就搶到八大元帥的首位,他日豈不也是個天帝?

這夫妻神仙急忙跪拜謝恩,才和千面大聖一同退下,方離開紫宮天殿,鐵扇公主便欣喜若狂地跳到牛魔王背上,又打又鬧,喜不自禁。

隔了半響,鐵扇公主卻又皺眉道:「可惜天帝座下八大元帥之中,還有個那猴頭,只怕相公很難和他一爭高低,否則,若是能搶得八大元帥的首席,那日後造化真是無窮盡,說不定來世也能封個大帝之位!」

牛魔王倒是很清楚自己的分量,道:「你個女人家知道什麼,八大元帥算個屁啊,莫說我們頭上還有五極戰神,就是五極戰神之上,還有逆日元君諸大仙,他們之外,我家爺爺更有不少混沌金仙的道友,其它的仙家也不說了,我看那赤松子就巴結的很厲害!」

千面大聖卻嘆道:「我看這八大元帥的首位,倒是非牛兄莫數了,那胡鬧地猴頭,取個棒子要打天帝,被爺爺用個手指彈死了!」

牛魔王猛的一跺腳,道:「靠,我說方才那棒子怎麼看的順眼,好像哪裡見過,原來是個孫子的金箍棒兒,好啦,他一死個乾淨,我這大元帥的位置就定下來了!」

他說完這話,忽然扭頭看了看千面大聖,頗是很堤防的小聲問道:「兄弟想必不會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