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一句話的事而已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一句話的事而已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291

?

只在白蒙一念之間,心中微微的惱怒,也不見得有什麼動作,數十位沖的最近的小仙都當場化了煙灰,可憐幾百年苦修,眼看通天大道在眼前,一步算錯化雲煙。

白蒙斷了這些小仙雜家的念頭,徑直就要離開,阿彌陀佛卻悄然現身,綻放萬道金光,將那些方死的諸仙皆抽出魂魄來,且和白蒙嘆息,合十道:「天帝切莫動怒,此些仙家雖有大不敬冒犯之處,卻也只是心急了些,並無大罪過,佛家講普渡眾生,慈悲為懷,吾今日在此,自然要賜他們一線生機!」

白蒙心中奇怪,他方才下手也不重,只不過毀了這些雜家的金身,讓他們淪落為魂魄元神,至少還可以重新輪迴。

他不免砸了砸嘴,自己感覺自己方才算是很厚道,阿彌陀佛眼下又要多生出事情來,卻是有些麻煩,不料佛陀手段神通廣大,只是從白蒙菩提燈中寶樹上取了數十枝葉,為這些亡仙重新化個金身,暫時也可保住身家性命而已。

這本來應該是一場盛事,阿彌陀佛和西方太極大帝一起前來赤縣崑崙仙境,對崑崙仙境而言,確實應該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盛事,然而,此刻卻成了一件慘案。

白蒙毫不在意的看著佛陀前後忙碌,既不想插手相助,也不願意相助,只是顯得有些無聊的看著,說出來是欣喜還是厭惡。

高高而聖潔的雲台上,飄渺如沸水一般的雲霧中,數千位沒有衝過去自尋死路的地仙,麻木且冷清的看著,心中或是感嘆阿彌陀佛的善念,亦或感嘆玄帝的威嚴不容侵犯六

阿彌陀佛輕輕吹了口氣,送了一道和沐春風。立刻將那百餘位散仙救活,倒是讓眾散仙迷糊,不明白是出了什麼狀況,天界神洲地兩位混沌金仙同時前來,卻是一個殺人,一個救人,似乎是有過節一般,可看他們二位的神色。倒是很坦然,甚至還感覺很不錯。

石姬也迷糊,她也被這場景給繚亂了思緒,心中掂量著:若是佛陀前來相助我家師父。至少不該正面過不去啊,我家師父要殺,他卻要救,真的是很不給面子。

白蒙和佛陀倒是沒有太多的想法,只等佛陀將諸多死仙救活,白蒙便道:「走罷,此地也沒有什麼好去處。正要請你去我那黃山仙境看看!」

花花草草卻道:「如何想不到當日的那冰澗深谷,那倒是個好地方!」

對他們而言,這等地方是修鍊的妙地,十年之前,白蒙還不是想去那裡調養生息,可眼下不同,卻那等妙地方,白蒙也早沒有了興趣。

有時候。白蒙自己也在想。世上究竟還有什麼事情是讓他覺得很有趣的,這世上,似乎已經沒有多少東西是他沒有見識過的了,說來也是不爽。好像那些都見識過,其實也不過是老祖所留地前生記憶。

甚至,零零碎碎的地方,還顯得很混亂,需要白蒙自己花時間去慢慢整理。

有時候,白蒙自己也為自己感到緊迫,苦修了這麼些年,甚至前後輪迴不知道多少次了,在那乾坤山上也有無數次的起伏,如今反而要為了生存而戰。

什麼時候,竟然淪落到了這樣的地步,遇到了這樣地危機?

白蒙搜尋著自己的所有記憶,卻找不到往日曾經擔憂過生死的問題,在他的體驗中,他一直都是那樣不在乎生死的,畢竟是不死不滅之魂,永生不息……!

然而,事情總會有變化,白蒙也突然發現,這種似乎有些遙遠,可確實又緊緊存在的危機——他和玉帝只能留下一個的危機,竟然是讓他覺得有趣。

一個人也好,一個天帝也好,麻木了太久,突然有些刺激,總是一件好事情。

白蒙甚至有些慵懶地半躺在菩提燈中,天丹子和石姬、花花草草立在他的身後,他用一隻手的手背撐著臉頰,一隻手輕輕拖在膝蓋上,用手指舒緩而有節奏的敲阿敲。

回到了赤縣,他忽然感覺很舒服,當天丹子和石姬站到自己的身後,其餘那些曾經熟悉的二代弟於,盤踞在自己坐下的菩提樹中,三三兩兩聚在一起。

這種感覺確實很不錯,原來做人也好,做仙也好,總是要有些樂趣,孤寂的一個人永久活下去,或許未必是件好事情。

如今,黃山仙境和崑崙仙境之間地距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彈指一剎那,可飛十萬八千里,何況是些許幾千里之地。

這地方終究是他一件得意地作品,白蒙請了阿彌陀佛前來,兩位款款並肩進入昔日的紫宮天殿。

此地若是和天界比起來,真的不算是氣派恢宏的寶地,可在赤縣,那已經算是翹楚了,甚至並不遜色天界尋常金仙地居所勝景。

阿彌陀佛贊道:「果然是個好仙境,相比崑崙仙境,也並不遜色多少,確實不錯啊,如此說來,玄帝在人間還是留下了一場大功德!」

白蒙笑的有些散漫,此刻,他從內心中開始喜歡這個佛陀了,別人只看到了阿彌陀佛的善良,卻不能看到佛陀可愛的一面。

確實是個可愛的佛爺,至少白蒙是如此看待。

白蒙是天帝,他需要自己變的更加威嚴,或許不是他想變,可他確實變的更加威嚴,即便他顯得很懶散,甚至有些漫不經心。

佛陀喝著茶,輕輕的品,即使這茶的味道太差,西天極樂世界的香茶再差,也至少勝過此地百倍,但他依舊能夠靜著心品嘗。

差,也有差的味道,品茶不一定要品那幽雅香怡,也可以品這淡淡苦澀和粗糙。

白蒙喝著酒,往昔最留戀的桃花酒兒,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