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二十三章 崑崙依舊

第三百二十三章 崑崙依舊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75

?

此刻,石姬果然不耐寂寞,正是要準備出手,她的臉上,正寫著那濃重的孤寂和煩躁,似乎是等待這一刻,已經很久了!

十年一開通天道,只能過九位,她離開白蒙也太久了,匆匆已經是十年的光陰,無論如何,她也不願意在等下去。

見她急不可待的站起來,花花草草悄然走到她身後,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嘆道:「你又何必如此焦急,我早說有你的造化,你卻偏偏如此著急,眼下迎戰的正是瀰瀰真上人,需要小心應對!」

石姬微微點頭,飄然飛上雲台,正對著瀰瀰真上人,稽首道:「這位道兄,我也要搶這通天大道,卻要和你一戰!」

瀰瀰真上人古怪的低頭思量著,過了良久才答道:「我倒是不想和你搶這大道,說是通天大道,倒不如說是獨木橋。只是,我等了十年之後又十年,匆匆一過已經來了此地數百年,自然也想早日離去,既然你要和爭一番,那隻好如此了!」

話剛說完,瀰瀰真上人已經一抬手,祭出一柄飛劍來,此劍宛若碧玉,散發出點點綠芒,宛若翡翠雕琢一般,真的是完美無瑕。

這等清碧翡翠般的秀物,卻也是個暗藏殺機的大法寶,本該令人唏噓不已,此刻卻弓發如雷一般的滿堂彩。

仙家的眼光與凡人不司,大家喜好的都是些法寶,任你多秀美,總之是威力越大越好,正是如此,這法寶也足可見威力不凡,否則,哪裡能博得如此多的親睞。

石姬也取出一件法寶來。觀戰的諸地仙都不識的,不過只看這法寶的光芒,也知道威力不簡單,不禁要替瀰瀰真上人捏把汗,更多的地仙,倒是樂得見識一場大法寶地對決。

她所取的這法寶,正是白蒙替她所煉製的飛石幡,此幡得天獨厚。凡間本來就不該有,阿彌陀佛見石姬取出這等的法寶來,也不由得嘆息:此戰結果已經出來了,可憐那小道也有不小的修為和造化。卻是可惜了!

白蒙微微頷首,算是同意了佛陀的話,這法寶分明是天仙上品的法器,只怪尋常小仙識不得,若是真能看穿,還哪裡願意和石姬一決高低。

白蒙本以為那瀰瀰真上人也看不穿,誰知道瀰瀰真上人竟然一眼識破。當即收了自家的法寶,稽首道:「果真是玄帝地門生,竟然在凡間也有這等的法寶,佩服,不敢一戰,這上天的通道留給你,我且再等十年吧!」

阿彌陀佛在遠處聽了這話,不免點頭。道:「這小道人也有些眼力。文始門生也不算太丟人!」

白蒙心中不是很喜歡那文始元君,只是也不好當著佛陀的面菲薄別人,便就不作聲。

在那雲台之上,石姬就這樣無個徵兆地取了自己的通天席位。心中卻是不喜,她本來還想藉此良機,亮一亮自己的如意法寶,可也有些欣喜,畢竟那瀰瀰真上人也算是崑崙仙境的大人物,如今看了自己的法寶,就自動不戰而退,算是給足了自己面子。

石姬之後,廣陽諸人也紛紛上場,有勝有敗,多數是未能在天象宗門人身上討到半點的便宜,只花花草草和石姬不戰而勝,紅月果然不愧是有造化的人,竟然險中求勝,強行得了一席之地。

白蒙默默點頭,一直以來,他對紅月都不是太重視,如今看來,紅月地造化確實不能小視,眼前的這幾個門生,都必有各自的奇緣妙遇,但終究還是紅月脫穎而出,勝過廣陽等人不少。

此番通天大道的爭戰,還是和往年一般,天象宗出六個地仙為標準,其他各派能勝過這些地仙,那就可以奪得一席之地。

白蒙和阿彌陀佛藏了法身,飄在半天之中觀看良久,待各家停了紛爭,名單已經定下來,才決定現身。

白蒙當先而出,此番再回崑崙仙境,卻是完全與上次不同,如今修為恢復,萬般境界皆歸來,千萬仙雲流溢,靈台金光一衝天霄。

在那雲台上留有數乾地仙,陡然看見一位大仙從天降,各自心驚,倒是石姬眼尖,先認出這大仙正是自家的師傅,立剩也顧不得紅月等人,自家先飛身上來拜見川

白蒙淡淡一笑,將她了到自己身後,隨在石姬身後,昔日的無極子,如今的花花草草真人也飄然上前,紅月、廣陽諸地仙則到此時才明白是白蒙親至,紛紛拜伏,不敢迎上來。

白蒙見佛陀不願現身,知道他不願意輕易見這些尋常小仙,便也不道破,只和諸千地仙道:「我今從老祖處尋得法旨,可點化與我有緣的門生,故而,今日決出地通天大道席位,也算不得數,凡我門下弟子皆可排出名額外,他們自可隨我一同返回天界。」

雲台之上,諸仙之中,突然傳來一陣唏噓,廣陽諸仙卻是一片歡呼,這歡呼之聲來地晚片劑,想來廣陽諸仙都有些不敢相信,倒是等旁人發出羨慕的唏噓聲,才陡然明白過來。

白蒙含笑,見他們如此興奮,哪裡能不開心,只是又開心不起來,總是覺得有道枷鎖拴在身上,莫名奇妙的令人難以呼吸一般。

此地是崑崙仙境,赤縣這幾百年來的各路修真大士都在,有佛有道,有妖有怪,各家地門派皆有,各路地仙如今見識了白蒙的法相,哪裡不心旌搖曳。

這等大仙的尊容,豈是尋常小仙就可以見識的,這等大仙的境界,又豈能是尋常小仙可以抵達的,一個個臉上都寫滿了羨慕和尊崇,似乎能見到白蒙這一面,那已經是天大的喜事和際遇。他日若有旁人問他一生之中所遇到的什麼事情最為稀罕,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