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二十章 榮辱與共

第三百二十章 榮辱與共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57

?

他說著就將話題一轉,眼中閃過一絲狐疑來,又隨即消逝,依舊是笑意盈盈。

白蒙心中冷笑,道:「並沒有其他的話交待下來,今天也不說這些,你我難得重逢,理當把酒盡歡,何必說那些無趣的話,他日陣場相見,你我都不會留情,可憐這百萬年的交情,終究還是要有一戰,實在是天道冷漠,不察情倫!」

東木公雖老邁,此刻也頗為豪邁的感嘆,肅然道:「你我皆是仙界英雄,捨我其誰,可惜命運造化,既友亦敵,雖有惺惺相惜之意,也要有那決一勝負的雄心,日後再想起來,也必定以此為榮!」

白蒙心中依舊冷笑,若說敵手,待黃靈子成了大氣候,你這東木公就抵擋不住,還哪裡是我的對手,真的一打起來,你和西王母都只能靠邊站。

可惜伸手不打笑面虎,白蒙也不太當回事,任他如此豪邁的感嘆,讓廣寒元君去取了三僂仙霧,自家使個神通,從那五彩仙雲之中渡了一道仙酒來。

這手段看起來簡單,卻也不簡單,不是大仙還真使不出來,白蒙這一手使的極其流暢,暗中運個年輪之法,將那仙酒在鼎中蘊化百年,這才真正拿出來由諸仙品嘗。

世上的神通道法有十萬,各有各家的玄妙,可化芥末之地為蒼穹,也可以化一剎那為百年,白蒙這一手遮住一鼎,就可以讓那鼎中時光流逝神速,剎那之間便到百年之後。

仙酒本就滋潤醇厚,在這軒轅鼎中蘊化百年,自然就更加醇美甘甜,飲入口中也格外清香流溢,東木公笑咪咪的飲著美酒。眼中神色卻是堪憂。

原來,他已經看出來了,白蒙眼下早已恢復了當年的修為,這一手鼎中千界的妙術不是尋常的小道,非那大羅金仙用不得。

一絲憂慮悄然爬上眉頭,在東木公那光滑的紅臉上,留下道道細細皺紋。

白蒙斜眼一掃,便已經察覺到了。卻也不在意,其實他的用意正是要東木公擔憂,免得把自己看地太輕,在這千年休戰之期內還要惹是生非。雖然不怕,可也終究是麻煩。

如今告訴這東木公,他白蒙的實力已經全數恢復,別的事情也不敢保證,至少天帝他們日後行事多少要小心些,輕易不敢向自己座下道統門生開刀。

黃靈子和金靈子的修為雖然還沒有恢復,但見識已經復原如初。只是悟道不夠深厚而以,對於白蒙這一手的深淺,心中還是很清楚的,至於盤絲大仙、廣寒元君,她們也更加清楚。黃靈子和金靈子暗暗流露一絲笑意,相視一笑,盤絲大仙和廣寒元君卻不免有些得意來,沾沾自喜。彷彿是自家使出這般本事來。

東木公的眉頭越皺越深。將盞中仙酒飲下一半,便沒有興趣再飲,停在那裡思量,隔了半響才忽然含笑贊道:「西天勝境的美酒。果然還和往日一般醇香,令我倍感回味無窮啊,此半杯我就留下來,日後再品。眼下啊,貴山還有不少事情要忙,我也就不多打擾了,此刻就告辭了,他日再會,玄帝手下留情啊!」

白蒙見他已經看到了深淺,這就準備回天庭去彙報,忍不住冷笑一聲,將玉盞輕輕放在桌上,不冷不熱地答道:「此地事多,不便相送,只是希望大帝君回天庭之後,替我和玉帝問個好,尤其是那西王母,還要多謝她這些年的照顧,日後必定有所回報,回報的淺了,我都過意不去啊!」

東木公見白蒙撕下了麵皮,不再有什麼遮掩和偽裝,當即一反手,將要帶回去的酒盞收起來,再一翻手,祭出一面土黃色神旗來,冷笑道:「回報就不必了吧,做人做仙都要收斂點,眼下剛回天界,低調一點對大家都有好處,是不是啊,玄帝?」

他們兩個人本來就連番惡鬥,方才是難得虛偽一下,眼下檯面話都捨棄了,把個笑臉虛情都撕破,各自立刻露了真情。

白蒙一看那旗子,便知道東木公今天有意要給自己一點尷尬,算是上了天界之後地一個下馬威。

原來白蒙有手段,卻沒有合適的大法寶,以往的天煞劍也算厲害,放到這面五行杏黃旗前,未免也太小兒科了,哪裡能拿的出手。

眼下若是真有一番惡鬥,白蒙確實還真擋不住東木公,廣寒元君的法寶還在,當即微微一豎食中二指,月玲瓏嗡的一聲飛出來,繞著白蒙輕輕旋轉。

盤絲大仙倒是不吱聲,只將那青霞劍輕輕放在桌上,左手托著臉頰發獃,右手卻輕盈的握著劍柄,旁若無人地笑,彷彿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白蒙見東木公依舊不想收回杏黃旗,看來是執意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當即冷笑道:「如何?東木公,你想欺負我剛剛上天,手中無法寶嗎?」

東木公略顯得意,哈哈大笑,道:「哪裡會有這樣的意思呢,只是得了這法寶,心中開心,可惜我孤陋寡聞,便想請玄帝點清楚這法寶的來歷!」

廣寒元君登時大怒,喝道:「胡扯,你怎麼可能不知道,若是只來探個虛實,眼下也探清楚了,那便乖乖回去。若是想在今天討什麼便宜,那便休想,惹怒了我,我便去女媧皇那裡高你這老東西一狀,請她表奏祖師。到時候,就算你有九百面杏黃旗,也擋不住老祖的責罰!」

東木公終於忍不住了,得意的大笑,搖頭道:「今天我是誠心來請玄帝鑒寶,絕對沒有動手的意思,若是你們先動手,我也可以去老祖那裡告狀,且看老祖如何處置你們,哈哈!」

白蒙心中也不覺得奇怪,這東木公素來就是無賴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