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一十八章 四選一的未來

第三百一十八章 四選一的未來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93

?

宇宙很快就要輪迴了,我曾經希望大梵天可以繼承我的力量,但結果卻並非如此,眼下你所知的九位大尊,都不過是往日聖靈留下的魂魄,由我再造而出生的。三清脫胎於盤古聖君,三皇脫胎於炎龍聖君,三天脫胎於陸離聖君。他們雖然脫胎於聖靈,卻已經很難抵達聖靈的境界,你和玉帝卻不同,你、玉帝、勾陳和鎮元子本該是這一次宇宙輪迴所誕生的新聖靈,我卻做了些錯事,如今後悔也晚了。眼下,惟有一個方法可以彌補,那就是四魂之戰,這一戰的終究,四魂誰能勝出,誰就可以繼承我的一切。你意下如何?」

白蒙稽首道:「眼下我和鎮元大仙的實力都很弱,四魂之戰的結果,豈不是很明顯,我自然不能同意,老祖如此決策,顯然有失公平!」

老祖答道:「四魂皆可繼承我的大位,當然,以你和玉帝為首,你們誰能繼承我的一切,日後的成就都將是一樣的,我也並不在意究竟是誰能繼承。我對你厚三分,玉帝也要去尋求千煞大帝的幫助,你莫要以為那千煞只誘惑過你,對於玉帝和勾陳,他都已經許下承諾。我對玉帝厚三分,你必定要去尋千煞的相助,故而,我也只能站在中央,不偏不倚,靜候你們的佳音!」

白蒙答道:「那既然是這樣,我和玉帝之間,也就是只能存在一位咯!」

老祖娓娓頷首,道:「有侍雲,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然而,世上的事情偏偏都是如此,越是同根所生,相煎就越急小你和玉帝之間,恰恰只能留下一個,勝者得到一切,敗者則失去一切。」

白蒙道:「還是有失公平,我眼下剛剛輪迴升天,哪裡有實力和他對峙,若是有失公平,此戰不戰也罷了!」

老祖道:「你說的不錯。眼下就讓你和他對峙,確實對你不利,我賜你一道天魂,可升你三十六萬年修為。與玉帝在那伯仲之間。賜黃靈子一道地魂,和那勾陳在伯仲之間。你原先座下五極戰神,八大元帥,在千年之內,各有寺遇,也可和玉帝座下諸將同等。千年之內,我有禁令在此。兩家不得相戰,若有違令者,莫要怪我出手。至於九位大尊,一概不得相助,若有絲毫相助,我也要出手滅之。你們二帝之爭,就是要搶下一屆宇宙的聖賢大位,其餘諸仙各有抉擇。勝者一方。天擇之,自然可以隨主公留在方洲,避過此次大輪迴。」

老祖的心思,白蒙此刻算是很清楚。他是斷然不允許自己、玉帝和那千煞大帝相融,只怕是時刻提防著,至於日後究竟誰來繼承他的衣缽,那卻要自己和玉帝戰一場,勝者自然更適合日後繼承衣缽,再去面對千煞大帝的威脅。

白蒙知道自己眼下是能進不能退,要麼打敗玉帝,要麼就被玉帝所打敗,只能苦笑:「如此說來,我地劣勢還是很明顯啊,玉帝座下多少天兵天將,我又有幾個呢?」

老祖答道:「皆是浮雲,你何必放在眼中,你剛輪迴而來,氣勢鼎盛,玉帝百萬年天帝做下來,威勢鼎盛之中,卻是暗藏隱患,各有所長,只要我替你點化一番,你們彼此的造化都差不多,確實就在伯仲之間。正所謂聖賢是你,同樣也是他,我本來就不應該多問,誰贏誰輸,都與我無關,也與我有關!」

白蒙頷首,答道:「弟子明白,老祖靜候佳音就是了!」

老祖冷著臉,微微點頭,伸出二指,凝聚出一絲金色精元,猛然按在白蒙額頭,從體內宣洩出大量的金色精元,沖入白蒙體內。

白蒙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彷彿是無數星辰湧入體內,一身通玄修為陡然暴漲,金身轟然展現,三頭六臂各放千萬彩光。

老祖祭出的這道精元,對白蒙而言,簡直就像是一條湍急的河流,猛然沖入體內,自己都無法約束,遠遠勝過自己以往的修為,迅速在體內凝聚為丹。

當這粒丹越結越大,甚至要超過當年白蒙前世的修為,老祖猛然用力一提,白蒙隨之跟上,和老祖一道沖向宇宙之中。

就在他們愈飛愈高之時,從老祖手指尖處飛出無數道彩色流霞,湧入白蒙靈台,卻是那大道真言無數。

往日老祖講道,白蒙自己感覺領悟不多,這一刻卻完全不同了,竟然是修羅移靈之術,將那萬卷真經生生印刻入腦海,他日就算白蒙不能領悟,也可以運用其中的精妙玄門密術。

體內那粒金丹還在繼續膨脹,終於由丹化人,化了一個不傷金身,從白蒙體內緩緩滲透出乘,將整個身體都霉蓋住,把白蒙金身改造成不死不損不傷地小不滅金身。

金身一成,立剩從白蒙腳下生出一朵巨大的金蓮,又生千萬妙村菩提枝,卻是那佛祖相送的菩提燈,兩者相合,化了一盞金色菩提燈,開九千朵金蓮,承載著白蒙金身。白蒙腦後也生出大中小三道金輪,猶如佛光,照出萬道金光。

老祖這才收手,又托出一片金色玉牒,道:「如今,你的修為也不在玉帝之下,我再賜你一道玉牒法旨,令你自行渡化眾生,以備千年之後地大戰。此戰大為損耗各家仙神佛妖的元氣,也可以緩解宇宙大輪迴的速度,你現在就回你的乾坤山吧,也可再去赤縣點化眾生,只是休要再去找那千煞,否則,我必不饒你!」

白蒙躬身,道:「弟子心中清楚,眼下還要回赤縣一趟,但必定不會再去尋那千煞大帝,若他日弟子能夠繼承恩師衣缽,也當和他勢不兩立!」

老祖嘆道:「他也非惡,我也非善,所謂道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