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一十六章 新世界

第三百一十六章 新世界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13

?

這位聖靈的想法讓白蒙覺得驚愕,思量了很久,白蒙才回答: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總之還是要輪迴的,終究都會重新開始!」

「是的,你的想法也很有意思,可我當時不這樣想,我認為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的,甚至是錯誤的,於是,我開始和其他聖靈商量,我們希望停止這場行動,讓宇宙自己去進化,而不是我們干預他,改造它。經歷了幾萬年的不間斷的爭吵,我們終於分成了兩派,一些聖靈追隨我,另外一些聖靈則追隨鴻鈞!」

白蒙依舊冷笑,心中卻是感嘆,那段他所不知道的歷史,竟然是如此這般,想必當年在這宇宙中,他們這兩派人肯定大動干戈過,這樣等級的人物對決,而且還是三百多位,聲勢和場面一定是無比驚人。

「最終,我戰敗了,支持重建過去的聖靈實在太多,但雙方損失都很嚴重,鴻鈞意識到,如果再打下去,他也將失去重建宇宙的力量。於是,我們最終妥協了,後來我決定保留宇宙中的一個部分,任它自己重新進化,或許可以看到不一樣的結果。二十多億年過去之後,我所極力保留的一部分宇宙之中,終於出現了不一樣的結果,和我們那一代的宇宙相比,新宇宙所呈現的生機更加旺盛。我將結果告訴了我最信任的盤古,但是,他卻背叛了我,並將這些都告訴了鴻鈞。結果可以想像,鴻鈞帶領剩下的三十多位聖靈向我所帶領的最後十位聖哲動手,這場大戰的結果就在你的眼前,我和我的新宇宙一起被封禁了,而鴻鈞那裡也只剩下他和盤古兩個人,可憐的盤古,他地生命也在和我的征戰中。走到了盡頭。盤古是卑劣的,因為他背叛了我,但也是無私的,他將自己所有殘留的一切都化做了方洲!」

白蒙非常直接的問:「那麼眼下,你究竟有些什麼計劃呢,是要出來,還是繼續留在你的世界之中?」

「恰恰相反,你為什麼不進來。到一個嶄新的宇宙中來看看,這本來應該是你地,我們這些聖靈都不應該存在,我們是從上一個宇宙中誕生的口也該隨著上一個宇宙一起毀滅,但鴻鈞執意複製了上一個宇宙,他將本來應該屬於你們的世界給封禁了,強加了一個他的世界給你們,難道你不覺得這很可恥嘛,或者,很可惜嗎?至少。你應該進來看一看,看看這個更加獨特地,本來就該屬於你們的世界!」

白蒙抬頭繼續仰望著眼前的這道禁制,這道完美的禁制,忍不住笑道:「你不覺得我根本沒有能力和機會進去嗎,即使可以,我又為什麼要進去呢,眼下的世界。其實也很不錯!」

「你真的這樣想嘛。煞君,你知道為什麼你總是不如鴻鈞嗎,又為什麼不如天尊嗎,其實。你本來就應該是新宇宙的聖賢,鴻鈞搶了你地位置,你明白嗎?」

白蒙為之錯愕,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為好,只能靜靜站立在那菩提燈上,看著眼前的這道禁制,內心激烈動蕩著。

可以成為鴻鈞老祖那樣的聖賢,這是多麼可怕的想像,又是多麼的誘惑人心,試問這個世界上,有誰不渴望如此呢?

白蒙曾經說過,對於這個世界而言,修真就是最大的慾望,這只是對凡人而言,對於他們這些已經渡過修真的極限,成為仙佛神的生靈而言,能夠成為老祖那樣地終極聖賢,才是最大地慾望。

這種慾望的渴求,遠遠超過了成為天帝的夢想。

白蒙不願意否認,他是一個對力量和真理極端痴迷的天仙,某種程度上,一部真經對他地誘惑力,明顯要大於一件無上的法寶。

力量,最強大的力量不是成為天帝,而是掌控所有生靈的命運,和所有的仙佛相比,他都擁有一個極端可怕的能力,那就是逆天的可能性。

再沒有一個神仙可以像他這樣,逆著天命而行,他所不能違逆的,只有鴻鈞老祖所說的天道,此時此劑,他突然開始設想,是否他連天道也可以違逆,只要他的力量能超越鴻鈞!

是否可以做到這一切,他獨自就可以掌控宇宙的一切,如老祖那般,即使簡單的一句話,也可以改變世界和宇宙。

這是多麼可怕的力量,又是多麼偉大的力量,這才是他所應該追求的力量!

此刻,白蒙終於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他似乎有些害怕,為了自己所產生的這種巨大且無法填充的奢望,也有些欣喜,為自己所看到的雄心而激昂。

「你似乎接受了我的建議,我很高興,我相信你就是唯一的可以改變這一切的靈魂,我們的那一代宇宙,所有的普通的生靈都是三魂七魄,而鴻鈞見你要從混沌中誕生,卻是九魂九魄口所以,他害怕了,他讓女媧用裂魂禁咒分解了你,將你多餘的六魂二魄分解開,轉化出玉、帝、勾陳和黃靈子,雖然賜予你天帝這樣尊崇的席位,卻壓制了你的本性。然而,在我所保護的新宇宙中,所有的新生靈都是六魂九魄,只有最先誕生的九個是七魂九魄,但他們也永遠不如你,你才應該是新宇宙最完美的生靈,你的成就本來可以遠遠超越鴻鈞,成為這個新宇宙的唯一的最偉大的聖賢!」

白蒙忽然意識到了一些瑕疵,這個話中的缺陷,他立刻糾正道:「不,我所見識的生靈中,存在著沒有陰陽五行魂魄,只有屬相的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即便他察覺到了不對的地方,可他還是不敢太肯定,甚至主動向這位聖靈尋求答案,他實在不原意自己否定這位聖靈,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