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一十章 避難西天

第三百一十章 避難西天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37

?

這些都是客套話,誰都知道,眼下白蒙是要尋個地方避難,以圖東山再起。

白蒙也不和他客氣,只道:「速速引我去見佛陀,所謂遠親不如近鄰,眼下去找我那幾位師兄,不如先在鄰居家盤桓些日子!」

大勢至菩薩笑道:「玄帝所言甚是,待玄帝安頓下來,我再領弟子前去拜訪,且先隨我去見佛陀吧!」

白蒙稽首稱是,便隨著這大勢至菩薩飛入極樂世界,過了千萬寶廟,直入那大雷音寺,去見如來佛祖,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通體如金,正是修鍊到了不死不壞不傷不損之身,比起那尋常不死之身,更加強悍萬倍,頭頂九百九十九道漩渦,眉心一朵金蓮如眼,高坐雲台金蓮上,雙目微闔。

白蒙剛剛踏入寺宇大殿,阿彌陀佛便睜開法眼,看了白蒙一眼,笑道:「玄帝,請上坐,我等早已有五千年未見了。我知你輪迴一世,必定有造化,故而未派人前去相助,還望玄帝莫以為怪!」

白蒙領了黃靈子和金靈子上前,大勢至菩薩引出二席,位居阿彌陀佛之右,僅給白蒙和黃靈子留下席位,並沒有金靈子的座處。

金靈子心中不喜,卻是心不敢言,阿彌陀佛一觀便知,道:「此地非同凡境,玄黃大帝和黃山聖君皆是古魂,一列六御之末,一列五方六老之末,與我平齊,可有座席。南星帝君,你尚為小仙,當明事理!」

金靈子更加不喜,還要爭辯。白蒙卻白了他一眼,道:「佛陀所言無錯,你且立我身後,休要放肆,天界不比凡間,你既然上了天界,就要守這裡的規矩!」

金靈子聽了這話,也只能作罷,靜靜立在白蒙身後,阿彌陀佛卻並未就此罷休,反而和白蒙說道:「他和黃山聖君還未開竅,既然來了我處,我又掌管萬千眾生輪迴,不妨還了他們前生記憶,如何?」

白蒙笑道:「正要相求此事!」

阿彌陀佛微微含笑,隨手一拈,取出兩瓣蓮花來,化了兩道精光,飛入黃靈子和金靈子靈台之中,讓他們各自全身一震,卻是往昔記憶都已經回來,各自發出一聲感嘆,再無半絲怨恨,和佛陀謝恩。

白蒙則道:「眼下我剛剛飛升天界,萬般神通還未恢復,此番正要在好鄰居這裡借住十年,不知道佛陀意下如何?」

阿彌佛陀笑道:「你這玄帝。好生取巧,你往日人緣不錯,何處去不得,偏偏要來我這裡,莫非是看上了我那大金剛仙蓮!」

白蒙倒是真沒有想起,經了這麼一提醒,才想起來,當即笑道:「本來也沒有這個意思,佛陀既然想起來了,那我也取他三粒!」

阿彌佛陀笑道:「此蓮二十七萬年一開花,二十七萬年一結果。又二十七萬,至九九八十一萬年方能功德圓滿。卻也只結出九顆大金剛蓮子,每食一顆,可渡化九千年修為,送你三顆,豈不是太便宜你了!」

白蒙笑道:「你如今有九顆,送我三顆,也不算什麼,極樂世界寶物無盡,這三粒蓮子也只是小事情而已!」

阿彌陀佛道:「我可將其中六粒都贈與你,只是我也要與你說一事!」

白蒙暗暗覺得奇怪:若說這蓮子不稀罕,那是假話,偌大的方洲,這等蓮花也就是只此一朵,八十一萬年才能一結果,論起功效來,也只少於那百果樹而已。

眼看白蒙不語,佛陀續問道:「莫非玄帝真的不想取走那六粒蓮子?」

白蒙笑道:「這是哪裡的事情,自然是想要,不過也要看看佛陀和我說些什麼事情!」

佛陀道:「此事也不難,你座下有一弟子,名喚天鶴子,他當有一紅塵劫,其後有一天昊子,此人非旁人,正是我座下須菩提解空,名喚金蟬子,如今他已步入輪迴。我料玄帝日後還要回赤縣,若是方便,務必點化此人!」

白蒙道:「此乃舉手之勞,必定點化,只是我若要回赤縣,其間億萬里路,哪裡能夠在三年五載來去自如?」

佛陀托出一盞菩提燈,道:「此燈比不得靈寶天尊那紅蓮燈,卻也不差了幾分,玄帝取了此燈來去,前後不出十日,必可抵達赤縣!」

白蒙眼中精光一亮,道:「既然如此,佛陀能否行個神通,替我化個假身在此,我卻暗中返回赤縣,赤縣之地,還有不少事情未了,我確實放心不下。如今我也恢複本尊,修鍊無礙,就算是在赤縣,亦可修行!」

佛陀笑道:「我料定玄帝就要走這路,這也是個妙事,只是在那黃山仙境和崑崙仙境修鍊,都比不得在我這裡,但也有一個地方,玄帝若是在那裡修鍊,更加妙用無盡!」

白蒙當即領悟,道:「佛陀說的可是那通天道?」

佛陀笑道:「自然是這裡,不過還有一處,玄帝也可以選擇,正是玄帝未能入的那個寒谷,那裡在百年之中的氣數鼎盛,若是去那裡修鍊,也不算差,我再贈您六粒蓮子,百年之後,待你回來,也可抵達金仙的造化!」

白蒙思量一番,問道:「不知道何時動身為好?」

佛陀答道:「五千年未見,如今既然回來了,當要在我這裡盤桓些日子,倒不急著回赤縣去,赤縣之地,終究是個化外之境,算不上什麼好地方,百年之後,玄帝就當正式回來,入主玄黃勝境,這才是您的根基所在!」

白蒙道:「這說的也未有錯,確實該如此!」

金靈子卻是不解,問道:「好不容易才回到這方洲,如何又要回去呢?」

黃靈子道:「世上的事情,萬般都講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