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零八章 四劍無雙

第三百零八章 四劍無雙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20

?

白蒙和玉陽來到紫宮天殿前,卻見商羊已經出來迎接,三人一見面,商羊便道:「未必是如意事,天帝需要有個準備!」

白蒙愕然,隨即略有些不自然的笑道:「世上的事,哪有都那麼如意的,且先看看你家師父究竟怎麼說!」

話聲未落,天殿內有仙家笑道:「想必是玄帝來了,赤松子這廂有禮了!」

白蒙但覺得眼前紅光一繞,便出現了一名赤發中禿的紅袍道人,這道人精赤著腳,背上負著一口天坎離火劍,一身照耀紅光,亮若旭日,正是那赤松子,當即稽首道:「離火元君,別來無恙!」

赤松子笑道:「有恙,頭髮越來越少,越來越紅,何首烏吃了不少,照舊越來越少!」

白蒙知道他在說笑,當即請他回紫宮天殿,兩廂坐下,白蒙還未重封,坐了右首的次位,將上座讓給赤松子,赤松子卻笑道:「你又何必和我客氣,此番前來,正是奉了家師靈寶天尊和貴師兄伏羲皇的法旨,要恢復你那西方太極玄黃大帝的名爵。說來說去,你還得坐我正上,不過,我趕了億萬里的路,給你雪中送炭,坐一次上席,似乎也不為過!日後等你回了天庭,我再要坐你的上家,少不得要被家師訓斥!」

這自然是說笑話,白蒙也不在意,只問道:「元君此次下界,究竟領了什麼樣的法旨,不妨先說吧!」

赤松子神色一暗,緩緩站起身來。從袖中取出一道法旨,道:「天帝並非諸位天尊的晚輩,自然不用跪拜了,還請其餘諸真人拜伏。行祭天尊祖的大禮!」

白蒙看了周圍人一眼。和廣陽真人道:「青蓮有養育我的恩德,你去請她前來執掌儀式,凡黃山仙境所留的各位真人,悉數前來,法旨在此,如同天尊親至。無論道玄,都要前來參拜!」

廣陽真人稽首,領了白蒙法旨,飄然飛出紫宮天殿,在那雲台之上朗聲高喝,聲傳九千里,凡黃山仙境之人都能聽到,皆各自駕雲前來。

待人來齊,細細一點。卻是有三千二百二十四人抵達,鬼仙另有三千七百二十三人,由此可見整個黃山仙境的氣數。

赤松子一看眼前陣勢,也忍不住頷首,和白蒙道:「你氣數之盛,遠勝往日。也該是你回歸天界的時候了,下拜聽封吧!」

白蒙稽首稱是,領自家弟子和黃靈子、金靈子、逆日真君三位師弟長跪於案前,青蓮有養育白蒙的恩德。也只是長跪,余者都要額頭觸地,伏拜在地。

赤松子慢慢打開法旨絲卷,朗聲念道:「九乾天大德無量伏羲天皇,太平天功德廣月靈寶天尊,法諭聖旨,天煞真君,降世輪迴,五千年余,功德無量,當歸天庭,領封西方太極玄黃大帝。地罡真君,功德至善,領封西方西極黃山聖君鎮元大仙;逆星真君,功德圓滿,領封南星帝君。一百二十八星君,功德圓滿,各歸其位。擇日黃道,飛升方洲,重掌乾坤山,定儀天下!」

白蒙覺得奇怪,明明少了一個逆日星君,可又不方便直說,只能先領了法旨謝恩。黃山仙境中的各位真人再上前跪拜白蒙諸人,各自領了賞賜,這才退下。

待諸真人都回去了,白蒙才問赤松子:「如何少了一個逆日真君的位置?」

赤松子苦笑道:「正是少了他一個,當年下界的只有你們三人,他是偷偷下界,如今哪裡能夠領旨回天,伏羲皇睜一眼閉一眼,只當沒有看見,他怎麼回去,那就要你自己想辦法了。下這道法旨的時候,各家都有爭議,玉帝請了元始天尊的金口,有言在先,說是不許雞犬升天,故而,你這一班臣子,那也要自尋門路!」

白蒙怒道:「這玉帝好無理,他們若是不能隨我一同回歸天界,那這般苦苦跟著我,又能落到什麼好處?」

赤松子急忙勸道:「玄帝不要焦急,靈寶天尊也暗藏了玄機,此旨只定了飛升,沒有定你何時飛升,你可以在人間慢慢周旋。通天大道十年一開,每年可渡九位,我看你這裡至少也有三四千人,不知道要渡到猴年馬月!」

白蒙為之語噎,又隨即苦笑道:「玉帝防備的我好緊,那也隨他去吧,如此看來,我只怕是非要鬧一鬧那崑崙仙境了,否則,真沒有半點飛升的道路!」

赤松子道:「這倒是可以,那文始元君好無理,赤縣是我和中黃、西昆的舊地,門徒卻是不能上天,那條小道,都被他天象宗給佔據了。我不便久留,你還是速速了結這些小事,和我一同上天去。至於那通天大道的事情,有玉陽和紫陽在這裡處理,你也不用擔心!」

黃靈子則道:「旁人也可慢慢走那通天大道,這三千鬼仙卻不好辦,我倒有個計策,不妨再煉一道虛游神鏡,將這三千六百鬼仙定在虛游神鏡中,此為法寶,帶上天去,玉帝又哪裡有什麼廢話?」

白蒙倒是拿不定主意,看了赤松子一眼,赤松子卻和白蒙笑道:「這也未嘗不可,只上天之後,再將這虛游神鏡碎掉,放他們出來,你到時候已經掌了玄帝的大位,只要你不過分,玉帝也不想多惹是非。」

白蒙正要回話,赤松子卻又道:「你還是先和我回去吧,我不敢帶他們上天,那是我的身份不好,我終究也只是個元君,你若上天,待本領修鍊到位,隨意和女媧皇請道法旨,再接他們走,那不就好了。所謂朝中有人好辦事,你死留在這裡,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也未必就是個好事情。」

白蒙想了片刻,道:「未免有些太急了,不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