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零六章 瀰瀰真上人

第三百零六章 瀰瀰真上人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22

?

西昌真人可真急了,指著花花草草怒道:「本座敬你來的早個幾百年,處處尊著你,你倒不識抬舉起來了,花花草草,你今年休想踏上通天道!」

花花草草不怒反笑,還是哈哈大笑,道:「你也上不了呀,大家彼此彼此啦,不過我有後路,你卻未必有職,可惜可惜!」

白蒙知道花花草草口沒遮攔,不想他把方才的好事說破,揮手攔了他,不讓他繼續說下去,和石姬道:「送這位真人離去吧!」

西昌真人跺足道:「何必要送,今天,我倒真想看看你是何方高人,竟然有如此尊崇,連我家祖師都不放在眼中!」

說老實話,白蒙還真不把他放在眼中,心中也納悶:我為什麼要把你放在眼中呢,若是真把你放在眼中,這可就鬧出笑話來了,日後上了天界,豈不是要被你家祖師嘲笑?

他還沒有說話,蚩尤和石姬倒是先急了,不待白蒙開口,各自就祭起了法寶,要教訓這個西昌真人。

白蒙法眼一掃,知道這西昌真人也算是地仙上品,石姬和蚩尤的修為還不夠,只要這兩人的修為到了,打發這個西昌真人,簡直易如反掌,當即喝退兩人,和西昌真人笑道:「真人想要看我的法相真身,這也不難,若是你能勝我一二,我便讓你看一下。」

西昌真人面帶疑惑,心中實在有點拿捏不準,他的修為是明的。是個地仙都能看出來,白蒙卻是藏在暗處,哪裡能看清楚。

可轉念一想,他才明白過來,這人就算有來頭,也是剛入崑崙,頂多就是個小地仙,哪裡能和自己比,何況自己在崑崙仙境六百餘年,好法寶可煉了不少,怎麼也不可能輸啊。

他心中主意一定,當即道:「既然如此,那也好,本座就要好好看看,也不知道你這位大仙都有些什麼本領!」

花花草草大驚失色,他和這西昌還是有點交情,方才在那通天谷中已經見識過白蒙的手段,世上至今也就是白蒙能進入此谷。

眼看西昌不自量力,要和白蒙過過招。花花草草怎麼不驚慌,倒不是怕西昌慘敗,實在是他太了解西昌真人了,此人萬事都講究個面子,只要有面子,吃點虧也不講究。若是丟了面子,那就要發狂了。

眼下不就這個局面嘛,萬一他再慘敗一次,那就太可怕了,只怕要釀出一場更大的惡鬥來,那就更加不好收場了。

花花草草越想越是覺得不對勁,當即和白蒙道:「何須您出手,我與這位西昌真人試個高低就好了!」

白蒙倒是不明白花花草草在唱什麼戲,不過他也清楚花花草草和西昌真人有點交情。替自己出陣,想必是不敢敗,但也會給西昌真人留下情面,說來說去,還是不想太讓西昌真人當眾出醜。

其實,白蒙的想法也差不多,但花花草草卻有其他的想法,他花花草草在這崑崙仙境也算是有名的人物,這西昌真人敗給他,那也不算是什麼丟人的大事。

白蒙雖然更強,但終究在這崑崙仙境之中沒有大名氣,西昌真人若是慘敗一場,必定視之為大辱。

若是白蒙現了真身,那也就罷了。西昌真人就算敗了,他也不會再放在心上,敗在天帝手中,那哪裡是個恥辱,簡直是無比榮耀啊。可就怕白蒙到了最後,也不現出真身來,讓人覺得西昌敗在無名小卒手中,這可就可怕了。

西昌真人和白蒙的想法差不多,只道花花草草想做個中間人,不願意白蒙敗在自己手中,丟了面子,當即笑道:「我是要看這位大仙的法相真身,花花前輩又何必和我為難呢,你在這裡修鍊千年,我哪裡是您的對手,你這樣為難我,豈不是不給我們天象宗情面?」

白蒙終於按捺不住了,神色之中也露出一絲不喜,和花花草草道:「你且退下,別在這裡讓我為難,我既然想要出手,誰也不要阻攔!」

他把這話說出口,花花草草哪裡還敢阻攔,只好躬身退下,倒是西昌真人覺察出些不對勁來,感覺不太妙,花花草草是個沒有遮攔的人,今日這麼乖巧……莫非是遇到他師父讓他等候的大仙?

西昌真人越想越不對勁,可為時已晚,眼下白蒙都站起身來,雖然沒有祭出法寶,但這勢頭自然是不打算退下了,到了這時,西昌真人才知道有麻煩來了。

白蒙也不取來什麼法寶,只是隨手畫了一道符,從掌心照出一道金光來,將西昌真人逼退數步,這才又取一張日月靈符。

西昌真人倒也是個有見識的人,他一看到那與眾不同的靈符,便已經知道白蒙的出身,十之八九是玄教弟子。

這西昌真人在凡間修鍊之時,陰陽宗也曾在世過,他也和陰陽宗弟子交過一次手,故而也識得這靈符,當即冷笑道:「我知道玄教陰陽宗已經絕門絕戶,想不到這裡還有一個餘孽,你們玄教也想來分這通天道嗎?休想了罷!

白蒙將眼一闔,再一睜開,卻是露出三千六百手的法相來,每手拈一符,同時施展畫篆,將那三千六百日月靈符都施展出來,卻見這三千六百道符各自飛向四面八方,每一符又化千萬,億萬閃耀日月金光的符紙飛天旋繞,終於匯聚在一處,幻化出一頭五色麒麟來。

這五色麒麟好個精緻,身如玉晶,清若碧波,綠若翡翠,紫若耀金,黃若游月,紅若霞雲,頭有麒麟角。閃耀著五彩神光,腳下玉足如馬蹄,有萬千祥雲襯托。

這麒麟也不高大,頂多二三人高,卻是無比勻稱,宛若駿馬,但身有異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