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三百零五章 花花,別給我使眼色

第三百零五章 花花,別給我使眼色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35

?

紫羅蘭得了這番相助,陡然大悟,才明白自己下界相助師父渡劫,哪裡料到,師父渡劫成功,自己卻墮入輪迴,歷經七世,也未能脫離苦海。

她不由得感嘆一聲,流露出毅然之色,道:「多謝天帝相助,此乃大恩德,所謂大恩不言謝,他日我若上的天去,必定和師父相助天帝舉大事!」

見她眉宇之中的英氣重現,白蒙心中真是無比寬慰,笑道:「這事情就是後話了,如今我重塑你的魂魄,有了三分混沌真元,只要你好好用心修行,他日的成就,未必就在你師父之下。」

紫羅蘭笑道:「所以說嘛,日後必定要全力相助天帝了,也好搏個大功德,所謂天道輪迴,一朝帝王一朝臣,我們若想有個出頭日,還不是要尋個好主公!」

白蒙淡笑,道:「這事情不容易達成的,還要從長計議,你就先離開這劍吧,我還有要事要做,不能留你在這裡!」

紫羅蘭點頭稱是,化了一道虹霓,飛出劍身,卻在那半空中,留下了點點七彩霓光。

她一離去,此劍之中就再也沒有他人了,白蒙口鼻眼耳都迅速噴出天火來,將整個天煞劍都完全燒紅。

這劍身漸漸燒化,融成無數血紅的鐵水,那千萬混沌之氣也迅速溶入劍身鐵水之中,此地歷經十年所累積的混沌真元,迅速被這鐵水融合。

灰濛濛的混沌真元,無數血腥血河,黑茫茫的凶煞之氣。都在這空間中融合起來,三者合而為一,逐漸化出一道血紅色晶瑩劍身來,千萬混沌真元和凶煞真氣融合,有著千姿百態的變幻,直到最後,才逐漸化出億萬縷七彩霞光來。

這些霞光一點點地融入劍身,將這血色紅劍也變幻成金色的劍身,待整個劍身逐漸定型,一劍又陡然化成兩劍。極其玄妙,令人不知所以然來。

這兩劍一黑一白,黑者流溢千萬紅霧,白者閃耀著千萬金光。兩劍又一合,依舊是那柄流溢出千萬七彩霞光的金色巨劍,過了片刻,此劍又分開來,重新化為一黑一白的雙劍。

直到此時,白蒙原先留下的三十六朵虛游神蓮。才陡然飛出大陣,沖入白劍之中,白劍隨即一分為七,七彩各色,再相為合。重新化了一柄白劍。

此間變幻萬千,令人目不暇接,也不知道白蒙究竟在做些什麼。

白劍一飛而起,竟然化了白蒙的法相,輕盈落在黑劍之上,從混沌空間中飛了下來。

眼前的人,除了蚩尤有些見識之外,都不算是有大見識的。蚩尤都還不算很明白這其中的變化,其餘人就更加不清楚了,誰個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見白蒙安然下來。便道是大功告成了,急忙跪伏祝賀。

白蒙含笑三分。取出飛石幡來,道:「眼下,這裡所剩的混沌真元也不多了,大半都被我吸走了,留下這此就要留給這幡,你們再次祭起陣法來,我要為此幡重煉一次!」

這飛石幡的本身就是石姬化石降世的那塊飛來神石,此石的來歷,白蒙最清楚不過了,本來就是那乾坤山外的一道玉石盤,至於石姬本尊卻是那洪荒時就有的一道玉牒,天生就有大造化。

白蒙將這飛石幡小心重煉,取了三十六縷混沌精華,融合為一,祭入飛石幡中,在那幡上點化出一道玉牒來,這才煉製結束。

此時,再仰望那渺渺不見盡頭的通天谷,竟然看不到几絲混沌之氣,十之八九都已經被自己取走了,白蒙心中不由得感嘆:看來,今年的通天大道是徹底作廢了!

他將諸多人等再次召回輪迴寶鏡之中,自個兒和蚩尤兩人端著法寶飛上去,卻見石姬和花花草草正閑的無聊,在那裡閑聊。

白蒙飛身而至,拂袖阻攔二人跪拜,道:「飛石幡和修羅鏡都已經成了,這七彩葫蘆還要等一段日子,待我送回黃山仙境之中,再煉製一次!」

花花草草笑道:「不急,不急,反正近來也沒有事要做,倒是外面已經動起手來了,大家要搶那通天大道的位置,眼下正打的不亦樂乎,天帝不妨和我一併去觀賞下!」

白蒙這才想起來,原來眼下就是通天大道前的決戰之時,他倒是真想見識一下,也不知道這些準備沖入天界的人物,各自都有些什麼手段。

四人也不多說,如今這通天谷中的混沌真元消失殆盡,再也沒有什麼大危機,只是陣法禁制還在,白蒙取了那七彩葫蘆來,分出一道混沌真元守護周側,駕著天煞劍就飛了出去。

到了山谷外,卻見一片高山雲台上,果然有數十位地仙在比拼道行,圍觀的地仙更是數不勝數,竟然有千餘之多,將那高山雲台圍個水泄不通。

白蒙取了兩道靈符,遮了自己和蚩尤的真相,化做尋常無奇的小道人,和石姬、花花草草一併前往雲台。

到了雲台前,縱然白蒙有意遮藏真身,石姬、蚩尤和花花草草心中依舊忌畏他是西方大帝,急忙尋了個好地方,設下青玉蓮花寶座,請白蒙端坐正中央,他們三個守衛左右。

石姬和蚩尤倒罷了,這花花草草在這整個崑崙仙境都還算是有點名聲的,他在這裡混跡千年,算是眼下最老的一輩人物,又是黃帝道統嫡系,各位地仙見了他,都急忙上前參拜。

前來參拜的這些地仙,別看都是各派各教的掌教長老,可他們剛進入崑崙的時候,花花草草都已經是少見的高人,眼下一代又一代,與花花草草同輩的仙家。早就飛天而去,唯獨他還在這裡,自然對花花草草恭敬有加。

這份恭敬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