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九十六章 惡鬥洪荒老魔女

第兩百九十六章 惡鬥洪荒老魔女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518

?

看著白蒙不依不饒的和天蠍死磕硬拼,全然不計自家的損傷,本想去,玉陽也算是明白,只怕是又有了什麼大變故,讓眼前這玄黃大帝過分激昂了。

他又不敢明說,只能衝到白蒙面前,搖身一晃,也分出六隻手臂來,卻是各持紫晶瓶、紫晶鼎、六合圭,另外三手還有尺、鏡、鍾三寶,也是大法寶,卻是從來未曾見過。

白蒙只看這六寶同出一源,就知道是赤松子當年留下的赤松六寶,當是八荒尺、萬花鑒和赤天鍾。

都說赤松子善於煉飛劍,也善於用飛劍,三界之外可取人首級,想不到留下的六件法寶,卻都不是飛劍。只是這六件法寶都是如此卓越,那他煉製的飛劍,也更加非同凡響。

白蒙此時才知道玉陽為何此時才來,想必去青城和太虛兩派,將其餘四件一起借來,才前來相助。

商羊一看到這六寶,怒道:「少陽,你這傢伙很無恥,拿了我家東西招搖什麼,你家師父不也留了法寶在人間,如何要拿我師父留下的!」

玉陽一指白蒙,也怒道:」干年之前被他毀了,就煉了幾個垃圾出來,等此仗了結,我將這些還給你,助你重振南宮派就是了,又不是如何厲害的東西!」

商羊道:「你知我師父的劍去哪裡了?」

玉陽又一指白蒙,大怒道:「你問他啊,被他毀了,就煉了個泰山神劍,垃圾到極品的地步!」

商羊氣的亂跳,喝道:「玄帝,你怎麼老是敗家!」

白蒙心中正氣煩意亂。怒喝道:「都給我住嘴,這是第五次了!」

他說的這第五次,自然是他已經第五次和天蠍交手了,前番四次不是敗在天蠍手中,就是滅在玄蛇和孔雀的手中,如今再敗,他可沒有臉見人。

商羊君和玉陽倒是不以為然,但礙於白蒙的地位。也不敢怎麼樣。在他們心中,這天蠍不過是西王母養的小蟲而已,當然不放在心上,白蒙卻是幾次毀在這小蟲手中。一口怒氣憋了五千年,怎麼不怒。

玉陽卻道:「玄帝,你殺那桃花聖母,此處留給我和商羊足可,這天蠍小兒,皮粗肉燥,真本事倒沒有幾個。還是那個桃花聖母有些本事!」

天蠍卻突然壞笑道:「你們幾個,自詡是天界大仙,連我都奈何不得,還要和我家主母過不去,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地修為和分量!」

白蒙冷笑一聲,被天蠍這麼故意諷刺,心中反而靜了下來,悠然後退半步。喝道:「只需片刻口我就能要你好看!」

他說完這話,立刻化了一道黃沙,裹夾著萬道黑雲迷霧,沖向桃花聖母。二話也不說,大五行手舉起天煞神劍就刺下去。

這劍對天蠍是沒有什麼影響,對桃花聖母卻是致命的威脅,繞是桃花聖母有神通,也忍不住後縱百丈,單手一揮,在身體周圍留下一道千丈巨蟒般的粉紅色桃花流虹。

這流虹看起來如同奔流的長河,揮舞起來卻像是粉色的綢帶,但力道又無比驚人。

白蒙將那軒轅鼎一托,喝道:「桃花,你應該知道我這鼎中藏著誰,你若現在認輸,我也不怪你,算是給你分薄面,好壞你也是赤縣的第一株老桃樹,是這天下桃木之祖!」

桃花聖母卻是絲毫不給白蒙留情面,當即就呸道:「我呸,還西方太極玄黃大帝呢,還不是被人打的像個豬,當年,就連天象老頭都能打的你們三人不敢還手,這點本事,也敢妄稱天帝,旁人尊著你,那是看你生地早,其實,你又哪裡來的本事?」

白蒙臉色一寒,他如今也記得起往事,自然想到當年老子降下世來,勸說自己隨他回天,棄玄歸道,被他拒絕,不料老子收伏了那天象老魔頭,封他個文始元君的大仙位。

當時他和黃靈子二次輪迴不久,神通遠不及今日,被那天象打的連命都快丟了,自此之後,天象老東西每次談到他和黃靈子、金靈子,都是不屑地很。

這種醜事,當年也就幾個人知曉,偏偏這個桃花聖母最清楚,那時,她就在一旁看個清楚。黃靈子和金靈子還沒有特別深的感覺,白蒙卻是惱羞成怒,當即一拖軒轅鼎,怒喝一聲:「蚩尤,你給本尊出來,好好教訓這個小妖!」

話聲未落,軒轅鼎中就飛出一條九爪金龍,這金龍一落雲台,就化了一位東夷壯士,身姿雄偉,肌肉虯結,手中一柄開山金刀,重有百萬餘斤,威勢更猛。

緊隨其後,軒轅鼎也咔嚓嚓的裂解開,碎成八十瓣,化了八十位東夷壯士,各持奇兵怪刃,戎裝夷貌,但身形都是一般魁梧。

桃花聖母一看到這八十一人,倒是吃驚不小,隨即又掩面嬌笑道:「呦,原來是東海家的諸位哥哥,怎麼,也想幫那小賊欺負妹妹啊!」

為首那人正是蚩尤,他倒是無情,只是問白蒙道:「大帝,你要我砍她幾刀?還是一刀砍死,或者是七八五六十刀,砍爛為止?」

不待白蒙答話,桃花聖母卻又笑道:「呦,哥哥家好狠心,當年你和這小賊為敵,我可是捨命幫了你不少忙,如今看人家要升天了,就要劈我當個陞官石啊!」

蚩尤惡狠狠的吐口唾沫,罵道:「操你,當年我要認輸,你、天象還有玄蛇那王八蛋,不停的蠱惑我,等你們幾個賺夠了好處,全部都跑了,就讓我一個人送死。廣成子也不是好東西,說是前來助我,臨了還就是他把劈我成四段,這仇不報,老子日後何以稱蚩尤?」

桃花聖母嬌滴滴的笑個不停,道:「哥哥越來越粗俗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