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九十章 凶人自有凶人治

第兩百九十章 凶人自有凶人治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11

?

大第子掌管教中大小事務,天麒兒的秉性如何,他是一清二楚,自個覺得自家師父做的倒沒有錯,可青蓮傳召,縱然他是掌教大弟子,也不敢不去,只好領著天鶴子和天丹子前去藏經寶殿,心中卻在琢磨該如何脫生,免得師父怪罪。

白蒙將天麒兒領到紫宮星殿,正好看見金靈子領著坐下弟子講道授經,就將天麒兒拖了過去,和金靈子笑道:「反正你每天都要調教坐下弟子,不妨替我調教下這孩子!」

金靈子何等精明,一看天麒兒死活要跑,卻被白蒙單手按住,就知道這孩子被青蓮慣壞了,換了旁人,有白蒙在這裡,誰個敢亂動?

往輕的地方說,這孩子是嬌寵慣了,往重的地方說,這孩子分明就是不知死活,更何況,此子早就被他們這些人視為天龍子之後的掌權之人,如此嬌慣,那還得了!

金靈子二話不說,立即和左旗道:「去取兩枚還魂金丹來!」

左旗不解,可不敢多問,立刻起身去丹藥房,取了一個玉葫蘆來,奉給金靈子。

金靈子將這玉葫蘆拿在手中,和天星子道:「去折一根仙桃樹的木枝,得要是三千年桃木的老樹枝,這孩子仙丹妙水吃多了,皮肉如鐵,普通樹枝打不疼他!」

此話一出,左旗等人都嚇了一跳,天麒兒日後要掌陰陽宗的事情,誰個不清楚,眼看金靈子這就要打他,這不是明擺著不給白蒙面子嘛!

白蒙卻是笑道:「如此就好,日後要麻煩師弟了!」

金靈子淡然道:「若是連他都教導不了,我還妄稱什麼凶神!」

白蒙拍掌一笑,轉身就飄然離去。瞬間就到了星殿正門外。眼看白蒙離去,金靈子又是一臉凶煞,天麒兒嚇的小腿發軟,倒地就是哀號,鼻涕眼淚一併流出來,哭的眾人都是心軟,可誰也不敢去勸。

金靈子只等白蒙離去,立即喝令天星子道:「還不動手。要我親自動手嗎?」

天星子哈哈一笑,道:「要折個棒子打孩子,確實有點過意不去,不過。既然是打日後的掌教,這就有意思了!」

他說完這話,立即出了星殿,片刻之後就取了個新折的桃木枝來,也未直接動手,卻是交給了金靈子。

金靈子只向那木枝吹了口氣,但見桃木上閃耀出陣陣星光。本來是個木,如今卻變的非木非金地小五行法寶,更生出無數怪刺來,令人觸目驚心。

打這天麒兒,旁人確實沒有資格,金靈子也不讓弟子代勞,省得日後這天麒兒一旦掌教,打過他的人。或許有些尷尬。

他自己動手。那可就更狠了,管他天麒兒怎麼哭鬧,上去三棍就打的半死不活,眼看天麒兒要斷命了。才將玉葫蘆留給丁玲玲,道:「你和這小鬼有些緣分,日後就由你來照顧他,在我這裡,三天一頓打,你可領我的法旨,去天殿多要些還魂金丹來!」

丁玲玲是個女孩子,看那天麒兒被打的奄奄一息,全身是血,心中雖怒,卻也不敢說出口來,只能取過葫蘆,抱著天麒兒去了丹藥房。

此時,白蒙早已回到了紫宮天殿,一看眾人都來了,不免笑道:「本來只是閑聊,你們何必如此肅然?」

青蓮嘆道:「孩子嬌慣了些,你可以和他說道理,也用不著這樣吧,我方才一算卦,這孩子落入金靈子手中,雖然是和丁玲玲要結一場大善緣,可也是九死一生,造孽啊!」

這裡的人,都是青蓮請來當說客的,可真正敢說話的,也就是廣陽真人和北極真人,廣陽真人精通卦象,方才掐指一算,知道些內中原因,再聽天龍子明言暗勸一番,也就很清楚了,心中是默認此事地,故而就不多說話了。

北極真人被青蓮使了個眼色,雖然心中發憷,也只能硬著頭皮勸白蒙道:「掌門,畢竟是個孩子,不如,留我那裡教導兩三個月,實在不行,再讓金靈子調教吧!」

白蒙含笑不語,只是坐了下來,接過天霞仙子奉上來的酒盞,宛若無事人的小飲一口。

他越是這樣,大家越是心虛,要說起來,這其中的道理,誰都清楚。天麒兒是白蒙等人都認可地第三代陰陽宗掌教之人,事關重大,若是沒有教導好,日後對陰陽宗可不是好事。

小時候有些壞毛病,調教一下也就過去了,等他大了再調教,那可就晚了。

大家心中都還是默認的,反正是死不了人,雖然是凄慘了點,可吃了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何況只要是對陰陽宗有利,天麒兒吃點苦頭,那也是應該的。

只是,如今是青蓮散人請他們來當說客,這個情面在這裡,誰也不敢不來,來了這裡,看到白蒙,又都是頭皮發憷,除了北極真人,沒有一個人敢說半句話。

青梅散人和青蓮的關係可謂非同一般,真有如姐妹,她是特別想說話相勸,只是畏懼白蒙,不敢開口,只好暗暗踢了廣陽真人一腳,要他出面。

廣陽這種人,恨不得自己來管教,保管天麒兒服服帖帖的,以免陰陽宗日後衰敗在他手中,何況這次是硬釘子,他也不願意出頭,被青梅散人暗中踢了一腳,也只當沒有察覺,繼續低頭喝茶。

青梅是不依不饒啊,連連又踢兩腳,最後都踢出聲音來了,整個啪啪作響,廣陽真人眼看藏不住了,只好假怒道:「你踢我做什麼?」

青梅差點沒有把血給吐出來,只好硬著頭皮怒道:「你這個怕事的傢伙!」

廣陽真人臉都紅了,喝道:「我哪裡是怕了,我是站在掌教宗主這邊,你們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