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八十九章 機關算盡

第兩百八十九章 機關算盡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13

?

白蒙並不是真的殺性大起,對現在的他而言,殺與不殺已經沒有太多的差別,真的是個「生又何哀,死又何悲!」

他之所以在這個時候,還要繼續折磨飛天白虎,也不是要出口惡氣,而是希望這個白虎在自己和黃靈子他們離開之後,還能有人可以鎮住他。

他和黃靈子、金靈子走到今天,可以說是苦盡甘來,五千年的輪迴,這幾年的處處壓抑,終於換來了現在的風光。

但他們終究就要飛升了,只要最後做掉那天蠍,飛升也就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他們三人一走,石姬也不會久拖,甚至,石姬比他們還要早一步。

玉陽、紫陽兩位真人只等他們飛升,各自都完全了自家的法旨,也會即刻返回天庭,真正能夠留下來,也就是廣陽真人和北極真人,至於娃娃魚那些小妖,不給廣陽他們添麻煩,就已經算是不錯了。

不要看白蒙這幾年活的不滋潤,處處都被肘制,但那也是火候未到,如今火候到了,宛若那一鳴驚人的鳳凰鳥,當真是驚天動地。

其實,根本還是看他是不是天蠍的對手,只要能夠和天蠍正面交手,未必求勝,但凡天蠍不能在兩三個時辰內,滅掉他,那白蒙就算是熬到頭了。

縱然他當年一直天蠍這些妖魔壓著,對付其他人,倒也不怕,而那些被降服的小妖,怕的也就是他和黃靈子三人,他們一旦飛升離去,陰陽宗內能夠壓制這些小妖的人,可就真沒有人能夠坐鎮陰陽宗了。

天下沒有永遠的江山,盛個千年。自然也要衰落千年,白蒙何嘗不清楚,他也不求玄教一統天下修真界,更不求永統千萬年,但求這千年之內,能夠安然無恙,有驚無險,那已經足夠了。

可要做到這點。也不是容易事情啊,飛天白虎現在的修為,百年內足可飛升,這百年內又沒有人可以支撐陰陽宗。確實是要命。

娃娃魚可以不防備,那是個天生怕事的人,九尾火狐如今已經開始修行,百年之內還不算威脅,百年之後,天麒兒、丁玲玲等孩子都已經入了大乘,若是有些奇緣。連他們之後地一代弟子,都有人可以突破大乘,也不用擔憂了。

尤其是那天麒兒,如今看看,也就是四五歲的兒童,可卻在青蓮的格外厚愛和扶養下,靈丹妙藥,玉蓮藕汁都是常食。早已有了金丹期的修行口他本身就有九陰六天之體口只要世上沒有玉陽這樣的人,再加上白蒙到時要留下的萬般法寶,千萬家財,天下真可以任他縱橫。

以前。白蒙還擔憂玉陽日後會壓著天麒兒一頭,不敢掉以輕心,處處謹慎,如今卻不怕了。現在這個飛天白虎,白蒙就是要送給天麒兒,做個坐騎之餘,也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飛天白虎,處理的好,那是天麒兒的寶貝,處理地不好,那是天麒兒的心腹大患。

白蒙自然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又上手奪了飛天白虎三百年的修為,這才安下心來,如今,只要是個大乘期的人物,手上再有些**寶,自身也有點神通,譬如廣陽真人和北極真人,也就足可以鎮住他了。

飛天白虎心中不甘啊,他來時就得了天蠍地法旨,說是那白蒙雖然有些神通了,但也不是他的對手,哪裡料到,這一上手來,就被人家鎮壓住,還被玉陽用了大神通鎮壓如鱉。

想他也是呼嘯天下的老妖,如今落的這麼個下場,心中膽寒啊,這千餘年來,他一直以為天蠍是個天下無敵,如今才知道,正道也有不好惹的人物。

他也不是個沒有眼力的傢伙,只看玉陽和白蒙方才的手段,他也能明白,這樣地人物,確實可以和天蠍一拼高低,這才願意降服,至少有這二人在,他還不擔心天蠍來尋自己的背叛之過。

眼看白蒙終於收手了,收回了那挨千刀的黑紅怪劍,飛天白虎簡直就和重生投胎一般,喜極而泣,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嚇的,總之心中欣喜若狂,恨不得抱住白蒙的大腿,號啕大哭一番,再喊幾句「再生父母」之類的話來。

白蒙將劍收回腹中,冷冷盯著飛天白虎,厲聲喝道:「現在不降,還要等到何時!」

飛天白虎是個蹊蹺慘敗,自己都還有點懵,聽到白蒙這一聲頓喝,才猛然明白過來,立剩匍匐在地上,向著白蒙叩首道:「宗師饒命啊,小妖願意歸順,不求榮華,但求為牛為馬,任憑宗師發落。」

白蒙這才滿意,讓飛天白虎變了變形,化了一頭雙翅如玉的白虎,騎在自己胯下,他降服了這飛天白虎,其餘小妖也悉數掃蕩盡,這才飛回去,和張角說道:「如今我已經降服了這些妖孽,此地的事情,和我也就沒有多大地關聯了!」

張角本來就沒有想過白蒙會來,如今幫了這樣地大忙,開心的厲害,急忙稽首,一臉媚笑道:「多謝宗師前來相助,張角感激不盡,日後但有差遣,某必定全力相助!」

他眼看白蒙這短短几個月的時間,法相盡顯,一身神通,令人驚嘆,知道白蒙就要破天而出,只需飛升天界,就是一代天帝。他雖然也算是一代宗師,可相比白蒙這等身份,差距實在太遠,日後不知道有多少事情,需要人家相助,暗暗後悔當時沒有全力相助白蒙,現在則立刻生了巴結的心思。

言由心生,縱然張角還想有些矜持,可也掩飾不了他心中地思緒,和白蒙言語之間,已經現出了幾分獻媚姿態。

白蒙看了看張角,知道這人也是個梟雄,自己弱的時候,他一點也不小視,禮遇有加。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