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八十七章 終極地府戰乾坤

第兩百八十七章 終極地府戰乾坤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55

?

這仙境立在土中,山門上正書著「鬼門關」二字,白蒙破門而入,卻沒有遇到任何阻攔,只是山門後有鬼屍無數,既有陰曹地府的小廝鬼吏,也有黃巾鬼將。

這些鬼都有修行,早已經化出了鬼體,被斬殺無數,橫屍遍地,一地都是那綠油油的黏液,宛若人血,這裡又格外陰森,更加顯得恐怖。

再向前飛了十餘里,才看見這地府中的黃泉道,哪裡料到,這裡也是一地狼狽,不知道死了多少惡鬼。

前方廝殺之聲,聲震四野八方,彷彿是有百萬人在陣前廝殺一般。

白蒙心中一陣,腳下天煞神劍一閃,已經飛過百餘里,卻見眼前是一片戰場,無數陰神惡鬼正在結成大陣,凡是能看到的地方,都是鬼魄,也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最少也能有個百萬之眾。

饒是白蒙這樣久經大陣仗的人,看到眼前這一幕,也被震駭住了,這哪裡還是修真界的對陣決戰,這分明是兩軍對壘,浩蕩廝殺。

「真君能夠前來相助,張角感激不盡!」察覺白蒙到來了,張角急忙和玉陽並肩迎上來,天虎子和其餘鬼將主力,也紛紛迎上來。

白蒙一看眾鬼都是披頭散髮,知道他們也經歷了不小的劫難,他抬眼掃視整個戰場,只見陰神一方都是青衣白袍,而張角這一方,則都是黃巾裹頭,雙方人馬差距不大,都在五五之數。

只是,在那地府一方的將台上,分明可以見到絲絲縷縷的妖氣。白蒙用法眼一觀,已經看穿了不少妖孽的本相,領頭的是一隻虎妖。餘下還有十餘位小妖。

只有那虎妖的本領不低,白蒙估計這虎妖多半是天蠍的弟子,一手神通不遜色自己半分,尤其是他本相了得,竟然是只飛天白虎。

飛天虎本來就少,若是白虎,那就更稀罕。白虎終究是神獸,這飛天白虎則是白虎和雪雕之後。和商羊有異曲同工之妙,虎行風,雪雕行雪,兩者相合則生飛天白虎。可降風雪。

白蒙只用法眼一掃,已經知道眼前地局勢,也不去問張角,只和他稽首答禮,並不坦言要來相助,卻又和天虎子喝道:「你且到我身後來,不可輕舉妄動!」

玉陽頗感奇怪。他本來已和白蒙商議定,讓天虎子在這一陣中兵解,可如今看來,白蒙顯然是後悔了,他見白蒙如此護短,執意要逆天而為,也只能心中嘆息,並不多說半句話。

天虎子倒是沒有察覺。眼看師父來了。歡歡喜喜的一拍金翅虎,到了白蒙身後,樂得躲在師父身後乘陰涼。

白蒙心中也是有些感嘆,天虎子要想升天成仙。確實是有些難,自己也不可能護佑他一生,做個陰神判官,已經算是極致了。

只是,就讓他在自己眼前兵解,相處了這些年,白蒙心中又哪裡捨得?

陰司那裡也覺察到白蒙的真元靈犀,立刻有人飛上前來,白蒙抬眼一看,卻是常和自己有些交往的黑白無常。

兩位無常一上陣來,就遙指白蒙,喝道:「真君好無理,我們陰司多年未曾虧待你,你如今怎麼翻臉不認人,前來相助妖孽!」

白蒙先是不語,過了片刻,又一指那些妖魔,和白無常道:「我只除妖,不問地府的事情,你們誰掌地府,與我無關!」

白無常為之語噎,不知道該如何再問下去,猶豫良久,才道:「那真君是註定要和我們翻臉咯?」

白蒙冷笑一聲,真的是翻臉無情,反問道:「何來翻臉的說法,我生為除妖而來,既然有妖孽在這裡,我為什麼不來斬除,至於那些妖孽為什麼要相助你們,我也不問,你也不用狡辯!」

黑無常則道:「若是閻王讓那些妖魔離去,真君可否和少陽帝君離去,地府必定感激不盡!」

白蒙又是一聲冷笑,道:「地府暗中陰我多次了,我也未曾說而已。逆日真君的命相,無人可聳,若非你們通風報信,天蠍如何能夠得知他地蹤跡?八世怨女降世,你們其他位置不選,偏偏放到萬妖門!我家父母生我就有大功德,轉世投胎,本該有段善緣,你們偏偏降個大凶煞給他們,害得他們善緣被斷,功德毀盡,這些算不算是暗中陰我?」

黑白無常又一次為之語噎,隔了好長一段時間,白無常才嘆道:「我們哪裡有膽子在暗中陰真君,實在是天庭有仙人暗中知會,我們不得不照辦,還望真君理會一番,不要因為這些小事,斷了我們的交情!」

白蒙還未答話,玉陽陡然飛身上前,喝道:「你們兩個小小陰神,也敢和我等套交情!」

黑白無常眼看玉陽一臉兇悍的飛上來,心中畏怯,慌忙就要轉身離去。

玉陽哪裡給他們機會,目中精光一閃,射出兩道純陽金光,立刻將兩位陰神照成灰灰,連個魂魄都未能留下來。

玉陽真身是中黃丈人座下少陽帝君王玄甫,此君年少成名,修真三十六年成仙,當年破天道,進入天庭,歸為中黃丈人坐下弟子。

他年少得志,殺戮之心強盛,別看中黃丈人是個老好人,卻又和白蒙一般護短,任著他在外行兇,不但不約制一番,還處處暗中相助。

長此以往,就讓這王玄甫生了驕縱之心,和尋常小仙稍有不合,就要出手教訓別人。

這黑白無常不知天庭的事,更不知道王玄甫地性格,只道兩軍交戰,不斬來使,這才敢憑著和白蒙那點交情,上來勸說白蒙,誰知就這麼平白無故的化了灰灰。

白蒙這廂人中,沒有一個是善神。看黑白無常被斬,也沒人覺得不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