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八十三章 虛游神蓮

第兩百八十三章 虛游神蓮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17

?

所有人都離去了,諾大的紫宮天殿中,只有白蒙一個人。

他一個人靜靜坐在大殿中,過了好久,才緩緩闔上眼帘,頭頂靈台上的數朵蓮花,輕輕飛出去,悄然飛到那紫宮天殿外,在整個泰山仙境中凝望著。

其中有一朵蓮花,幽然飛過太虛派和陰陽宗的界限,飛入太虛派長老殿,悄然落入到水鏡上人身邊的蓮花玉盆中。

「陰陽宗,這幾個月來的變化似乎有點大,師兄有什麼想法嗎?」水鏡上人緊縮著眉,問水燈上人。

「我看啊,只怕是靈寶宗主要飛升了,他如今也是大乘中期有中成了,比你我的修為也不差了,神通又大,或許……真的要飛升了!」水燈上人睜開眼,目中精芒收斂。

「未必吧,這靈寶來歷不小,究竟是什麼個大來歷,倒是沒有人能說清楚,可他仇家的來歷也不小,傳說那天蠍有西王母做後台呢!」水枯上人略顯得有些擔憂。

「小小天蠍,又能算的了什麼?」蓮花池中那朵飄緲的蓮花,突然化了一道真元,落到地上,竟然變成了白蒙,只是身影模糊,彷彿是水中的人影兒,那人影兒又是一笑,道:「不請自來,還望三位上人別見怪!」

水鏡三人倒是不敢見怪,各自嚇出一身冷汗,心中暗嘆僥倖,還好沒說他靈寶的壞話。

「宗主好大的神通啊,竟然可以神遊天下,真是佩服!」水鏡上人急忙撿了句好話,先遮掩一番。

給他說對了,白蒙這一式就是神遊道法,以靈台一朵蓮花,虛化神魂。一日可游千里,沒有無上的大神通,休想要察覺。

白蒙他有三十六朵蓮花,就可以化出三十六個虛魂來,他這一魂在太虛派,卻另外還有三朵蓮花,各自飄向一方,一朵去了太清派。一朵去了黃山,還有一朵則去了更遠的地方。

神遊之法,天地難以相阻,雖是虛魂。不能施展道法和法寶,可也暢快無比,非是白蒙、黃靈子、玉陽這樣的人物,根本不能阻攔。

水鏡上人見識雖然廣博,可這神遊之法,也還是第一次見到,真是嚇出一聲冷汗來。心底也暗暗羨慕,還有一絲嫉妒,可憐他修道三百年,自以為一身神通,如今看到真有本事的人,卻是只修到五六年,哪裡能不嫉妒。

嫉妒之餘,又有無限的仰慕之情。井底之蛙陡然看見飛天白鵝。方知道天下之大,更加堅定了抱大腿地想法。

「宗主果然是一代宗師啊,看來,那黃山是垂手可得。我們正在商量,如何幫宗……師得到黃山呢,既然宗師來了,不妨指點一二吧!」水鏡上人顧不得臉皮厚薄了,急忙起身讓出首座的位置,讓白蒙坐下來。

「我這次前來,正是為了這事,蚩尤北陵的位置,天龍子已經查明了,鑰匙在上人手中,破陵之日,指日可待。待四陵悉數破開,得到了軒轅鼎,那就是我們前往黃山的時候了!」白蒙也不和他客氣,悠然走過去,坐在水鏡上人讓出來的首座寶位上。

水鏡上人正愁沒有地方巴結呢,當即稽首道:「原來是這樣,那我就讓乾虛子將北陵鑰匙送給宗主,只是……不知道這九鼎又該如何分呢?」

白蒙大笑一聲,道:「這能怎麼分?軒轅鼎本來就只有一尊,鼎上紋有九條金龍,每龍各有九爪,寓意九州歸一之相。既然只有一尊鼎,那還用分嗎?」

水鏡上人心中一陣失落,隨即喜笑道:「原來是這樣啊,既然只有一尊,那肯定就是宗主的,這自然不用再分了,只是,我擔心其他諸派有些不同的意見!」

白蒙揮了揮手,道:「縱然有些非議,那也不礙事。只不過,此鼎一旦出世,就是天下妖邪的末日,諸妖必定要從中生事。廣成子所留地箴言,我已經悟透了大半,知道天下還有大妖邪降世。所以,我們還須更加仔細防備,越是到了最後收尾的時候,越不能掉以輕心!」

水鏡上人三人都很精明,一聽白蒙這話,就多少明白了,當即答道:「從今日起,我三人輪流鎮守山門,必定能保山門無礙,宗師可以放心!」

這話要是一年前說,白蒙興許還覺得很滿意,到了今天,這三人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天蠍又有多大的本事,白蒙早已看地清楚。

若只是三人輪流鎮守,那根本就不能抵擋天蠍,白蒙故作沉吟,道:「天蠍神通廣大,就算是現在的我,也未必是他對手,你們還是三人一起鎮守吧,只要再辛苦一兩年,日後就有無盡的福澤!」

水鏡三人大喜,急忙應承下來,不僅於此,還點了風字輩的三位弟子,一起前往山門。

白蒙見他們各自忙碌,點好人馬,去了山門,這才散了法相,重新化了一朵蓮花,隨即連這蓮花也瓣瓣凋零,散落在清風之中。

一朵蓮花飄,穿梭過雲霧,如風渡塵煙,任它山門大陣招搖,照舊如履平川。

白蒙靈台所化出的另一朵蓮花,徑直去了太清派,剛入了山門,就聽到前方一聲朗喝,卻是玉陽踏著七彩寶光仙蓮而來,在他身後,清流、清靜二人各持紫晶二寶。

「真君別來無恙,玉陽頓首了!」

蓮花一陣飄渺,化了白蒙法相,也踏著一紫金蓮花寶座,飛上前去,和玉陽稽首道:「三月之後,軒轅鼎就可出世,帝君可要出面相助,免得那妖邪得手!」

玉陽答道:「自然要出手相助,不過,眼下還有三件事,正要和真君點明,真君自己前來,真是很妙!」

「不知道帝君說的是什麼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