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八十一章 紅蓮教的聘禮

第兩百八十一章 紅蓮教的聘禮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25

?

紅蓮教馬蓮娜的突然來訪,絕時是一個很突厄的事情,白蒙也完全沒有一點準備。

還好,白蒙剛剛結束了閉關,從小靈山中走了出來,只是也有麻煩事情,至少水鏡上人那詭異的眼神值得推敲。

讓不讓馬蓮娜進泰山仙境?對水鏡上人和太虛派而言,這是一個令人頭疼的問題!

還好,水鏡上人是個老江湖,迅速讓乾虛子低調請進來,甚至沒有讓風字輩弟子來傳話,自己悄悄跑到紫宮天殿來詢問白蒙。

開什麼國際玩笑,當然要請進來,還要……?大的禮節就算了,白蒙托著下巴,狡佶的轉了轉眼珠,和水鏡上人笑眯眯的答道:「上人,這個事情……你就當不知道吧!」

「這怎麼……那就這樣吧,總之「我不過問就是了!」水鏡上人多少有點不開心,雖然他不願意讓馬蓮娜進入泰山仙境,也不願意和她打交道,可既然已經進來了,他倒想知道馬蓮娜為什麼要來。

最好的情況就是白蒙和馬蓮娜商量事情的時候,自己也可以坐在旁邊,如果他們兩個人商量著事情,不時的詢問自己是否可以,那簡直就更好了!

水鏡上人難免有點意淫的亂想著,可看了看白蒙,知道人家根本沒有讓自己留下來的意思,只好站起身來告辭,省得尷尬。

白蒙的心思根本就沒有放在水鏡上人身上,一邊是妙齡美女,一邊是老到走路都彎腰的白髮老人,只要是男人,心思都會放在美女身上嘛!

等白蒙回過神來,才發現水鏡上人已經不見了,暗自讚歎:這老傢伙的修為又提升了許多。這一眨眼就不見了蹤影,自己竟然沒有察覺……不過,他也太沒有禮貌了,連聲招呼都不打!

轉念又想起馬蓮娜來,這個女人可真是有意思呢,不管怎麼說,她也是個想委身給自己的美女。

這個可以整容的時代,美女也算不了什麼。可一個想委身自己的美女就有點意思了,一個擁有億萬資產,還想和自己怎麼樣地女人,那就太有意思了!

想著想著。白蒙就察覺到馬蓮娜和乾虛子進入了陰陽宗的地盤內。

如今,他的修為和道行根基都有質的飛躍,方圓三里內的微毫動靜都可以察覺,像馬蓮娜這樣,擁有不同尋常真元氣息的女人,那更是立刻就能察覺。

白蒙嘬的站起身來,腳下黑雲飄溢散開。人已經飛浮出紫宮天殿,瞬間就到紫金靈山外,太虛派和陰陽宗地盤的分界線上,而這段時間一直追隨在他左右地石姬,也立即踩著飛石幡跟上。

「前輩,晚輩就將貴客送到這裡,先行告退了!」乾虛子精明的很,一看白蒙來了。立刻稽首告辭。不待白蒙答話,已經悄然退下,只當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看著乾虛子一飄而逝,馬蓮娜忽然掩面而笑。看著乾虛子遠去的背影,和白蒙說道:「看來,我不應該來哦,這太虛派的人,可真地不歡迎我呢?」

白蒙拍掌笑道:「熱烈歡迎紅蓮教教主馬蓮娜美女!」

「呦,現在倒歡迎我了,上次……算了,不說上次了,反正我算是看穿你了,真是個沒有風度的男人!」馬蓮娜努了努嘴,一副大人不記小人過的樣子。

她不提那天的舊賬更好,白蒙倒是不在乎她那古怪的神態,倒貼都沒有成功,尤其人家還是美女——有錢有勢的美女,給誰都會生氣的。

「哎呀,我地腳扭了!」

白蒙正要領馬蓮娜上紫宮天殿,馬蓮娜上前一移步就是個踉蹌,還一臉酸楚的蹲下來,揉著白嫩如藕的腳踝,可憐兮兮的凝望著白蒙。

靠……白蒙覺得自己已經要受不了了,眼前這個女人啊,幼稚到了可怕的地步,白蒙真的很懷疑她的智商,雖然能修真的人,不太可能是笨蛋,但也可能有些意外。

「哦……沒有關係,已經好了!」馬蓮娜忽然很麻利地站起來,十分失敗地跺了跺腳,示意自己一點事情都沒有。

白蒙正要喊個弟子去扶她,忽然聽到這話,一時都想不明白,再扭頭一看,見石姬神情冷漠,彷彿是什麼也沒有看到,這才察覺金靈子那個大殺星從紫宮地殿飛過來了。

這就是一物還有一物降,馬蓮娜這樣的妖艷女人,一遇到金靈子這種冷血男人,要麼愛的不知進退,要麼就是怕的不知所措。

金靈子一飛到白蒙身邊,馬蓮娜就老實地和兔子一樣,都不敢抬頭看金靈子一眼,倒是跟在她身後的一位老女人冷笑一聲。

白蒙幽幽的看那老女人一眼,方才注意力都被馬蓮娜拙劣的演技所吸引,還沒有注意到這麼厲害的人物。

魔教的人,升到渡劫也不難,難的是入大乘,眼前這位其貌不揚的老女人,就是一個沖入大乘中期的人物。

這女人的穿著也特別古怪,竟然是一套非常講究的紫色長裙晚禮服,襯托著她那依舊曼妙的身材。

不得不承認,雖然她是地道的老女人,可看起來也就四十歲,格外的風情萬種,想必年輕的時候也曾經邪惡過。

「哦,還沒有請教這位前輩的名號呢?可真是不好意思!」白蒙看著馬蓮娜身後的女人,帶著一絲狡猾的微笑。

「哪裡,宗主雖然不清楚我是誰,想必金靈子是該很清楚吧!」那丰韻猶存,更顯成熟的女人幽幽冷笑,緊緊凝望著金靈子。

這眼神……好熟悉哦!

白蒙不由得一聲暗嘆,這分明就是金鳳散人的那種眼神嘛,有一絲幽怨,有一絲懷念,有一絲悲嗆。更多的卻是那無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