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八十章 少陽帝君

第兩百八十章 少陽帝君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75

?

九天神雷劫雖然是厲害,可有白蒙和黃靈子兩個不畏天地的人在此,那又算的了什麼呢,充其量就是麻煩一些而已。

別人渡劫,周圍人恨不得離的越遠越好,哪個敢來干涉絲毫,唯獨白蒙和黃靈子絲毫不避諱,也正因為如此,整個陰陽宗內的弟子,渡劫都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雷劫一去,烏雲散了,天空又恢復常態,萬里無雲的晴朗。

天地間,悠悠然的傳來陣陣輕聲呼喚,從那聲音傳來的地方,湧出一縷縷雲絲綵線。

那些絲線不斷雲集而來,匯聚到玉陽體內,而玉陽的身體也開始發出五彩神光。

過了良久,玉陽才忽然睜開眼,看了看白蒙和黃靈子,露出一絲陌生的笑容,稽首道:「兩位真君,我們已經有兩千年未見面了!」

聽到這話,白蒙就知道玉陽的真身人魂已經從天降下,恢復了往日記憶,當即稽首道:「不知道是哪位大仙下界相助,靈寶感激不盡?」

玉陽笑道:「不過是中央黃極中黃元聖君,中黃丈人座下少陽帝君!」

白蒙心中清楚了,原來這玉陽就是當年創立少陽派的王玄甫,後來歸位在中黃丈人座下,其間還點化過八仙,想不到竟然是他降世相助,真是令人喜出望外。

黃靈子不明其中要害,急忙稽首謝道:「多謝大仙前來點化,我們二人感激不盡!」

玉陽卻笑道:「昔日兩位點化我,今日我領了中黃丈人法旨,前來相助,也算是因果循環,真君不用言謝。如今四位真君歷盡滄桑輪迴。已經到了劫後重生之時,我前來也助不了什麼,倒是要賀聲喜!」

白蒙則立刻問道:「正要詢問帝君,如今我們三人都到了,卻沒有見到最後一位逆日真君,不知道他又在何處?」

「這又何須問我?」玉陽大笑,手指六目獅,喝道:「孽畜。還不前來答話!」

六目獅正在走神,哪裡注意到方才的變化,陡然聽人大喝一聲,吃了一驚。再扭頭一看,嚇的魂飛魄散,原來這玉陽法身盡顯,真是個大仙風姿。

他心中戰戰兢兢,急忙踏雲過來,俯首道:「見過仙人!」

玉陽道:「某乃中黃丈人座下少陽帝君,因感恩德。特意下界相助四位真君回歸天庭,你若是能從中立有功德,丈人願收容你入中央黃極天宮黃道園!」

六目獅聽了這話,差點沒有喜笑出聲來,心中偷樂啊,這可真是抱到大腿了,中黃丈人乃是天界五老之首,南海觀音和東木公都還位列其後。這大腿不要太粗哦!

六目獅急忙道:「必定要立功。要立功的!」

玉陽微微頷首,和白蒙稽首道:「真君,這孽畜是丈人座騎九瞳金毛獅的幼子,我下界之時。他父請我收他回中央黃極天宮,還請真君割愛!」

白蒙知道玉陽要先收這六目獅為自家坐騎,日後帶回天宮見它老爹,當即道:「既然是這樣,有什麼不能割愛的,真人領去就是了!」

玉陽淡淡一笑,稽首答謝,又問那六目獅道:「天蠍究竟還有些什麼事情,你一一說清楚,否則,休怪本座無情,取你的屍首回天界!」

六目獅大驚,急忙答道:「有事情,太多事情了。先是逆日真君被困在峨嵋山中,其次,那天蠍老妖怪還廣招妖魔同黨,如今黨羽眾多,只等救出玄蛇和孔雀兩位老妖后,就打算用崆峒三寶,將四位真君地魂魄,一起封印在峨嵋山中!」

玉陽冷笑一聲,和白蒙道:「真君現在應該清楚了吧,九妖之中,玄蛇、天蠍和孔雀都是不死肉身,確實是從天而降,也算是領了西王母法旨。其餘六個,不過是凡間修鍊有成的老妖,被真君斬殺了五個,如今只有那青蛇娘娘還在世間,這青蛇娘娘本來受了驪山老母的點化,也算是我們這一脈的,可惜她受了熒惑!」

白蒙倒是有點懵懂了,問道:「何謂『我們這一脈』?」

玉陽答道:「天有三清,乃是天尊,天尊之下有六御,為中央玉皇大帝、北方北極中天紫薇大帝、南方南極長生大帝、東方東極青華大帝太乙救苦天尊、西方太極玄皇大帝和后土娘娘。真君乃古魂之一,本為天煞真君,掌逆天中央玄黃宮,後又得三清法旨,封為西方太極玄皇大帝,座下有八大元帥,五極戰神。五帝一後本來相處的還算和睦,奈何天道輪迴,非人仙神佛可擋,又憑空多了個西王母,憑藉玉皇大帝的權威,奪了后土娘娘的權位,六御就分為兩派,紫薇大帝、玄皇大帝和后土娘娘為一脈,餘下三御為一脈。兩脈在天界苦鬥十萬萬年,還是中央玉皇大帝獲勝,紫薇大帝和后土娘娘勉強退回,保得性命,真君卻被罰下天界,落入此地。我們這一脈,自然是說真君這一脈仙神!」

白蒙恍然大悟,嘆道:「原來如此,既然紫薇和后土兩御還在,只怕天界依舊不得安寧吧!」

玉陽道:「自然是不得安寧,三清和其他六位聖人不理這些俗事,我們自然是打的不亦樂乎。」

白蒙則又問道:「真人是中黃丈人座下,想必中黃丈人也是我們這一脈地吧!」

玉陽道:「也非這樣,六御之爭,由來已久,身為五方五老之首的丈人素來不理這些事情,只是和東木公有些不合,東木公又喜歡西王母,處處暗中相助,這才令我下界相助!」

白蒙拍掌大笑,道:「東木公好個不識趣,西王母都是玉皇的老婆,他這麼賣力又能有什麼用?」

玉陽也笑,道:「情緣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