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七十五章 如意算盤落空空

第兩百七十五章 如意算盤落空空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05

?

白蒙留意的看了看玉陽,且他的實力巳經又有所提升,想必是太清派這三個月來都在助他閉關,這也是能夠理解的,畢竟在太清派眼中,玉陽就是未來的希望。

可惜了……白蒙面色平定自若,心中卻是為太清派感到惋惜。

這個世界……原來不是付出就一定有回報的。

闔目靜坐的白蒙,顯得和往日不同,至少在清流上人看來,今日的白蒙更加自信許多。

清流上人忽然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喜歡這個靈寶宗主了,心中暗暗的想:或許是他實力提升到了大乘,經歷七煞門一戰,也是雖敗猶榮的原因吧!

是的,他現在有資格笑傲天下了,即使是最後一位真君遲遲不能現身,但在修真界中,他越來越重要的了,如今,還有誰敢不將他放在眼中?

清流上人內心難免有些憤然,為了北陵的事情,自己親自上門前來相邀,換來的就是侮辱般的待遇,不僅這個靈寶沒有親自出來相迎,連見面了也不行禮,就那麼淡淡稽首了事六

「宗主,蚩尤北陵的事情,看來就要金權拜託宗主了!」心中雖然氣憤,可畢竟有求於人,清流上人也不得不低頭,忍了這口惡氣。

「此事還需要再準備些日子,玉陽和雷雲土人上次就未能入墓,其中的原因還是他們沒有準備妥當。如今破墓絕非難事,只是玉陽日後必定是正道的希望所在,太清和陰陽宗之間的關係也日漸篤厚,我就想借這個機會錘鍊他,助他一臂之力,希望他日後能夠支撐起正道的大局!」白蒙依舊半閉著雙眼,心中盤思著如何讓清流上人早點滾蛋。免得礙事。

清流上人怎麼說也是道教現在首座長老,地位幾乎等同當年的三老,白蒙雖然不放在眼中,但也不想太怠慢了,就避開北陵的話題,只和他談些無關輕重的瑣事。

就這樣談了片刻,清流上人見白蒙漸漸了無興緻,方才還說些話。如今卻只是閉目靜養,心中覺得奇怪,總覺得今天地白蒙和以往很有些不同,有點目中無人的感覺。

見白蒙越來越冷淡。只有水鏡上人不斷和自己閑言碎語的聊著,清流上人更加不滿了,如果不是要拜託白蒙前去破陵,他早就拂袖告辭了。

清流上人正在煩惱的時候,心中忽然一亮。原來這陰陽宗破陵得到的好處最多,本來是個雙方有益的事情,現在看起來。卻好像是自己一家有蓋,他們還想訛詐一番,當即起身冷笑道:「既然宗主興緻不高,本座就改日再來拜訪吧!」

他豁然站起身來,和玉陽喝道:「我們回山!」

他這一番突然的舉動,令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驚,白蒙卻是冷笑一聲,道:「來地容易。想走就難了。你既然前來求我,何必擺架子!」《下載=美少女》

他們兩個人的一番言辭,真的把周圍人都驚出一聲冷汗來,方才還是同仇共志。言笑風聲,這一霎那間就彼此翻臉,真的讓人分不清東南西北。

白蒙冷話一出口,其他人還不知道該怎麼辦,金靈子卻是立刻變臉,果真是翻臉無情,右手輕輕一轉,火雲邪神鞭就已經現了出來。

水鏡上人急忙起身,不待清流上人祭起法寶,已經苦口婆心地勸道:「諸位……諸位,我們都是同道教友,這些年也是同仇敵愾,三妖未除,魔妖未定,怎麼能這樣呢?大家都收起法寶來,好好商量,有話好好說,不要內鬥啊!」

清流上人哪裡下得了台,他手中雖然有紫晶瓶,但在這裡動手,未必能夠全身而退,索性忍了這口怨氣。他知道自己只要不出手,憑著水鏡上人在此,還能全身而退,也就不和金靈子鬥狠,只是向著玉陽喝道:「還不過來,和本座一道離開!」

黃靈子知道白蒙這次是故意要強行留下玉陽,四個月前,也就是在這紫宮天殿,白蒙可是親口說過,要解決玉陽的事情,就在二戰七煞門之後口他眼看局勢已經這樣了,當即雙手一掐法決,祭出一顆玄黃珠,化了一道四方土蛇,嘩的一聲就將玉陽困住。

玉陽本來也有渡劫後期的修為,若是要躲,黃靈子也不可能立即就困住,只是黃靈子和白蒙與他有不小的恩惠,他一時片劊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心中一慌,就被黃靈子困住。

黃靈子道法日漸精妙,這一手土蛇雖然是太平道法中的小道術,卻也還有點威力,玉陽被困了之後再想逃脫,那就艱難了。

玉陽掙扎幾下,卻是完全沒有辦法掙脫,只能倉皇的喊了聲:「太師公,救我!」

清流上人處亂而不驚,假裝大怒,指著黃靈子罵道:「當年要不是我贈葯,你哪裡有今天地修為,如今得勢了,竟忘恩負義,第一個出手!」

訓斥完黃靈子,他還覺得不過癮,又指著金靈子道:「太清派與你有多少恩德,你也都忘了不成?」

清流上人贈葯的事情,黃靈子洗身的時候就已經忘卻,日後也沒有人提他的往事,他倒是無所謂的聳肩,笑道:「我出手困了玉陽,只是要留下上人,此事可以慢慢商談,不用這麼動怒!」

金靈子也冷笑道:「我家掌門師兄不過是悟道日深,世事人情都看淡了,哪裡有半點瞧不起上人的意思,倒是你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和黃靈子,哪有半點忘恩,不過是要你留下來細談!」

這齣戲唱的白蒙都有些不知所故,他本意只是希望清流上人自己覺得無趣,起身回去,他好給玉陽講授大道真經,助他早日抵達大乘期。

哪裡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