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六十九章 天地一刀斷

第兩百六十九章 天地一刀斷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504

?

戰事混亂,各派真人都恨不得生出七八條飛腿來,早就飛到遠處,遠遠觀望,唯獨白蒙四個人相離七煞鬼帝張寶還算近。

清流上人等諸位絕頂高人也沒有臉面獨自逃跑,眼看白蒙他們四周有黑白無常領鬼將守護,急忙也駕雲飛了過來。

眼見來的也非弱者,黑無常急忙勸道:「諸位真人,四大判官難以在一個時辰內鎮服此鬼,還要請諸位聯手一擊!」

昆林上人為之一怔,隨即幽然苦嘆道:「兩位陰神,我們這些人法力微薄,就算是我們聯手出擊,那也於事無補,還是請楚江王親自前來吧!」

白無常則道:「閻王哪裡能隨意前來,若是連閻王也離開,那陰司還不被其他惡鬼奪取了,如今只能依靠諸位真人相助了,這張寶一身強悍,沒有什麼法寶能夠傷他,八根地獄寒鐵針,也就是四大判官手中的四對判官筆,還可以對他還有些效果。除此之外,廣成子和赤松子兩位金仙所留下來的那些大法寶,也能傷他,只是要出手就應該滅其心臟。」

昆林上人皺眉道:「貧道聽先師所說,凡鬼修鍊到金身鬼帝的境界,都有一顆八竅九宮心,取八九玄經之意,意在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無物可傷。」

白無常搖手道:「也沒有這麼絕對,八九不畏七,故而陰陽五行都不能傷,但是八九敬天地,凡天地之道都可以傷。如今煞君和罡君在此,正好可以破它不死之身,何況這張寶離金身鬼帝至少還有千年修為的差距,兩位真君只要現了法相真身。再有大法寶相助,必定可以滅之!」

清流上人等老真人聽了,都是暗喜,急忙和白蒙、黃靈子道:「原來如此啊。那就多多拜託兩位真君了。兩位真君能夠有此福分,立下如此大功德,我們真是羨慕啊!」

羨慕你媽!白蒙心中暗暗發火,這還羨慕呢,明擺著是衝上去送死,一群老不死的,有好處就一個比一個勇猛,生怕被人搶了風頭。一看打不過了,立刻調轉船頭準備閃人。

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雷雲上人終於擺脫成見。道:「靈寶宗主還有大法寶。這天煞神劍確實是正和天地之道,黃靈子大仙卻沒有什麼適合的大法寶,既然我們出手無用,不如將法寶借給黃靈子大仙用一下,可惜我天遁鏡雖然送了兩位真君,奈何不屬於天地之道。可惜,可惜啊!」

聽了這話,清流上人和昆林上人都忍不住一個哆嗦。恨不得伸手掐死雷雲上人這個王八蛋,這個時候還要落井下石,大家此刻所說地「大法寶」。肯定是崆峒三寶和赤松子所留的六寶,數來數去就是他們兩個,人和清靜上人手中還有。

靈寶這個人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又貪心十足,這種大法寶丟給他,豈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清流上人和昆林上人都忍不住後退兩步,躲在雷雲上人和水鏡上人身後,生怕被人發現他們的存在。

這種好事情,豈能錯過,白蒙一咬牙,問黑無常道:「可惜了,黃靈子手中並沒有合適地法寶與我連手,以陰神所見,什麼法寶比較適合?」

黑無常皺皺眉頭,掐指盤算,道:「紫晶鼎……不行,紫晶瓶…也不行啊!」

清流上人長長吐了口氣,忍不住擦了擦額上冷汗,驟然聽白無常道:「六陽神劍比較適合,雖然不是廣成子和赤松子所留的大法寶,但也是昔日煞君和星君親自連手所煉,乃陽罡之首,星土之像,和天煞神劍正屬於一罡一煞,一陰一陽,實在是絕配!」

「絕配……絕配,陰神大人所言甚是啊!」昆林上人倒吸一口氣,急忙附和,又和清流上人道:「慶幸上人有這等大法寶,能夠為鎮服鬼帝張寶出力,積累大功德,昆林真是羨慕啊,也算是天緣巧合,命該如此!」

清流上人心中暗罵,臉上神色卻是淡然,稽首道:「此乃正義之言,理當一借!」

他把「借」字說的特別響,生怕大家和白蒙聽不到,可見白蒙毫無反應,心中又惴惴不安,暗道:「這孫子別揣著明白裝糊塗,到時候可就麻煩了!」

想歸想,也只能將六陽神劍取過來,捧給黃靈子,剛要說話,黃靈子卻道:「此劍歷經千年,又回到我宗,真是因果造化,謝過上人了!」

清流上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劍已經被黃靈子取走,此劍就是黃靈子他們苦心修補的,其中玄機早就清楚,立刻融入元神。

黃靈子取過這六陽神劍,上手就祭起來,將劍一化為六合,六合分九宮,九宮連環套三卦,三卦套洪荒,正是一分六,六分五十四,五十四道飛劍又連環化出五十四套三天八卦劍,每套又有二十四組,每組再化九九八十一口劍,組成小洪荒劍陣。

這一手乃是太平劍道中以道運劍陣的巔峰絕學,太清派空掌六陽神劍多年,卻是無人能夠施展,如今黃靈子順手施展出來,大家才知道六陽神劍的真正威力,都忍不住齊聲叫好!

黃靈子再以自身為媒,調動方圓百里的黃土真元,和六陽神劍所化的小九宮天地玄機劍陣合而為一,在這十萬餘只六陽劍上融入黃土真元,讓這劍陣看起來就像是一股黃色沙塵暴,在眾人頭頂呼嘯流溢。

諸位真人一看到這一幕,都彷彿是看到了希望一般,忍不住齊聲鼓掌喝好,清流上人也不由得感嘆一聲,真是哀嘆和慶幸同在,他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地心情。

「師兄,天煞神劍還不祭出來!」黃靈子感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