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六十八章 損失慘重的正道同

第兩百六十八章 損失慘重的正道同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516

?

清流上人也慌慌張張的沖了上來,見了白蒙就像是看到救星一般,急忙道:「哎呀,宗主還在就好,果然被宗主料定了,這七煞鬼帝確實不是我們能應付的!」

昆林上人跟在清流上人身後飛上小靈山,抖抖衣衫的黃土,一臉晦氣的嘆道:「宗主,你早知道這七煞鬼帝了得,也不提醒我們一下,這……你看看,我這老命差點丟了!」

白蒙被他們說的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能假作無奈的嘆道:「我也不清楚啊,只是這個張寶說我和他有些前因,我怕我前世真和他有些善果,就想啊,若是你們可以勝他,我就不貪這場因果,任他去吧!」

清流上人明知道白蒙說的是狗屁話,明擺著想做牆頭草,可又不敢直說,只能道:「宗主千年一輪迴,和這張角、張寶等太平道的弟子真能有些因果,宗主慎重一些也是理所當然。」

昆林上人則道:「宗主啊,你智勇雙全,本來是我正道之翹楚,可惜因果太多,處處要留一步,又多少有些仁善,難免有些猶豫不決,日後對決三妖,宗主不可有婦人之仁啊!」

白蒙自己都聽的要吐了,這兩個老東西張口說瞎話比自己還強悍幾分,說的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覺得自己真可能就這樣想的。

「是啊,是啊,日後再和這些妖邪對峙,本座一定要施展辣手乾坤,絕不留下後患,今天我一時心軟,讓兩位上人受累了!」白蒙借勢下坡,重新和這兩個傢伙打的火熱。

「沒有關係。只要宗主日後不要再一時心軟,我們今天受點累,也是和宗主結場善果!」昆林上人慈眉善目,一副長者循循善誘的姿態。

他們身邊還有不少其他門派的倖存者。聽了他們三人對話,差點沒把胃酸吐出來,只能強忍著笑道:「昆林上人所言甚是啊!」

雷雲上人吃了大虧,門下損傷慘重,心中怨恨極了,本來已經漸漸化解的兩派恩怨和心結,又重新浮現,但他老練。

知道現在和陰陽宗已經難以一較高低,只能是忍氣吞聲。

即便如此,他還是忍不住暗中瞪了白蒙一眼。卻被黃靈子撇見。兩個人本就有惡因,這一怒目相對,如同雷電交集,不過是考慮時候不對,才各自強壓心頭怒火,轉過臉去。

方才那一記重炮不過是七煞鬼帝張寶地隨意之舉,道佛兩教死傷也不小,又折損了數十人。大家面面相覷,各自臉色死灰。

來的時候浩浩蕩蕩,恨不得夷平整個天下妖邪。如今不過數個時辰,卻是死了百餘人,這百餘人哪個不是佛道兩教的精英。這一下子,「正」道的損失,實在是有些重了。

水鏡上人神色凄慘,忽然跺足,又一臉無盡酸楚地看著白蒙,聲如低泣,道:「太虛損失慘重,悔……我輕敵所致啊!」

白蒙知道水鏡上人要說的是「悔不該帶人下場!」,只是這裡人多,丟不起面子,轉口說了句虛話。他掃視一番,但見太虛派來了十二人,乾虛子和風字輩六人還都在,空字輩四人都是當場陣亡。

這點死傷還傷不到太虛派的根基,白蒙輕輕扶水鏡上人坐下來,勸道:「不傷根本,上人不用難過,有地府陰神在此,為給上人一個說法的,豈能讓他們白白犧牲呢?」

水鏡上人幽然密語道:「哀兵而已,不這樣不顯得我太虛派儘力了,這樣一來,日後誰說起此戰,都知道我太虛派損失慘重,誰能記得我此次帶了多少人來,頂多記得我就帶了幾個人回去!」

靠,白蒙在心中哇哇亂叫,姜還是老的辣啊,看看這個老滑頭,心思真是多啊。

想到這裡,白蒙心中也是一顫,暗道:「看來還是早點離開泰山仙境為妙,這些老傢伙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四大判官親自出戰了!」忽然有人大喊一聲。

地府有鐵面、輪迴、地獄、陰陽四判官,白蒙倒是聽說過,不過這四大判官的實力如何,還真是沒有見識,也急忙駕雲飛起,從空中俯瞰下去。

但見四鐵柱上各有一根鐵鏈鎖住七煞鬼帝張寶的四肢,四鐵柱神獸像上更是各站著一位陰司神官,一頭戴玄寒鐵黑霧面具,一位頭戴印有黑白太極圖地面具,一位頭戴紅黃二色面具,一位頭戴白玉黑紋面具。

四位面具男各自身穿陰司官府,手持一支判官筆,凌空虛畫,每畫出一字,就化了一道七彩迷光打下去。

七煞鬼帝雖然是被鐵鏈捆住,但白蒙看來,這七煞鬼帝並沒有露出敗象,莫說是一兩個時辰,就算是三天三夜,也未必能打出個結果來。

七煞鬼帝座下諸將就剩下了左鬃丈八和卜已,這兩個鬼帝的實力也可以算的是很強,竟然能夠苦苦支撐到這個地步,真是令人驚嘆。

左鬃丈八地臉,依舊猙獰,綠油油地濕液粘滿全身都是他自己體內的小已照舊散漫,彷彿事不關己,看起來,甚至沒有盡全力而為。

「憑你們四個小小的判官,也想打敗我嗎,楚江王也未免太小看本尊的法力了!」七煞鬼帝張寶哈哈大笑一聲,猛地用力一掙,萬年寒鐵索也發出咯嘣一聲。

四位判官沒有吃驚,小靈山上數百位真人倒是嚇了全身一哆嗦,這要是四判官今天敗在這裡,他們可就沒有多少活路,除非乘著四判官還能支撐,現在就逃之夭夭。

現在逃跑的話,那前面所作的犧牲不都放了空炮,一點好處都撈不回來?

人人心中都這麼琢磨著,雖然是心中無比擔憂,卻也沒有一個人願意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