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六十五章 難兄難弟的正道高

第兩百六十五章 難兄難弟的正道高 (1/3)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45

?

昆林上人立刻吐出一口鮮血,急忙和清流上人哀道:「上人,助我!」

清流上人心中也是無比驚訝,那黃色巨手分明是太平道的奇門異術,要想奪回六合圭,就只能祭出紫晶鼎,只是……前車之鑒在這裡,萬一自己的紫晶鼎也被奪走,那如何是好?

何況……若是……六合圭成了無人之主,豈不是快哉!

清流上人在這一瞬間,心中思緒萬千,可還是出手相助,雙指如劍,向著那黃色巨手就是一戳,紫晶鼎立刻飛出去。

這紫晶鼎的威力,白蒙見識過一次,但也只看過一絲端倪,未能全部見識,這一次才真正看清楚。

只見那紫晶鼎一飛而起,鼎中無數星辰砂捲起紫色沙塵暴一般,一打在那黃色巨手上,整個黃色巨手就立刻崩潰,化了億萬黃沙,流落一地。

「莫非這紫晶鼎就是太平道法的剋星,難怪清流上人這麼有信心!」白蒙心中正在驚訝,卻聽鬼府五將之首的左鬃丈八哈哈大笑,道:「好法寶,爺爺我還沒有見識過,今日就留給我了!」

白蒙暗道不好,前番卜已這麼說一句,六合圭差點當場被奪,卻不知道這個左鬃丈八又有什麼本領,只見左鬃丈八迎風一搖,身形高達百丈,什麼神通也不施展,伸開黑漆漆的鐵手就去奪那紫晶鼎。

這左鬃丈八的身形和普通鬼帝全然不一樣,竟然全身都是玄鐵,彷彿是個鐵質雕像,可又靈活無比,任紫晶鼎怎麼盤旋。還是被他用雙手掐住。

清流上人大驚,急忙和昆林上人喝道:「你用那六合圭打他呀!」

「打不動啊!」昆林上人念聲咒,六合圭唰的一聲就飛回來了。

啊呀呀……清流上人都要抓狂了,急的滿頭都是青筋。白蒙幽幽一笑,道:「上人不用擔心,我助你就是了!」

白蒙隨即又是一聲大笑,身形也迎風一漲,化了個百丈道人,身穿混元道袍,右手天煞神劍,左手混元珠。腳下七彩神光一閃,人已經到了左鬃丈八面前。

「你連周進都打不過,也敢來找我廝殺。看爺爺我把你的腸子扯下來!」左鬃丈八一看白蒙這煞君殺了過來。

不怒反笑。

「師兄,我們前來相助了!」黃靈子、金靈子各自朗喝一聲,也是身形高漲,各自現了法身,北極真人沒有他們這樣的法相真身可現,只是駕著北極冰島,立下天地玄機小九宮劍陣,也隨著二人殺過來。

白蒙和黃靈子、金靈子三個人將這個左鬃丈八團團圍住。各自施展神通和大法寶,和這個,「左將軍」斗個旗鼓相當,北極真人則是以巧鬥狠。只駕著北極冰島伺機而上。

左鬃丈八沒有辦法,這才鬆開紫晶鼎,雙手一抖,各自現了對陰陽雙手斧來,這對斧一黑一白,施展開來有如天畫太極,威猛無邊又滴水不透,任憑白蒙四人如何施展神通,也傷不到他絲毫。

眾人法寶對這個左鬃丈八都沒有效果,唯獨白蒙地天煞神劍詭異,先還只是絲絲縷縷的吸取左鬃丈八的鬼道真元,到了後來,竟然是如鯨吸一般。

左鬃丈八這才用心,斧斧劈向白蒙,恨不得立刻將白蒙砍成三瓣。

白蒙自身武藝一般,可金靈子的武藝了得,這對面廝殺中,反而是金靈子佔盡上風,他手中地火雲邪神鞭又格外詭異,真是讓左鬃丈八費盡了心思。

本來黃靈子還有個金光剪,若是這剪子還在手中,左鬃丈八再強悍,也只怕會好漢不吃眼前虧,先行退下了。

可如今黃靈子手中也沒有什麼大法寶,只不過是天丹子仿著六陽神劍,臨時煉製的一口飛劍,威力雖然不小,對付這個左鬃丈八就顯得小兒科了。

也就是這樣才有妙處,左鬃丈八既覺得自己還能占點上風,偏偏這個白蒙的天煞神劍太詭異,聞所未聞,竟然能夠暗中吸食別人的真元。他死活不會明白,白蒙這天煞神劍之中暗藏了兩位鬼帝,才讓此劍的威力大增,可吸人真元與無形。

這又鬥了七八個回合,左鬃丈八這才發覺自己的修為竟然減了一成,再這麼打下去,自己的五將首位的寶座都保不住了,這才慌忙大喝一聲,雙斧猛烈一陣劈砍,乘著黃靈子躲閃之際,唰地一聲跳回去。

金靈子殺性正濃,還要追過去,白蒙急忙拉住,沉喝道:「不能戀戰,他們五位上將都還沒有出手,一旦逼的五個人一起殺出來,我們今天就要躺在這裡。尋些小鬼帝殺殺就是了,不能玩命!」

金靈子尋思一番,又看了看卜已等人傲然冷視過來,感覺他們根本看不起自己,心中更怒,卻又知道不是對手,只能跟著白蒙三人尋個小鬼帝廝殺。

通常來說,越是兇狠的人,越精通欺軟怕硬地道理,白蒙和金靈子絕對深悉其中奧妙。

四人聯手殺了一位小鬼帝,讓白蒙地天煞神劍吸盡了真元,眼看除了左鬃丈八外小已等四將都已經沖了過來,更加不願意戀戰,紛紛退回小靈山上。

看白蒙退了回來,清流上人明知這傢伙是要投機,可方才不是他出手,自己的紫晶鼎就丟了,只能笑道:「宗主回來的正好,如今這樣的大事情,還是你能掌控!」

「尋常小戰,我還能支配調度,如今只能上人親自掌控,靈寶萬萬不能代勞!」白蒙也說不清楚這清流上人是要給自己一個台階下,必經自己是被卜已等人嚇回來的,還是這清流真的要請自己來調動全局。

清流上人苦笑一聲,這還怎麼調度啊,能上陣的都上去了,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