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五十六章 香艷漢奸

第兩百五十六章 香艷漢奸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525

?

面對王鼎的疑問,白蒙也不方便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問題明顯比大家想像的都要複雜,誰都不能脫離干係,現在就確定紅蓮教沒有疑點,那未免太武斷了。

「暫時還不好說,但這不是你擔心的範圍,你只要做好你喜歡做的天下首富就可以了,餘下的問題,都有我來考慮!」不管怎麼樣,此刻,安慰王鼎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白蒙還不想在一切都無比清晰之前,讓自己的人都亂了方寸。

噔噔……門外傳來了敲門聲,不待白蒙回來,又連續響了三聲,看起來是有些著急。

「進來!」見白蒙只當什麼都沒有聽到,依舊自顧自的看著陽台外的南洋風光,王鼎只能站起來,親自去開門。

門被推開,見來的人卻是一名美妙無比的**女子,色澤曖昧的濃情妝和水晶唇令人感受到一股火熱的氣氛,這一身紫色的半透明禮服紗裙,甚至可以肯定她幾乎沒有穿內衣,可謂是香艷驚人,讓王鼎驚詫到獃滯的地步。

白蒙能夠感到一陣輕微卻又很穩定的靈氣,知道是有高手來了,忍不住回頭看了眼,也是一陣驚訝,問那女子:「您是誰?」

女子幽幽的笑,婀娜款款的走到白蒙的面前,大方而溫和的坐了下來,笑道:「我可是幾次邀請您來會晤一番,奈何宗主真是不好請啊!」

白蒙腦中光芒一閃,已經知道這就是林天福所說的那位教主,或者說是「馬大漢奸」,倒真是沒有想到對方是這樣一位艷麗無比的尤物,確切的說。可以算是極品肉彈了。

一對即使不用任何胸罩烘托都能保持嬌挺的豪乳,實在令男人無法拒絕,那若隱若現地黑色乳暈更是有些誇張,紫色的紗裙根本擋不住那黑色的風波。令人血脈膨脹。

最厲害的卻不是她隱含紫色透明紗裙下地肉體,而是那雙發著桃紅色光芒的眼睛,彷彿是一望無盡的桃花源。

「難怪能夠出任紅蓮教的教主,竟然是絕世艷星!」白蒙轉過臉去,盡量將自己的目光鎖定在那海浪上,忽然大喝一聲:「王鼎!」

這一聲大喝立刻讓王鼎從痴迷中驚醒過來,他全身一顫,驀然想起來了。急忙道:「我先出去準備晚宴!」

說完這話,他就轉身離去了,將房門帶上。在這裡做客。哪裡要他來處理晚宴的事情。不過是出去的借口而已,即使是他,也看出來了,這妖女竟然走的是淫魔一道。

「宗主,你好狠地心腸,竟然不看人家一眼,難道我就這麼不堪入目嘛!」馬琳娜彷彿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輕輕倚倒在沙發上。將那一對玉腿緩緩舒張開。

這樣簡單的話語,竟彷彿是床第上地呢喃一般,穿透人地心扉。撩動著男人體內的所有熱血,一絲絲軟化男人的防範。

白蒙額頭冷汗一點點逼了出來,這是一場生死的較量,眼前這個「馬大漢奸」一上來就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若是自己一下抵擋不住這淫慾,結局就會是自己輪為她的玩物,日日被她吸取陽元。

「六陽六月身,百年難得一見,教主好厲害的迷人手段,不過本座還不怕這些!」白蒙見這「馬大漢奸」已經在話語中用上了勾魂奪魄的迷人妖音,顯然是要和自己較量一番,也立刻現了法身,一絲絲黑色煞氣逼人撩動,宛若無數條黑色毒蛇,臉上更是紅光照耀。

「啊,宗主,不要這樣嘛……不要!」馬琳娜一邊躲閃著這千萬縷黑色煞氣,從下體也漸漸滲出絲絲縷縷粉色霧氣,和這黑煞之氣分庭抗禮。

兩人相距不過三尺有餘,各自鬥法之際,也不退讓半分,卻是各自都在儘力施展自身的神通,額頭都冷汗直滴。

鬥了片刻,馬琳娜身體上香汗淋漓,本來就半透明地紫色紗裙竟處處濕透,更加顯得妖艷動人,肉感十足。

白蒙漸漸感到處於下風,自己不願出手太重,傷了這「馬大漢奸」,她卻越逼越緊,由不得暗中發怒,陡然一聲悶喝:「你再不住手,不要怪我當場殺人!」

馬琳娜吃了一驚,她本來只是要給白蒙個下馬威,沒有想到對方實在是有點兇悍過頭了,真的動起手來,她自問不比白蒙差,可終究不宜現在就撕破臉皮,只能冷笑一聲,道:「宗主好大的口氣!」

她話說地雖然硬朗,氣焰卻是低了不少,萬般迷惑男人的手段都收了起來,從下體散發出來的紅霧,也一點點的悄然收回去。

「說正事吧,我不太喜歡羅嗦!」白蒙見她收了手,也一絲絲將黑霧收回體內。

「好,我喜歡這樣爽快的人,不過,也沒有什麼大事情,只是聽說了宗主的威名,很久就想來見識下,宗主不給機會,我只好自己送上門來!」馬琳娜幽然一笑,為自己倒了杯紅酒,自飲一小口,抿在口中,緩緩渡下去。

白蒙冷哼一聲,道:「我又有什麼好見的,教主送上門來這話不太妥當,分明是我被教主半道攔截!」

「宗主是怪我咯,我可真是有意送上門嘛,像宗主這樣英俊霸道的男人,試問哪個女人不喜歡,我可喜歡的要命哦!」

白蒙看了馬琳娜一眼,見她騷的要發春了,心中一陣厭惡,這種女人一路修行下來,不知道毀了多少男人。

「聽說老外那方面很強,想必教主也不缺吧,不用在我這裡發浪!」

白蒙這話說的賊不好聽,馬琳娜真的是肺都要氣炸了,忍了良久才忍下這口氣來,笑盈盈的避開這個話題,自己也收斂幾分,道:「要說是全然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