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五十五章 馬漢奸頭子

第兩百五十五章 馬漢奸頭子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72

?

「早年宗主就答應去見見我們紅蓮教的教主馬琳娜,如今擇日不如撞日,教主就在新加坡內,不如下去和教主見個面吧!」林天福一臉恭敬,就好像是個奴才一般,哪裡有半點「美國華僑」的氣勢。

越是這樣,白蒙反而越加疑慮,他手中天煞神劍未能修復,還不能用,輪迴寶鏡中的一百二十八星君也不在,萬一那個,「馬漢奸頭子」有什麼歪心思,自己可不太容易抵擋。

要說這「馬漢奸頭子」沒有歪心思,那打死他都不相信,哪裡能這麼巧,分明就是提前堵在自己回程的必經之路!

不管此行有多危險,他知道自己只能去,總不能丟了中原道統的臉面,當即無所謂的笑了笑,道:「好一句擇日不如撞日,那就領我去見見那位馬漢……教主吧!」

「多謝宗主賞光,其實王鼎先生也在新加坡呢!」

白蒙臉色陡然一寒,眼中殺人的光芒更是突然爆漲,嚇了林天福一跳,全身都是一陣冷汗直淌。

「宗主……別誤會,是邀請來談生意的,絕對是生意,只賺不賠的生意,絕對大賺特賺的生意!」林天福語速爆快,簡直就像是機關槍。

看他驚嚇成這個樣子,看起來事先也沒有什麼防備,白蒙忍不住冷哼一聲,道:「但願如此,我世俗中沒有幾個朋友,王先生就算是一個,他要是有一點差池,小心我當場發飆!」

林天福掏出白凈的手絹,連忙擦了擦汗,無比尷尬的陪笑道:「宗主這幾年威名震天,七煞門一戰之後更是三入黃山。中原的一些教友都說了,您要是當場發飆,這新加坡就毀了,我們損失可不小。您可千萬別太激動!」

白蒙冷笑一聲,收了青螭獸,只彩那一朵流雲,道:「那還不帶我去看看王鼎!」

他心中已經咬定注意,只要見王鼎有半分「委屈」,莫說是小小的新加坡,就連馬來西亞也一併打毀。

紅蓮教地地盤勢力,他這兩年也打聽過。因為不能進入帝國和中原,為了保持華人弟子的傳承,這十幾年來。主要精力都花在了新加坡和南洋一帶。

尤其是新加坡。沒有紅蓮教運用大量的美元進行投資,根本就不可能有今天的輝煌,而新加坡近五百萬地華人,也是他們能夠立足的一個,基礎。

相比全美國也不過三百萬華人,且分散各地,新加坡已經是紅蓮教能夠找到的最好的基地了,而這些年,他們也確實在逐漸將基地搬往新加坡。

在這種基地搬遷的過程中。也悄然使新加坡成為了亞洲一個新興的金融中心,由此可見,整個紅蓮教所掌控的世界經濟比例。

停留在新加坡的上空。

白蒙低頭一看,不禁要笑出聲來,這新加坡可真地很小哎,只有巴掌大的一塊地方,還不如金陵城大。

由此也能看出來,紅蓮教這些年發展的尷尬,遲遲不能回歸中原發展,已經極大地限制了他們地發展,簡單的一句話就可以清楚概括他們的狀況——有錢無人。

在林天福的引領下,白蒙很快就飛下新加坡聖陶沙度假區,落在一片銀色海灘私人花園裡,這花園倒是很漂亮,極富南洋氣息,一眼望過去,只有一些馬來僕人。

「這個花園真的是很不錯,確實很不錯哦!」白蒙淡淡一笑,又低聲問林天福:「王鼎是在這裡度假嗎,他可真悠閑!」

「哦,在和我們首席經濟顧問談生意,絕對是談生意!」林天福被剛才殺氣畢露的白蒙給嚇著了,慌慌張張的解釋。

林天福將白蒙領到一座獨立的三層小洋樓前,靠著海岸,甚至可以看到不遠處地海灘和浪花,這海碧綠碧綠的,全然不像尋常的那種湛藍色,非常養眼。

白蒙忍不住點了點頭,這裡地風景確實是別有一種風味。

進入洋樓之後,在二樓的陽台果然見到了王鼎,這個傢伙,竟然悠哉哉的挺著個啤酒肚,一手背在身後,一手極其紳士的兩指抬著紅酒杯腳,凝望著陽台外的那抹海灘。

穿著真***漢奸,還十足的斯文敗類。

林天福和白蒙討好的點頭一笑,躬身退了下去。兩個人來去都是無聲無息,王鼎也沒有察覺,直到白蒙故意乾乾的咳嗽一聲,他才吃驚的回過頭來,一看是多年不見的白蒙,真的大喜過望,急忙快步走過來。

「哎呀,宗主啊,可讓我見著您老人家了,這兩年都不打個招呼,我賺了錢都不知道怎麼送給您!」王鼎哈哈大笑,他有資本大笑,只是三年的時間,他為白蒙打拚出一個小巨無霸商業航母來,雖然白蒙還不清楚。

時過境遷,如今的王鼎對白蒙而言,實在是彌足珍貴,在紅塵之中,真正的朋友也就這麼一個了,哪裡不珍惜呢?

一看到他,白蒙就忍不住想起了在三里屯做修真生意的日子,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年是風光無限,最想念的時光卻永遠是那三里屯的日子。

兩個人在陽台前坐了下來,王鼎立刻撤了紅酒,為白蒙打開一瓶陳年茅台,笑道:「別嫌棄,咱們當年也就喝這個,其實那時候咱們一年賺三四千萬,喝的是這個,如今一年賺幾百億,也***喝這個,生活真的就這樣而已!」

白蒙端起酒杯,用心的聞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難聞,可能真的是仙家靈酒喝多了,這玩藝喝不下去了。

想了半天,他索性把茅台仍到垃圾婁中,抬手祭出一個如意寶盒,從裡面取了一個晶瑩剔透的翡翠玉瓶,笑道:「以前別人送的桃花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