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三十三章 孰不可忍

第兩百三十三章 孰不可忍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76

?

是可忍,孰不可忍!

這不明擺要讓陰陽宗一脈做炮灰嘛!

白蒙哪裡肯同意,就算是要和三妖拼個玉石俱毀,他也不願意淪為他人的盾牌。想到此處,他不僅冷笑一聲,道:「昆林上人的建議,比清流上人更為合理!」

昆林和清流都是微微皺眉,誰都聽得出來,白蒙這語氣是明顯不認賬,他們想讓白蒙這陰陽宗進入自家的仙境,看得還不就是他相對弱小。若是他不樂意做配角,他們倒寧可和其他三派相合了,這樣還更保險一些呢。

既然白蒙已經露出不滿意來,兩人也就不再爭取了,倒是互相對望一眼,打起對方的注意來。

此刻,白蒙一看三人眼神,就知道太清和青城打算相合了,不過這文章怎麼寫,還要他們再去斟酌。

形勢逼人,容不得再存僥倖之心,白蒙既然回絕了其他兩家,那下面就只能如了天龍子的心愿,和太虛派相聯合。

天龍子心中也矛盾,他料定水鏡上人所想的也和清流、昆林差不多,只是又不太敢說,畢竟他是昔日的雲龍真人。

昆林和清流也不願意主動開口,這一刻,六個人都沉默不語,主事的白蒙、清流、昆林和水鏡更是各自盤算。

一宗三派之間,淵源都很深,若說是要合,也不算是意外之舉,尤其是當前局勢令人人膽顫心驚。可若真是要合,其中要推敲和計較的地方更多,也不大容易。

終究是水鏡耐不住心中的猶豫,小聲試探白蒙:「宗主,你我兩門淵源之深,已經無需多言了,雲龍……天龍真人在此,可以證明一切。當年太虛祖師立派。若無宗主相助,那連太虛仙境都無法得到,卻不知道宗主以為你我兩派相聯,是否合適?」

白蒙淡然一笑,道:「局勢逼人。就算你我不願意,那又能如何,只是無論泰山,還是紫金山,都不能算是仙境的上佳之地!」

水鏡上人略顯尷尬,白蒙這話說錯也有錯,說無錯也無錯。相比峨嵋、青城仙境,泰山仙境確實有些差距,但相比而言,紫金山的差距就更大。

兩派同立一個仙境的立場。此刻是定下個七八成了,也沒有誰能佔據主動。畢竟太虛不同於其他兩派,有雲龍真人在這裡,就算他水鏡上人都避讓三分。

如今兩人言語中較量就是誰捨棄自己的仙境,其實相比太虛派,白蒙還是有退路的,他內心中倒也不是真的很在意,也並打算讓太虛派來紫霞仙境,這根本就不現實。

水鏡上人思索片刻。道:「紫霞仙境能在三年之中有此等造化,其中大半所依託地,都是宗主的氣數。若是宗主能來太虛派,不僅你我兩派自保不成問題,憑藉宗主的氣數,太虛仙境日後必定有大前程。貧道知道宗主一門絕學無數,唯獨缺煉丹一道。若是宗主願意屈尊而至,太虛派願意奉送《碧霞天丹經》全經六卷十八冊。」

白蒙略顯猶豫,相比而言。真正最適合自己陰陽宗聯合的門派,其實還是青城派。只是青城派要求太過離譜,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白蒙微微思量片刻,道:「太虛仙境和紫霞仙境相合之事,已經勢在必行,非你我不願意就能阻止的,但既然要聯合抗敵,其中關鍵還是要互信。若是太虛派願意贈送《碧霞天丹經》,我陰陽宗內其實也有一卷煉丹經書,名為《方天仙經》,可共換有無。甚至,貴派日後歷代掌教人選,皆可來我仙山中,由我宗主掌龍龜洗身地儀式。至於其他諸等可互通有無之事,也可細細商量!」

「且慢,靈寶宗主不用這麼快決定,依貧道看,太清派倒更適合宗主前來!」一聽到龍龜之事,清流上人眼中精光抖漲,彷彿打了強心針一般,顧不得人家這都要敲定了,立刻橫插一條腿進來。

白蒙看了看清流上人,心中冷笑,卻是不置可否,更加不說話。

「此事確實還是可以再商量,我們一宗三派,關係都算是很密切,難分彼此,既然要聯合,貧道以為,還是四家相聯為好。否則,日後渡過此劫,彼此又分成兩大仙境,又要有所明爭暗鬥,難免要傷和氣。以往還能有個調停,一宗四派分了兩大派系,若是出了紛爭,只怕是不好調停了!」昆林上人也乘機而上。

白蒙不否認昆林上人所說的策略確實最為穩妥,但是其中要害也劇烈,一是尋不到一個合適的立大仙境的地方,二是各家都有內心的計較。如今,局勢逼人,大家還能團結,一旦斬除了三妖,四家日後必定要內鬥,遲早還要分開,徒增煩惱而已。

水鏡上人則暗怒,本來陰陽宗和太虛派聯合之事已經敲定了,後面只是一些細節未能商談而已,被清流上人和昆林上人這麼一鬧,倒真是個無底洞了。

他們四個人各懷心思,卻又互不相視,或閉目冥思,或眼神遊離,或仰或俯,實著心中都在迅速盤算,都想找到一條最穩妥周全,自己獲利又最多的策略來。

天龍子不忍嘆息一聲,道:「我斗膽獻策如何?」

昆林上人大喜,這天龍子就是雲龍真人,說話就算是不向著太虛派,那也不會虧待太虛派,最有可能就是太虛和陰陽宗雙贏,而青城和太清也勉強能夠接受的地步。

他當即笑道:「天龍真人依天命回歸陰陽宗,但終究是六代之上的長老,您開口,我們自然悉聽!」

清流上人暗道不妙,卻又無話可說,只昆林上人略顯厚道,明知道可能不利於自己,仍是笑道:「真人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