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三十章 離別

第兩百三十章 離別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79

?

「蜀山派餘黨,黃靈子來也!」

「青晟子前來相會!」

眾人身後猛然傳來兩聲朗喝,卻是黃靈子和馬晟前來。他們二人得到消息最晚。畢竟大家都知道他們和蜀山派之間的讎隙太深,哪位首座都不方便前去知會,年輕一代弟子也不敢輕言,可蜀山派三十餘人前來,動靜也未免太大,還是讓他們知道了。

兩人各自踏雲上,馬晟更是怒氣滔天,恨不得手刃這些人,需要知道他這些年辛苦,所企盼的就是今日而已。

黃靈子心中怒氣更是難消,只是參透《黃道經》第一卷,又廣覽萬家典籍,心境都修為已經和當年不可同日而語,還是可以剋制,臉色卻仍然是一片昏暗,眼中更是難得露出一絲殺伐之氣來。

霜寒子最清楚這其中的緣由,不待黃靈子發難,便急忙和白蒙跪拜道:「宗主救命!」

話聲未落,馬晟已經祭出陰陽二劍,直取霜寒子頭顱。白蒙眉頭微皺,混元道袍大袖一甩,也不知道是施展了如何神通,徑直將二劍收下。

馬晟沒有料到白蒙會出手阻攔,但白蒙歷年積威,就算他心中再怒,也不敢違逆,只能和白蒙急聲求敘:「宗師,不要攔我,今天不殺了這些人,我一輩子也不安心!」

不待白蒙說話,廣陽真人已經上前攔住了兩人,嘆息道:「你們還不知道嗎,蜀山派已經滅了,可憐千年大派,卻只有這幾十個年輕弟子逃了出來!」

黃靈子和馬晟都是愕然,他們知道蜀山派有變,隱約也感覺三和突然遇到了滅門之禍。但當真正有人證實了消息的時候。兩個人的都還是顯得無比震驚。彷彿是不能接受一般。

再一次提到蜀山派滅門的消息,所有人都忍不住嘆息一聲,場中的氣氛更加凝重,黃靈子跺了跺足,嘆息一聲,道:「罷了,雖沒有因我而亡,卻也是亡了。罷了……罷了!」

馬晟卻仍然是有些無法相信。他心中有恨,在那無盡的恨意中,何嘗沒有埋藏十年的師門情誼,就彷彿是一個女子,被相愛十年地情人拋棄。心中再是恨他,卻又不能忘記曾經有過地關好。

這種愛恨交措地情絮,宛如是無法理清的蛛絲一般。凌亂不堪,日夜折磨著他。這一日,終於解脫一般,他眼神中的光芒迅速衰弱,漸漸暗淡下來。

人也瞬間被人抽空了所有力量一般,頹然跌坐在流雲上,半晌也說不出話來,冷不丁的如倔強的孩子一般,低聲呢喃道:「不可能的……蜀山派不可能……滅門的!」

白蒙見景蘭真人想上前說話,想必她昔日和馬晟有點交往,只是輕咳一聲阻攔,自己上前扶起馬晟,低聲寬慰道:「蜀山派沒有滅,這裡不是還有很多人嘛!」

聽了白蒙這話,馬晟眼中精光又陡然暴漲,聲音雖低,卻是難掩恨意:「那就讓我殺他們罷!」

先不說馬晟能不能打過這些餘下的蜀山派弟子,就算能殺過,白蒙留著這些弟子自然還有用處,也不會同意馬晟的想法。可他也不想叱喝馬晟,要他清醒一點,因為他能夠理解馬晟此刻心中地矛盾,這種無比複雜的情緒,他能夠想像到一些,只好拍了拍馬晟的肩膀,嘆道:「不用再殺了,該死的人,都已經死了,雷雲、景泰二人都死去了,還要說什麼呢?」

白蒙的話就彷彿是一根刺,刺穿了馬晟剛剛鼓脹起來地復仇之心,令他所有的怒氣都瞬間消失一空,整個人又死氣沉沉的頹然跌坐下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一刻實在是無比地尷尬,誰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白蒙看了北極真人一眼,嘆道:「領你師弟回去靜修一段時間吧!」

北極真人也是有些關心馬晟,畢竟這馬晟是九宮派中,除了他之外還僅剩下來的人,當即領了法旨,攙扶著馬晟回九宮靈山去了。

黃靈子凝望著霜寒子等人,也是半晌都說不出什麼話來,這一刻,他的心中也是極其複雜。若真是動手吧,且不說會壞了白蒙的事,只看蜀山派這些人慘敗如死灰的臉色,也知道他們心中更加灰暗;若不動手,心中還有的那一縷憤恨,也是難以消解。

他只能仰天嘆息一聲,一揮拂塵,沉聲喝道:「師兄,黃靈子先行告退了!」

不待白蒙和其他首座施禮,黃靈子已經悄然駕雲而去,只在那半空之中,留下一抹驚虹浮雲,香艷之中卻又難掩失落之情。

這其中的事情,也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解釋的,白蒙只能隨他離去。

蜀山派這些餘下的弟子,心中何況不是無比複雜難言,白蒙又稍微寬慰霜寒子幾句,也匆匆離去了。其他首座還是無法揣摸透白蒙內心的想法,見白蒙離去,也不願意在這種極其複雜的情況下,和蜀山派套什麼交情,除了廣陽真人留下相助之外,餘下諸人都也各自領著弟子離去了。

回到紫宮天殿,白蒙心中凌亂,正要取來經書覽閱,天龍子就走了進來。白蒙看他欲言又止,知道他在天命神鏡中窺探出一絲天機來,只是不知道該怎麼提醒自己,便讓他坐在一邊,也不說話打擾他,自己靜靜看著陰陽宗典籍,任由天龍子苦思。

時隔良久,天龍子彷彿是終於忍不住了一般,道:「師父,紫霞仙境的氣數也要盡了!」

啪!

白蒙猛然吃了大驚嚇,手中書卷都跌落在地,冷不丁的扭頭看著天龍子,喝道:「你說什麼呢?」

天龍子嘆道:「天機太玄妙,縱然有天命神鏡在手,我也只能看到些許,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