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二十九章 落魄蜀山

第兩百二十九章 落魄蜀山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03

?

只不過是一霎那間,白蒙心中閃耀無數想法,什麼正道魔道的,這些都是廢話,第一目標還是要保住自己的山門,別為了這點東西,惹那幾個老妖魔打上門來。

或許,雷雲上人事先也想過了,才在最後留了一個大絕招,一旦其它三派不收留,就用那血書上紫霞仙境。

白蒙突然想明白了,其它三派就算是臉面上過不去,肯定是可以推卸,畢竟是蜀山派自己要退出四大派陣營的。和那三派不一樣,自己現在卻被雷雲上人的血書卡住了,收留他們就是和老妖魔過意不去,不收留的話,哪裡還有合適的借口。

雷雲上人這一步棋確實是沒有走錯,白蒙算計來去,還是不由得暗自感嘆:好你個雷雲啊,臨死還要拉我給你做墊背,順手又保了你蜀山派,千毒萬毒,毒不過你這個老匹夫啊!

「師兄,千萬不可收留他們,否則就給那三個老妖魔留了口舌,我們也難保自己的周全!」金靈子面色冷寒,悄聲和白蒙密語。

白蒙何嘗不清楚,若是不收留這些人,只怕來日就要給他們收屍,若是收留,卻不知道誰***為給自己收屍。

哎,妖怪好一個猖獗,竟然連千年大派也可以瞬間抹殺,罷了,做個縮頭烏龜可以活千年,像蜀山派這樣處處以降妖除魔為己任的正道,死的太凄慘了些。

他正在苦心思索個理由,打發他們去太虛派,景玉真人卻道:「如今事到如此地步,諸派都不能獨善其身,還請宗主廣邀正道中人。齊聚商議對策。雖然,以往各有危機,大家都是隔岸觀火,只是現在不同了,蜀山一夜滅門,足可見天蠍等妖神的實力,太清等派必定心驚膽戰。蜀山擋不住,他們也未必能擋得住!屆時,只要宗主一招旗吶喊,必定有萬人呼應,更顯得宗主乃正道翹楚!」

白蒙臉色立刻刷的一下冷下來,喝道:「胡鬧。本尊怎麼可能這麼無知,所謂槍打出頭鳥,本尊若是搖旗吶喊一番。那本尊這紫霞仙境也要變成一池血河。就算本尊願意收留你們,也只能是暗中保下來,絕對不會張揚出去,免得步你們蜀山派地後塵!」

景玉真人一陣發愣,他也不知道是哪裡說錯了,方才的話。他自己感覺很良好啊,誰聽了不是欣喜若狂,為何會這樣呢?

霜寒子卻是看穿了,明白白蒙不過是藉機發怒。想拒絕蜀山派的投靠之意,當即顧不得輩分上的差距,猛然推的那景玉真人一個踉蹌。神色竟然冷靜下來,和白蒙淡然不迫地說道:「宗主。我太師公曾有遺言,宗主乃是諸妖的死對頭,前生就是宗主自損陰陽宗地千年氣數,硬生生鎮壓了諸妖。就算是宗主想避開這幾個妖魔,那也是不可能,不如留下我們,多一些力量也是好事情!」

白蒙暗自又打量霜寒子一番,知道他是出了最後一張牌,把什麼正道同盟之類的堂皇話都丟到一邊,直接攤開牌來談判了。

不錯,他說的並沒有錯,蜀山派敢在這種時候上紫霞仙境,肯定是雷雲上人盤算過很多次了,其他諸派一旦不敢收留,只有上紫霞仙境,因為一旦蜀山派遭了如此打劫,蜀山和紫霞就已經不是敵人了,迅速又成了最緊密的同盟。

這就是造化和輪迴,這就是世事,所謂世事無常,也就這個樣子了,誰也無法想到,幾個月前還是生死大敵,此刻卻要同仇敵愾。

命運的輪轉總是這樣令人驚奇,就算是掌握先天、中天、後天三大卦象玄機又如何,天龍子有天命神鏡又能如何,誰能把握一切天機,誰會想到蜀山派能有今天?

眾人所能掌握的,不過是那億萬天地玄機中地一絲而已,也正是如此,才讓人感嘆天地玄機的真正玄妙之處。

隱約之中,白蒙能夠覺察到,這樣的大事情之所以完全沒有半點預兆,道教中精善推衍之道的人很多,卻是沒有一個能覺察出一絲苗頭來,那只能說明一點,此事是在天命外。

能改變天地玄機的人,世上到如今也不過是兩個半,僅有的兩個都在紫霞仙境,還有一個就是那轉世的陸芸,被白蒙視為心腹大患的八世怨女。

可這個孩子還小,那十之八九是和自己有關係。

白蒙想到這裡,忍不住臉色一寒,終於咬了咬,喝道:「不用說的這麼難聽,本尊地紫霞仙境大的很,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本尊雖是狠辣,卻沒有清流上人他們那麼勢力。蜀山派在本尊的心中,無論是敵是友,都還是很重要的,且和本尊入紫霞仙境吧!」

「不可!」金靈子再也忍不住了,失聲喊出來。

白蒙看了看金靈子一眼,悵然道:「事情都到這個地步了,我們想獨善其身也不可能,隨他去吧。當年,我曾經說過一句話,叫做天魔自有天星降,萬事都有它地造化,我們只需儘力而為,再怎麼說,也是幾十條人命!」

霜寒子大喜,正要跪拜答謝,白蒙卻伸手攔住他,冷然道:「你不要高興的太早了,你還要記得今天的話,若是日後那三妖殺來,本尊可沒有心思送你們出山,要麼就一起死在這裡,要麼就一起活。我們曾經是敵,如今卻要同生死,共存亡,你們想必沒有怨言吧!」

他這話顯然不是只和霜寒子一個人在說,蜀山派各人都是長舒一口氣,齊伏與地,同聲喝道:「必定如此!」

白蒙此刻卻很難因此而高興,不僅如此,背後反而生出無數冷汗來,徑直濕透了道袍,清風一吹。陣陣陰寒,就彷彿是刀子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