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二十四章 混元歸位

第兩百二十四章 混元歸位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54

?

白蒙微微點頭,道:「我也盤算過了,這日月雙位的人,應該不一定都是學我們玄門的絕學,只要精通陣法的變化就可以。原因主要有兩點,第一是陣法詳略上沒有特意說明,其次呢,陣法中顛倒陰陽乾坤天地的核心是我和黃靈子,真正負責引導天罡地煞劍陣的是金靈子。日月二位是主守金靈子,護佑金靈子安全為主,也可以領四魔四道啟動鏡陣攻擊。」

廣陽真人忽然問道:「既然如此的話,我和青梅師妹也可以入陣咯?」

他的話倒是提醒了白蒙,確實誠如廣陽真人所說,廣陽真人和青梅散人,無論是在修為和手段上,都比天陽子、天月子強上百倍。

指望天陽子和天月子在一年之內,學到太多霹靂手段,未免有點不現實,與其指望他們兩個年輕弟子,倒不如指望廣陽真人和青梅散人。

唯一缺陷就是青梅散人如今修為不足,剛過了渡劫前期,和廣陽真人相配合,實在是有點差距,當即取了兩粒九轉金丹,交給青梅散人,道:「下次組陣之時,就是要迎戰蜀山派了,和他們對戰,我更沒有把握,你好好修鍊吧!」

青梅散人哭笑不得,哭的是下次和蜀山這種千年大派交戰,自己要做主力軍,也不知道會有個什麼下場,喜的是得了兩粒九轉金丹,或許很快就能破渡劫中期。

白蒙面色也是堪憂,猶豫了良久,才和廣陽真人道:「那混元珠,你還是要交給我。要想真正運用這法寶的玄妙。必須要證得混元真元。」

廣陽真人取了混元珠奉上,笑道:「理當歸還!」

金靈子猶豫片刻,將混元仙袍和混元幡也奉上來,嘆道:「雖是我前生所煉,奈何不得其中訣竅,又還不能證得混元真元!」

白蒙早有預料,真正能夠掌握混元袍和混元幡奧妙的人。世上只怕還真只有他一個人。這兩件法寶看起來也不過就是仙器中品偏上的品級。只是其中地功效,卻非同尋常。

若非白蒙悟得了混元道,他自己也不會清楚,當初乾虛子將這法寶送來,一是看在法寶源出青雲子。二來也是一直摸索不到其中地訣竅。

他將混元三寶一併收了過來,卻問廣陽真人道:「我知道你胎息一脈分劍、扇、針、鏡、琴簫、尺六藝,有奇門遁甲、日月神行、陰陽無極、日月迷魂、天地玄音、風雷天甲等九門八十一道法術。卻不知道你擅長哪一些?」

廣陽真人笑道:「我六藝無所不精,九門八十一道已經領悟六門。只有生死羅門、神遊八荒、開天闢地三道太過精深,連家師也不過略入門道,故而我也並無多少修習。」

白蒙微微頷首,又問道:「金光螳螂這是六日黃螳螂山也算是天生異種,他身上有一種金光翅,是他天生所化地妖寶,可化三千六甘葉小金翅,護住全身。我以這妖寶為主,再取三千六百金鱗鳳羽,替你煉製成仙寶,你需記得此寶什麼都不怕,唯獨怕煞,天煞地煞都擋不住!」

廣陽真人默笑不語,神色離奇,好像是不將金光翅放在眼中。

白蒙沉吟片刻,道:「這也算不得大法寶,遠不如混元珠,只是我也還沒有煉製混元珠的本事,紫霞仙殿本來是我護身大法寶,我今日取了這混元珠走,就將紫霞仙殿贈與你!」

他一托起手來,已經將紫霞仙殿祭起來,伸手一推就送到廣陽真人的面前。

眾人都是大驚,誰都知道紫霞仙殿對白蒙的重要性,他連這等大法寶都送出來了,哪個不驚。

廣陽真人推卸道:「宗主不須如此,我素來不外出的,只想閉關修鍊,除非有人殺上門,倒是不少事情需要宗主親自外出處理。如今,紫霞仙境外面也有不少妖人,宗主當用這大法寶護身啊!」

黃靈子估計白蒙是方才被九天元陽尺給狠狠地打擊了一番,對這紫霞仙殿失去了信心,笑道:「師兄,紫霞仙殿對付九天元陽尺,確實是沒有什麼作用,不過對付其他法寶,還是有不小地作用。何況此寶素來是和諸星君對應運用,若無這法寶,師兄日後拿什麼來庇護諸星君?」

白蒙淡然一笑,一抖開那混元袍,笑道:「你們以為這個混元袍是個尋常法寶嗎,莫要小看了,終究是青雲子巔峰時期所煉地法寶,我本來也以為混元袍和混元幡並沒有大用處,只是方才和那九天元陽尺一戰,才知道混元道法的運用之處,你們不用擔心。其實道理很簡單,遇到雷雲上人之流,我就算是出了紫霞仙殿和一百二十八星君也沒有用,若是一般的對手,我現在根本就不用紫霞仙殿,更不用動手諸星君了。我之所以將紫霞仙殿留下,也是要將諸星君留下,讓他們留在仙境中清修。」

諸人見白蒙說的確實是有道理,也就不再多勸了,以白蒙現在的本事,真正強到一蹋糊塗的對手,打也打不過,不是強到一塌糊塗,對他又沒有大威脅。與其這樣,不如讓諸星君留在仙境好好修鍊,為明年的大戰做準備。

廣陽真人則繼續推卸,道:「其實,此寶也不合我用,宗主只怕不知,我先天派和秦淮派妙術無數,偏偏不能運用五行類法寶,只能用那日月陰陽類的法寶。」

白蒙見他拒絕,只好作罷。沉吟片刻之後,又和眾人道:「也和黃靈子說地差不多,遇到九天元陽尺,敗的一塌糊塗,確實有點灰心,但我就是不到黃河不死心的人。回來的路上,我仔細推敲一番。終於想到一個玄機煉製的法寶。並不怕這九天元陽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