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二十三章 天機難變

第兩百二十三章 天機難變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295

?

白蒙曾經見過這九天元陽尺一次,仿造其理,煉製了大五行金花拂塵,也可飛出三萬三千朵大五行金花。只是,和這九天元陽尺相比,實在是一個天,一個地。

他確實奈何不得這九天元陽尺絲毫,日月類的護身法寶罕見無比,他更是沒有,就算有幾個,品級和九天元陽尺相差也太大了。

「靈寶,今天本尊就把話和你說透徹,蜀山派素來還不貪你那點法寶,不過是你把自己歸在道教中,又殺魔有功,人人知曉,令我們投鼠忌器而已,迫不得已才自扮惡人。如今既然把話說穿了,那也罷了,蜀山派和你玄教勢不兩立,不貪你寶,只為救那天下蒼生!」

雷雲上人說完這話,身上金光猛然暴漲,人如金仙一般,化出百丈法相來,浩浩蕩蕩,眉飛須舞。他大袖一揮,法訣一捏,已經又祭起一道青光,卻是柄青色仙劍。

此劍青光繚繞,一出手來就有萬道青霓天光,劍長六丈六尺有餘,劍身花紋古樸,青如碧泉,卻是煞氣衝天,動人心魄。

白蒙此時才知道,這就是真正的青索劍,以前只道是垃圾,現在一看才知道,威力還在天煞神劍之上。他和雷雲真人實力相差太大,就算是天煞神劍威力不弱這青索劍太多,也不敢祭起天煞神劍和其對拼。

眼看自己的紫霞仙殿就要被九天元陽尺打碎,白蒙心中第一次感覺到了無助,這廣成子實在是太了得,竟然能夠煉製這樣的大法寶來。

景泰真人用的時候。他還沒有感覺出什麼可怕來。如今到了雷雲上人手中。簡直是驚天動地,實在是可怕至極。

就在白蒙舉足無措之時,天空猛然傳來一陣陣清脆悠揚的鳳鳴,卻是清流上人等太清六長老,各踩一隻彩鳳鳥兒,落在雷雲上人和白蒙之間。

這六隻彩鳳無比絢麗。鳳尾搖曳。散落點點七彩霓光,萬道金光繚繞,也不知道都活了多少年。清流上人手中托有一鼎,鼎中飛出億萬天璇星塵,浩蕩盪如紫色雲煙。又是晶瑩閃閃,蔓延百丈,徹底將雷雲上人和白蒙隔絕開。

清靜上人也素手輕抬。托有一瓶,瓶如紫色水晶。通體晶瑩透明,可看見瓶中還有七顆各色珠子。此瓶一出,立刻飛出萬道七彩寶光,將那千萬金花都定在空中。

雷雲上人大驚,喝道:「清流上人,你莫非要護這魔頭不成?」

清流上人皺眉一嘆,道:「雷雲上人,此地乃是我太清派地仙境,無論怎麼說,靈寶宗主和黃靈子也是我太清派地貴客,和我太清派也頗有淵源,若非陰陽宗自毀山門,鎮住九魔,千年之前,我等四派早就亡了。所以說,如今我們有點氣數了,也不要過於逼人太甚。」

雷雲上人臉色一寒,還要催動青索劍,雷罡上人卻喝道:「師弟,這紫星鼎和紫晶瓶是赤松子所留地法寶,不再崆峒三寶下山再打無益,我們走吧!」

白蒙早聽金玉真人說過天機老仙分六寶,南宮堂、太浩宗和太虛宗各得二寶,相傳都是赤松子留下來的。

這赤松子是炎帝時服玉吞火的長壽奇人,廣學道玄異術,創下煉劍之學,後傳了商羊子。商羊子本為商羊神鳥,後感恩德,投胎為黃帝之子,助父罰蚩尤。

商羊子因觸怒上天,不得飛升,春秋之時化了南宮羊重新修道,巧得抱山子點化,創下南宮派。他飛天登仙之時,因為本為商羊神鳥,故有千萬彩羽脫落,而這也就是「羽化登仙」的由來。

世人稱赤松子為劍仙之祖,就是因此而來。這赤松子得道之時,廣成子未出,黎山老母未顯,碧霞元君更還未降,乃赤縣神州凡人登天第一人,在他之前得道有三皇,全為天降聖人。所以,也可以說赤松子是赤縣神州地仙之祖。

白蒙以前聽金玉真人提過,天龍子也曾經提過,卻是一直不在意,今天一看才知道,旁人煉器都好超越,唯獨廣成子和赤松子二人,實在難以超越。

他們所煉的法寶,已經離奇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所用地材質和其中地玄機,也是聞所未聞,更未能見過。

除了他們之外,當年魔教七印威名遠揚,震世駭俗,也是不好超越,主要是這些印所用的材料太傷天和。

再斗無益,雷雲上人一怒之下,也收了法寶,喝道:「太虛、太清、太浩同出南宮,你們自持是正脈絕傳,卻不替天下著想。也罷,四派之名,自此之後就且不用再談了。」

清流上人見事情都到了這份上,也就不索性撕破臉皮,道:「蜀山派本來就是南宮派之後,也算是赤松子祖師爺一脈,你們卻差點害此脈斷絕,我們三派早有怨言。你們自恃掌有崆峒三寶,千年來都只知世上有廣成子,不知道還有赤松子。道不同則言不合,既然你要斷絕四派同道之誼,那也隨便你吧!」

一直不說話的雷罡上人忽然冷笑不已,道:「赤松子雖老,也算不得什麼,想廣成子乃十二金仙之首,我們拜其為太祖,有何不妥。」

諸人越多越僵,清紋上人更是忍不住怒道:「金玉,還不送客?」

金玉真人一臉尷尬,這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一個晚這些老傢伙兩三個輩份的人物,哪裡說得上話,只好去請雷雲上人和雷罡上人離去。

看著雷雲上人和雷罡上人怒氣沖沖地離去,白蒙終於鬆了口氣,收了紫霞仙殿,和清流上人稽首答謝。

「謝倒不必了,貧道今天真的是儘力了。貧道和太虛、青城之間早有相商。不參與你們兩派之間的爭鬥。以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