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二十一章 索人

第兩百二十一章 索人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394

?

今天的紫霞星雲……低沉沉的,令人無法喘息;深邃邃的,令人有些迷惑。

白蒙站在白玉天壇上,仰望著天空,無日無月的空中,只有那一卷無邊無際的星雲,未免有點單調,卻又是那麼清靜。

「此一戰後,蜀山派只怕不會來了吧,畢竟……他們也要衡量一番!」青蓮散人一步步走上,提著自己的羅裙,輕盈而寧靜,眼神中卻掩飾不住一絲擔憂。

「會來的!」白蒙回頭看了看她,極其平淡地露出一絲心領神會般的笑容,繼續仰望著頭頂的紫霞星雲,隔了好久,才道:「怎麼會不來呢?如今所謂的一宗四派,其實來來往往都是為了本門的利益,只是……有些是長遠的利益,有些是短暫的利益。很多事情就彷彿是冥冥中註定的,其實也是有理可推循的。想他們蜀山派最薄弱的地方就是心法,他們的峨嵋心法,不過是個二流心法,卻又只有修劍一脈之長。故而,四大派中,危機感最大的就是他們,正是因為有這種時刻存在的危機感,歷代的峨嵋人都是非常執著於壯大自身,甚至不惜犧牲同道!」

「可他們終究也是道教名門正派嘛,我還是希望能有個和解,就算是不合,也沒有必要這麼爭鬥下去!」

「你是終日悶在這裡,不清楚外面的事情,其實所謂的名門正派,也不是山門大一些而已,各自所用的手段,都不算很光明正大。先不說蜀山派了。就說太清派吧。其實。這些年來,他一直扣著我們一個人,和那蜀山扣著黃靈子一樣。」白蒙幽幽一聲冷笑。

「啊……這可真是想不到,那你打算怎麼辦?」

白蒙只淡淡回答:「到時候見招拆招吧,能有什麼好辦法,人被扣在手中。就算我有理。想要把人要回來,不吃點虧是不可能的!」

離蜀山派山門之約還有一年的時間,說長也長,多短也短,就修真界而言。一年的時間,根本就只是眨眼之間而已。

和天狐老妖這一戰,紫霞仙境損傷慘重。一年的時間根本不能完全復原,屆時又要面臨蜀山派地山門之約。蜀山派雖然未必有蝙蝠老祖這樣的老妖。大乘期的人物,也絕對不少於六七人,加上那更加鬼神難敵的崆峒三寶,只怕是凶多吉少。

尤其是中間還有一件更加棘手的七煞門鬼帝要處理,不知道為什麼,白蒙心中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天狐老妖雖然可怕,卻也只是大乘後期的實力而已,相比那精通太平道法地七煞門鬼帝,那可很有點差距了。

還好和天狐老妖這一戰,損傷雖重,收穫也是頗豐,繳獲的魔寶良多,更是搶了千龍萬鳳印、千血萬藏印,此外還有神木劍等少見奇寶,更有一堆飛石幡、天狐劍、青狐劍、金鐮刀之類奇門妖寶。

妖寶是個獨特的類別,乾坤四通寶就屬於妖寶,不過是道門玄心正宗而已。這種妖寶和魔仙法寶都不同,它隨著主人家修為提升,自身的實力也在增長,因為它們本身就是妖精的一部分,和那妖精地內丹差不多。

妖寶大多都很難仿製,甚至可以說是具有唯!性,就好像每個人各自不同,每個妖精也是這樣。若是妖寶的主人家一死,這種妖寶日後就沒有成長的空間了,只能作為非常罕見的材料,重新煉製為魔仙法寶,否則,就想運用一下都不行。

意外得了幾十件妖寶,只要好好煉製一番,確實可以重新煉出不少好法寶來,正愁仙境中法寶不足,這倒是個補充。

經歷了七煞門、黃山這樣大戰,尤其是這場山門大戰,白蒙更是看穿了,修為再高也是虛的,沒有合適地法寶和精妙的玄異之術,都派不上什麼大用場。

前番大戰,之所以自己這一方,以自己、北極真人、廣陽真人、金靈子、黃靈子五人為首,一方面是五人修行還過的去,更重要的原因,還是各自都有大法寶和奇妙異術。

天下諸派,峨嵋蜀山派歷經的大戰最多,對這大法寶的重要性,了解的自然最深,這也是他們對各種好法寶無比熱衷的原因所在。

蜀山派修器練劍是一絕學,煉器一道也有自己的見解,只是又沒有大心法,更沒有煉丹、陣法、符篆上的長處,也進一步刺激了蜀山派對法寶的渴望。

經歷了這麼多,白蒙倒是漸漸感覺自己越來越能理解這蜀山派,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修真者……為法寶亡啊!

越是能夠理解蜀山派,白蒙越能感覺到蜀山和自己的山門之約,肯定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難得給他們一個這麼好的借口,不這麼乘機奪了自己手中的法寶,他們哪裡能甘心?

他自己又何嘗不是想乘機奪了蜀山派的法寶,就好比兩個惡虎偶然相遇,誰會放過殺死對方,霸佔地盤的好機會。

生存就是這麼殘酷,只有強者能夠繼續傳承下去,這其中根本沒有道義可以解釋。如今的峨嵋蜀山派和紫霞陰陽宗,一個千年底蘊,一個聲勢逼人,各不相讓,已經形同水火,不是蜀山亡,就是陰陽滅。

只有吞滅對方的人,才能一舉躍升到天下第一的地步,更加滋潤的生存下去。

對蜀山派而言,陰陽宗羽翼未豐,可家底卻是無比豐盛,此刻動手搶了百般好處,那真是天下再無對手;陰陽宗窺探天下第一的寶位,四大派中,唯獨蜀山派露出猙獰,最好反擊。到了這時,說是雙方各自不講同道情誼,倒不如說是為利所誘,殊死相搏。盛者得天下。

勝者王侯敗者寇。這是天下萬年不變得真理。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