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凶神惡煞 >第兩百二十章 天令其狂

第兩百二十章 天令其狂 (1/2)

小說名稱《凶神惡煞》 作者:玉面銀狐  更新時間:2016-07-14 17:58  字數:4418

?

金靈子就站在白蒙身邊,忍不住和白蒙笑道:「掌門師兄,這天丹子好厲害的嘴角,呵呵,只怕天狐老妖是再也無話可說了!」

白蒙也是笑意盈盈,道:「有這個天丹子在,日後逢人說理,我們就是無理,那也要成了有理的一方了!」

白蒙此刻是故意拖延,反正局勢難以變化了,就要等到黃靈子和北極真人回來,就算是天狐老妖真的邀戰,自己也會給他個面子,讓他死到心碎了無痕。

就在他和金靈子交頭接耳,側面傾談的時候,天狐老妖陡然爆吼一聲,彷彿是要從沉默中爆發一般,痴狂一般和白蒙怒笑道:「你來啊,用這三百六十萬的石劍殺我吧,哈哈!」

呃……徹底瘋了,正所謂「天要其亡,必先令其狂!」

好嘛,這都自己要尋找一種最悲壯的死法,白蒙也不和他囉嗦,立刻催動三百六十萬道玄黃石劍,從天降下,就要殺他個魂飛魄散。

轟……陡然之間突然有了變化,倒是青狐太保沖了上,為天狐老妖擋住這一擊,自己卻化了灰灰。

白蒙大驚,他故意拖延時間,想穩住局勢,要的就是留下這青狐太保,以方便日後化解淪為八世怨女的陸芸。

「這……這……弄巧成拙了,只怕更難化解了!」白蒙忍不住搖了搖,心中一陣懊惱,狠狠瞪了天狐老妖一眼。

天狐老妖來時貪慾熏心,卻被蝙蝠老祖甩了一記重刀,如今卻要一門喪盡,此刻早已神志混亂,哪裡還能感受到白蒙的憤怒。他踉踉蹌蹌的走上前去,從那漫天血雨中。拾起了青狐太保所用的青靈劍,抱著那劍就是一陣嚎啕大哭:「師父……害了你啊,你讓師父如何和你的小柔兒交代啊,嗚嗚……哈哈!」

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無論天狐老妖曾經有多麼討人厭,此刻……此刻他卻成了一位平凡無奇的老人,曾經有過弟子,弟子還是自己的女婿,還有了一個小孫女,三代同堂……!

看著他在這一刻。懺悔自己往日惡行一般地慟哭悸動,瘋瘋癲癲的哭述著往事,倒讓白蒙心中更加低落起來。

這種感覺,白蒙自己也說不清楚,好像是因為殺錯了而鬱悶,又好像是因為天狐老妖臨死前的癲狂而鬱悶。

天狐老妖那離奇蒼老的身影,在白蒙地眼中,漸漸模糊起來,一點點的高大起來,彷彿整個眼睛中。就只能看到他了。

忍不住努了努嘴,闔上眼帘,這一刻,白蒙什麼都不太想看到。

「靈寶……宗主……宗師,請饒了我師父的性命吧,上天有好生之德,他就要飛天了,您……行行好吧!」

白蒙睜開眼,卻看見石姬娘娘和千眼太保都跪伏下來。天狐老妖依舊抱著那青靈劍,痛哭流涕,金光螳螂和另外一個奇怪的妖怪,相互對望一眼,也猶猶豫豫的跪拜下來。

「師兄。你打算怎麼辦?」金靈子轉過臉,望著白蒙。

素來冷酷的他,此刻……也似乎有點猶豫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啊……嗯,金靈子。你覺得天狐老妖真地懺悔了嗎?」白蒙幽幽地問,隨即又自問自答:「他只是為了自己而哭,直到此刻,他仍然是為了自己所不值,在他的心中,我們根本不配做他的對手呢!哭的是很傷心,卻沒有悟道之心,放他一條生路,他仍然是個老妖,依舊會和我們作對而以!」

「大丈夫……無毒不丈夫或許不對,但對敵人仁慈,那就是和自己過不去,為了他而傷心,那誰為我們死去的弟子而傷心呢?」白蒙幽幽深遠的長嘆一聲,頃刻之間,臉色又一冷,用那大五行金花拂塵在那天空悠然划了一個圓……三百六十萬道玄黃石劍,如暴風驟雨一般,迅急衝下去,彷彿是一場曠世暴雨。

「啊……師父!」石姬娘娘陡然間驚悚了,看著天狐老妖連魂魄也未能留下的慘死在眼前,她似乎非常不願意接受這一幕,她寧願自己是個瞎子,看不到這一幕。

千眼太保「啊!」的狂吼一聲,舉起千龍萬鳳印,腳踩一道精光,立刻沖了過來。他的臉都已經變形,忽而是個六頭鳥,忽而是個三十開外地壯漢,無論怎麼變,卻終究滿帶衝天的殺氣。

不待其他人出手,白蒙再次一甩大五行拂塵,萬千玄黃石劍擊下,連他也砸個粉碎,只在那白玉仙壇上,留下斑斑點點的血跡,好像是六頭鳥的淚。

白蒙緩緩睜開眼,凝視著石姬娘娘,帶著無盡的霸道和鎮壓,看著她抓起飛石幡,一步步的走過來,冷然沉聲道:「我願意留你一命,你不要自尋死路,我殺你師父、師兄,只不過是為求自保而以,只要你願意歸降,我決不為難你!」

石姬娘娘停下腳步,仰天呵呵大笑,驀然停下,瞪了白蒙一眼,喝道:「你所看重的,不過是我這法寶而以,我也不怪你,今日是我們自尋死路,正如你所說的,你不過是為求自保而以。」

她說完這話,便將手中飛石幡丟在地上,逆行運轉真元,全身傳來咯噔咯噔的一陣陣亂響,眼看就要爆裂碎開,化了一地亂石。

「姑娘莫急!」天空猛然傳來一陣高喝,卻是黃靈子和北極真人趕來。

黃靈子一看這女子是那黃山上一道天外飛石,歷經數萬年吸納天地精華才生地魂魄,實在難能可貴,又還有點真性情,立刻飛出三十六道鎮元靈符,將她逆亂的真元都鎮壓住。

白蒙並不出手阻難,和黃靈子一樣,群妖之中,唯獨這石中化出的女子,最得自己欣賞。雖然性格